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亦可的母亲姚心仪是位法官,退休后余热尚存,又无处发挥,就格外操心女儿的工作。夜半,陆亦可趴在电脑前,加班搜寻两个证人线索,前法官也来了兴致。法官嘛,判案子的嘛,这下余热可有地方发挥了。姚法官似又回到了法庭,让疲惫不堪的女儿去餐桌喝莲子汤,自己坐到电脑前看资料。姚法官多年担任经济庭庭长,办案经验丰富,尤其擅长对各种财产纠纷的处理判断。她锐利的眼睛注意到,蔡成功的大风服装公司涉讼不少,资产常被各地法院轮候查封。法官便向女儿介绍法律常识:查封里面有区别,像卡车油罐车一般小车,法院虽然查封,但不影响车辆的使用,只是不能转让变更所有权了。

但是对价值上百万几百万的豪车,就不准使用了,使用不但会造成车辆减值,如果出现严重车祸,甚至会造成查封标的物的价值灭失……

陆亦可说:这我知道,蔡成功这辆奔驰就属于不准使用的。

这时,法官母亲突然叫了起来:哎呀,奔驰车的第一查封人还是外省的啊?亦可,你来看,网上有嘛,是咱邻省桥头县法院查封的!

陆亦可在餐桌旁伸头看了看:是啊,你发现啥了?母亲诡秘一笑:陆处长,车和人没准我都给你找到了!陆亦可半信半疑:真的?母亲轻松地说:不是蒸的还是煮的?陆亦可乐了,推摇着母亲:说,快说!

姚法官开始办案。根据目前线索,人和车是在岩台市失踪的,时间是十二月十五号。岩台市和邻省哪个县接壤?桥头县!这两个人应该是被桥头县法院司法拘留了。法官冷静分析,桥头县法院早就查封了这辆奔驰,连车牌都给没收了,不让上路行驶。他们倒好,把这台车东藏西藏的,还偷偷弄到岩台市去卖,一个妨碍司法执行的罪名是逃不掉的!姚法官掐指计算,十二月十五日失踪,今天是十二月二十九号,这已经是第十四天了!司法拘留应该是十五天,这俩人明天就得放出来!姚法官瞪起眼,让女儿赶快去接他俩,别再弄丢了。

两个关键证人就这么找到了。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次日,陆亦可带着张华华来到桥头县法院,以罚款一万元的代价,接出了尤会计和钱司机。往回走时,季昌明及时来电话指示,要他们在岩台市检察院就地安排讯问。可到了省界,季昌明又突然命令他们绕道东乡。事后才知道,对手设了卡,正在省界收费站严阵以待拦截他们呢。待到了岩台市检察院门前,季昌明再来一电,要他们掉头杀个回马枪,前往青山区检察院反贪局,在此期间关掉所有手机。陆亦可遵命而行。她和张华华都清楚,这次对手不一般,可以动用整个公安系统,所以季昌明才亲自坐镇指挥,格外小心谨慎。

青山区检察院反贪局在一个不起眼的独立小院落里,十分僻静。

尤会计刚离开桥头县法院,惊魂未定,问啥都老实回答。他跟蔡成功十几年了,是公开招聘进的大风厂,很受蔡成功信任,对财务内情一清二楚。四年前蔡成功和丁义珍、侯亮平一起办煤炭公司的事,他知道,林城市工商局就是他跑的,手续都是他办的。公司的真实股东就蔡成功一人,既没有丁义珍,也没有侯亮平。蔡成功让他写上这俩人的名字,是为了拉大旗作虎皮。陆亦可问:既然这样,侯亮平有没有拿过蔡成功的分红?尤会计真是一个好证人,回答得斩钉截铁:没有,绝对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