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国富敏感地发现,这位高副书记不愧是官场老手,不但擅长政治诡辩,还总能够不动声色地利用领导的话题。沙书记讲的是四个考验,是如何开好这次省委扩大会议,高育良却能扯到侯亮平身上。他怎么这么急着对自己的学生赶尽杀绝?因此便说:育良同志,对这位反贪局局长现在还不能下结论吧?沙瑞金接过话头说:结论当然不能下,但出现的问题一定要正视!政法系统,国富同志,包括你们纪委监察系统,也不是世外桃源嘛,谁也不敢保证就不出腐败分子!田国富笑了笑:只是一个反贪局局长调过来四个月就腐败掉了,让人难以置信。

只要出手就必须把对手置于死地,否则就是培养掘墓人。高育良认为自己看准了,沙瑞金不敢包庇侯亮平,尤其还有他这位升不上去的老政法委书记盯着!既往的政治经验告诉他,只要需要,沙瑞金一定会牺牲侯亮平这颗小卒子的!相对H省工作大局和干部队伍的团结稳定,这颗小卒子啥都不是。于是便说:国富同志,你别不信,现在反腐形势相当严峻,难以置信的事多着呢!我建议你们纪委对侯亮平正式立案审查!田国富持保留态度:省检察院纪检组不是正在查吗?我刚听过汇报!高育良难得这么坦率:国富同志啊,不是一般的查,装模作样的查,我是说正式立案审查,要请侯亮平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交代问题!田国富看了看高育良,又看了看沙瑞金,不表态。高育良觉得形势比较有利,又紧逼了一步:瑞金同志,这事您来定吧!

沙瑞金略一沉思,老谋深算地摇起了头:你们让我定,我也不好定!为什么?证据不过硬嘛!万一搞错了,这个责任谁来负?育良同志,你能负得起这个责任吗?高育良苦笑道:也是,两难啊!尤其是我就更难了!这不,前天开会见了李达康,李达康还问呢,我真不知该和李达康说啥了!沙瑞金注意地看着高育良:达康同志问了些啥?高育良言辞有些含糊:那还用说吗?他前妻收了蔡成功一张银行卡就进去了,侯亮平也收了一张银行卡,又该怎么办啊?举报人都是那个蔡成功,还都是银行卡!你瞧这事弄的?!田国富反驳说:这不一样!据我所知,侯亮平和检察院搞定欧阳菁,不是凭蔡成功的单一举报,也不仅凭一张卡,他们是在欧阳菁使用了受贿卡,在获得了确凿证据之后才采取的行动!在此之前,他们可是慎之又慎,零口供办案啊。

高育良又换了个话题:社会上总有人编故事,说我省有个什么政法系,还把我编派成了头。侯亮平是我学生,也属于政法系啊,这种时候我没个鲜明态度,那还了得?沙瑞金马上接话:育良同志,既然你今天主动说起了政法系,那我就得问一句了,我省是否真的有这种干部小团伙呢?高育良坦然道:怎么说啊?主观上没有,客观上或许真存在。沙瑞金笑了:哦?到底是教授,辩证法学得好啊!在下愿闻其详!

高育良感觉良好,满面笑容侃侃而谈:从主观上说,我从没想过把人民赋予的权力向任何一位学生私相授受,但客观上也许私相授受了。做了这么多年的法学教授,教了这么多年书,学生少不了,对自己学生呢,谁都不可能没感情,用人时就难免有偏爱。田国富半真半假地插话:比如你对祁同伟,就偏爱大了!高育良一个激灵,急忙申辩说:国富同志,对侯亮平我偏爱也不小啊,前阵子还请他到家吃过螃蟹呢!但是,个人感情归个人感情,原则立场归原则立场嘛!

沙瑞金的倾向性终于显露出来。他表示完全理解高育良的难处,也体谅高育良的心情,但越是在这种时候,越是要有定力!不能因为怕别人说庇护自己的学生,就一定要在证据不充分的情况下把侯亮平规起来。田国富在旁边附和说:就是,对正式立案审查,我们一定要慎之又慎!

高育良只得退让:好,反正我该说的都说了,你们二位定吧!

沙瑞金想了想说:我的意见,一动不如一静,还是维持现状吧!继续调查,落实证据,弄清举报事实再说!高育良仍不死心,又走了一步棋:现在的情况是,两个关键证人突然找不到了,侯亮平的问题一时也许查不清。田国富证实说:是有这个情况,事情变得有点麻烦呢。

高育良试探着提出建议:我们是不是考虑把侯亮平调离政法口呢?沙瑞金略一沉思,出人预料地说:算了,我看不如干脆让这位同志回北京,哪里来哪里去嘛,我们也省心!高育良眼睛一亮:哎,这倒是个好选项……

沙瑞金没就这个话题说下去,转而向两位副手通报了一件事。香港最新的《镜鉴》周刊登了一组文章,把他痛骂了一顿,说他到了H省就大搞沙家帮。沙瑞金恼火地说:是不是搞了沙家帮不重要,重要的是,文章攻击我沙某否定H省的改革开放——这是文章的要害!我准备让宣传部做方案,反驳回击。田国富劝解说:香港政治刊物经常胡说,没必要搭理它。沙瑞金桌子一拍:这组文章挑拨离间,前任领导和老同志们看了怎么想?尤其是赵立春同志!他们用心何其毒也!

尤其是赵立春同志!这才是重点!高育良默默关注着震怒中的省委书记,心想,这位新来的封疆大吏看来还是有所顾忌的!便接过话头,感慨起来:是啊,是啊,赵立春同志八年省长、十年书记,在我省的改革历史中写下了很重要的一页,现在又是党和国家领导人之一……

从1号楼沙瑞金办公室出来,高育良心情轻松了许多,认定自己看到了这位省委书记的底牌。那就是,H省的这场烧荒野火无论怎么烧都要有所控制,沙瑞金不会允许这场火烧到北京赵家头上,所以主动提出来让侯亮平回北京。这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当然,沙瑞金很谨慎,也不希望哪个对手搞死侯亮平,这么说来,他也应该调整一下策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