足迹

网友作品之大结局(2/2)

“昆吾兄,如果需要,你真的愿意暮年出征,为国分忧么?”周总理问了最后一个问题,有些不解看着面前的这个老人,因为他除了主席以外从没见过任何一个人能有如此的执着。

“是的,因为我是中国人,我爱我的祖国和人民,最关键的是,我的血,仍未冷”陈子琨站了起来,字正腔圆,铿锵有力。

1971年7月9日下午,基辛格借肚子疼,从伊斯兰堡秘密抵达北京,在宾馆里同周总理进行了长达17个小时的会谈。在这里,陈子琨见到了他的老朋友,斯坦利女士,昔日英姿飒爽的时代周刊记者,现在已经成为一个举止得体的外交要员。从斯坦利的口中,陈子琨知道是在她的执意要求下,基辛格才向周总理提出在中方的会谈名单中加入陈子琨的。连续达成一系列秘密协议后,基辛格对总理身边的这位陈姓外交官倍感钦佩,临走时,他向陈子琨发出了邀请:“亲爱的陈,我们希望可以在华盛顿看到您和您的家人,希望您能够帮助我们两国共同走出当前困境。”陈子琨看看总理,总理听完解说后,点头表示同意。

美国人匆匆离开,陈子琨在北京待了他在中国的最后两周,期间去了石驸马大街,宝庆家,还有天桥等处,临走时他告诉宝庆,几个星期后,将会有个胡姓老人来他们家住下,希望宝庆好好照顾,宝庆自然满口答应下来。

在北京西苑上飞机的时候,陈子琨除了礼物行李和随行的几个人员,踹在怀里的是一小盒北京地坛的泥土。飞机直飞上海,陈子琨的家人除了陈北一家和刘婷没来外,其他人都在外滩的一处仓库里等着他,人群中还有一个新人,陈嫣的男朋友万小飞,也就是陈子琨的贴身保镖。

马春花的死对陈北的触动很大,,哀莫大于心死,现在的陈北只想把儿子抚养成人,死后可以和马春花葬在一起。刘婷不来的理由有几千个,但是陈子琨知道,没名没分是他对她的最大亏欠和原因。陈子琨仰望星空,长舒一口气,转身招呼众人启程。

他们乘坐东海舰队的一艘老式驱逐舰出海,在夜色深沉,波涛汹涌的公海上换乘一艘美国商船,然后抵达冲绳美军基地,稍作休息,继而转乘一艘美军运输舰直抵关岛,在那里跟随美国太平洋舰队的一直航母编队返回夏威夷。碧波浩渺的太平洋一望无际,陈子琨站在休息室内,透过舷窗望着身后庞大的航母编队,心中感慨万分,什么时候我们自己才能有如此强大的海上堡垒呢。

到夏威夷后,在美国中情局的帮助下,陈子琨一行人乘坐专机直飞华盛顿,忙完一系列外交事务和安置好家人后,陈子琨带着鉴冰坐专车驶向纽约,那里有陈的朋友在等他。

纽约布鲁克林区,往常的黑手党首脑聚会厅,今天高朋满座,全是银发苍苍的老者,陈子琨下车,在大门口给了自己的帕西诺老朋友一个熊抱,两人哈哈的大笑着,旁边的李耀庭拄着文明棍,慢悠悠的凑上前来:“大琨子,我是小顺子啊,你还有印象没,哈哈。”

陈子琨昂首挺胸,稳步入内。长长的条桌上,分坐两边的全是自己的老朋友和亲人,左边的姚依蕾,燕青羽,萧郎,龚梓君等人,右边的斯坦利女士,西点军校同学还有帕西诺家族的男人们,出人意料的是在左边靠主人位子的那里坐着一位雍容华贵的女士,不是别人正是宋美龄女士。右边靠主人位子那里的一位耄耋老者看轮廓应该是二柜他老人家,胸前佩戴着列宁勋章,正经的红领商人。陈子琨向大家一一致意,面带羞涩的说自己一穷二白所以没准备什么礼物给大家呢。二柜伸出枯干的右手向陈子琨一招,然后从怀里取出一个信封让身后的随从递到陈子琨的手上,打开一看,是西柏利亚矿产公司的股权书,两人四目相视,会心一笑。

寒暄过后,落座开席,大家侃侃而谈。回首往事种种,不胜嘘唏。半杯红酒喜相逢,陈年几多事,都付笑谈中。

全书完

后记:1972年尼克松访华,拉开了中美关系的新篇章,同年陈子琨再度荣登美国时代周刊封面,在封面下方有四个大字国士无双。

陈北因长期营养不良,积劳成疾,在1978年的冬天死于高土坡家中,后刘婷将陈光抚养成人,陈光为感谢刘家人养育之恩,遂改刘姓,刘光结婚生子,为了纪念自己远在异国的爷爷,于是给儿子选了自己和爷爷的名字中各一个字,取名刘子光。

本文版权属于原作者

js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