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陈岩石在医院遇见陆亦可,知道了侯亮平被停职的消息。职业的敏感让他相信,侯亮平的受贿案和儿子陈海的被撞是一个性质的问题,那就是他们也许看到了别人不想让他们看到的底牌。老检察长当即决定重新上岗。侯亮平带话让他到大风厂找尤会计和开奔驰车的司机小钱,让这二人证明自己的清白。陈岩石不敢怠慢,立刻骑车去了大风厂,常年骑自行车锻炼,老腿挺有劲的,车轮一转便脚下生风。

太阳出来了,昨夜的初雪开始融化,干枯的树枝湿漉漉的,滴下水珠滋润着干冷的土地。陈岩石沿光明湖前行,湖边有些枯黄的芦苇顶着残雪,仿佛戴着小白帽。湖水动荡,跳跃着万点金光。

想到侯亮平,陈岩石一阵阵心疼。这北京过来的侯局长到底比儿子陈局长强。他的举报被受理了,贪赃枉法的陈清泉进去了,赵立春的大秘书**建也进去了,坏人们自然恨死了他,不陷害他陷害谁?

走进大风厂大门,门房老魏和陈岩石打招呼,他答应着,把自行车架好。这段日子陈岩石没事就往厂里跑,像关心新生儿一样关注着新大风的发展。沙瑞金视察大风厂后,工人们不必再像猴子一样跳窗上下班了,可以正大光明地进出车间大门。有李达康亲自过问,新厂房也在城外新开发区落实了。陈岩石不禁叹息,没有高层领导的关心关照,基层工人们要办成一件事简直比登天还难,这就是中国的国情。

陈岩石走进厂部小楼。二楼会议室门开着,郑西坡、老马、郑胜利等人刚开完生产调度会,正要散去,陈岩石上前挡住他们:哎,都别走,咱接着开个小会,我有事说!大家望着陈岩石,不知老人有啥事。陈岩石把众人赶进屋,把侯亮平遭诬陷,需要证人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尤会计和司机小钱呢?你们快通知他们俩来见我。

郑西坡一脸愁闷说:见不上了!尤会计和司机小钱几天前跑到岩台去卖蔡成功的那辆奔驰车,现在人和车都丢了,四下里找不着了!

陈岩石怔住了,这情况他可万万没料到,两个证人竟然失踪了!

郑西坡认为,尤会计和司机小钱有可能卖了车卷款逃了,卖车的策划者郑胜利建议报案。陈岩石想想没同意,要求大家马上发动群众去寻找。道是就算这二人卖掉车逃了,也会留下蛛丝马迹,我们也会沿着蛛丝马迹找到他们!郑西坡得了他的令,当夜组织人手,开始找人。

从大风厂回来,老检察长陈岩石也担心起来:尤会计和司机小钱怎么会这时候失踪?这两个关键证人会不会落到对手手里?如果落到对手手里,可能有两个结果——要么会计和司机在威逼利诱下同意做伪证,要么被人家杀人灭口,连尸体也找不到!形势之险恶不言而喻。

那么,他是不是应该出面找一找沙瑞金?哪怕不能改变什么,起码也给这位省委书记提一个醒?想想却又觉得不妥,两个证人毕竟没找到,他的担心仅仅是担心,没有任何根据。况且,沙瑞金是不是也有压力?侯亮平的那位老师高育良副书记不是要大义灭亲了吗?只怕沙瑞金也难啊!毕竟新来乍到,面对着盘根错节的帮帮派派……

高育良准备找沙瑞金汇报时,沙瑞金却先找了他,田国富也在场。几位主要领导商量即将召开的省委扩大会议,是在沙瑞金办公室碰的头。沙瑞金说明会议的主题:认识执政党面对的四个考验——执政考验、改革开放考验、市场经济考验和外部环境考验。他要在会上好好讲一讲。高育良点赞:太好了,要让同志们知道,这些考验很严峻!

话锋一转,高育良举重若轻,把话题引到他的轨道上——像侯亮平,我的学生,反贪局局长啊,调到我省才四个月,竟然腐败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