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空晴朗,虽然没有月亮,能见度却很好,星星闪亮地镶嵌在深邃的天幕上。沙瑞金细声慢语地说起自己。他从县委书记到市委书记干了好多年,干什么都是干一件成一件,不想干的事谁都干不成。

下面反对的声音很少,除非他们不想要乌纱帽了。无论是同级纪委、检察院,还是报社、电视台都不敢真正监督他,事实上谁也监督不了他!

李达康深有同感:其实我也一样,在京州谁能监督得了我啊?

这就是问题呀,我的同志!怎么办呢?也要解决嘛!我呢,也想像解决懒政问题一样,在你们京州搞个试点,今天慎重征求你的意见!

哦?好,好,瑞金书记,那您说!

我想给你老搭档易学习换个岗位,让他到京州做纪委书记。

李达康显然很意外:老易任吕州代市长才几天?马上又动?

沙瑞金微笑着:达康同志,看来你是不太欢迎这位老搭档啊?

李达康连忙否认:哦,不是,我怎么会不欢迎老易呢?这次破格让老易上来,我是坚决支持的!只是……瑞金书记,我估计老易也不会同意过来!在整个H省,他最不愿意来的可能就是京州,早年老易做过我的班长,关系不好处啊!我不明白,为什么偏是易学习?

沙瑞金坚定地说:就得是易学习嘛!达康同志啊,你这个省会城市一把手是省委常委,又是这么一种强悍的工作作风,你会服谁啊?!李达康反问:瑞金书记,您觉得我会服易学习吗?沙瑞金道:服不服没关系,但易学习起码敢说话。他是你的老搭档,而且人家还做过你的班长,资格比你老,你也得买点账吧?说罢,定定地看着李达康。

李达康闷了半天,突然道:哎,瑞金书记,那能让我问您一个问题吗?沙瑞金手一挥:问吧,今天咱们就是同志之间谈心嘛!李达康迟疑片刻,苦苦一笑:算了,算了,不说了!沙瑞金道:你看你,怎么又不说呢?说嘛,同志之间就是要坦诚相待嘛!批评指责都可以。

李达康这才说了:易学习来监督我,谁来监督您沙书记啊?沙瑞金一下子怔住了,看着李达康半天没作声。心想,李达康就是李达康,这个问题问得好,点在穴眼上了!估计在H省也只有他和少数几个干部敢提出这个问题。李达康见他不作声,继续说:就说田国富书记吧,他能按党章规定和中央的要求,对您实行有效的同级监督吗?

沙瑞金轻轻拍了拍李达康的肩膀:你的话很尖锐,很有分量啊。

李达康态度诚恳,实话实说:大家都在一口锅里吃饭,实行有效的同级监督其实难度很大,瑞金书记,这个情况我们不是不清楚!

沙瑞金感叹:是啊,是啊,这些年发生的一把手腐败问题,很少有同级纪委主动报告的。这种现象很不正常,必须改变了!达康同志,话说到这里,我表个态,省里从我改起,市里京州试点,从你改起!

李达康似乎很无奈,笑了笑:好吧,瑞金书记,这事您定吧!

沙瑞金像没察觉出李达康的无奈和勉强,乐呵呵地拉住这位强势书记的手说:我就知道你能接受!达康,你这位同志襟怀坦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