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建被拘当天下午,祁同伟的电话就过来了,要请侯亮平到山水度假村吃晚饭。这很不寻常。更不寻常的是,当侯亮平说正审案子去不了时,祁同伟挑明了说:不就是提审油气集团的**建吗?

老书记赵立春的公子赵瑞龙为这事来了,想见见你,估计是老书记的意思。

侯亮平脑子里闪过一串念头:反应真快,而且这么直截了当,有戏了!但却做出一副吃惊的样子:来捞人啊?这饭我还能去吃吗?祁同伟说:有啥不能吃?有我陪你,你怕啥?侯亮平故意明言:**建的事很麻烦,人拘了,案子也立了!祁同伟轻描淡写地说:人拘了可以放,案子立了可以撤嘛!侯亮平直叹气:老学长,哪这么简单?我可不是你,我调来才几个月,敢乱来啊?这饭还是别吃了吧。祁同伟不依不饶:那就过来唱唱歌吧,人家阿庆嫂想问你姓蒋还是姓汪呢!

合上手机,侯亮平心中一阵窃喜。这正是他期待的效果:利剑行动引得大鬼伸出头来了——这回不但是网上的黑蜘蛛了,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赵公子带着他前省委书记父亲的旨意过来捞人了!而身为公安厅厅长的祁同伟竟然不顾死活地亲自安排,这是啥分量?岂能不去探个究竟?看来,拘捕**建十有八九是击中了对手的致命死穴。

侯亮平来到检察长办公室,郑重地向季昌明做了紧急汇报。

季昌明也很吃惊,竟然这么快就惊动了赵立春!身为公安厅厅长的祁同伟竟敢公开捞人,这是要摊牌的节奏啊!因此,季昌明判断是鸿门宴,劝侯亮平最好别去。侯亮平觉得,有鸿门宴才有机会看看项庄舞剑,就更应该去了。季昌明踱步思索着,眼睛根本不看侯亮平——但风险很大呀!现在的情况是,我们已经一步步逼近了真相,陈海的车祸不再扑朔迷离,刘庆祝的旅游死也有了合理的解释。可以说是基本上看清了对手,也知道了对手有多么危险!他们黑白通吃,心狠手辣!侯亮平便也说出心里话,其中最危险的一个人物,就是他的那位老学长祁同伟。季昌明凝视着侯亮平说:你能想到就好。祁同伟是公安厅厅长,他若在鸿门宴上做了项庄,这场现代舞剑就会要了你的命!陈海已经吃了大亏,我可不愿你再冒这个险。

侯亮平努力说服检察长:情况不一样,我可不是陈海,我是孙猴子!其实,陈海一出事,侯亮平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嫌疑人就是祁同伟。祁同伟是于连式的人物,为了出人头地不顾一切,为了保住得之不易的名誉、地位、权力、财富,同样也会不顾一切。所以他早就防着这位学长了。这时,季昌明也适时交了底,道是他对祁同伟的怀疑也有些日子了,始于丁义珍的意外逃跑。他从没怀疑过李达康,李达康没有公安和政法工作经历,不可能安排这么一场紧迫而又周密的逃亡!

侯亮平笑了:既然我们想法一致,鸿门宴更得去了,这么好的侦查机会,绝不能轻易放弃,就算冒点险也值得。最终季昌明同意了,让侯亮平带上录音设备,全程录音,坐实证据,谨防以后被诬陷。

当晚来接侯亮平的还是高小琴。高小琴开着轿车出了城区,在郊外路上一路急驰。月黑风高,路边的银水河和起伏的马石山都被阴影笼罩着。侯亮平有些遗憾,他喜欢山水度假村一带的风景,特别喜欢听银水河的潺潺流淌声,但那晚没听见,潺潺水声或许被一路上的汽车噪声掩盖住了。他们上路时恰逢下班高峰,进城出城的车很多……

路上,侯亮平故意问高小琴,老书记赵立春的公子当真是为油气集团的那个**建来的吗?和祁同伟一样,高小琴也不避讳,说是**建做了老书记八年秘书,出了事人家能不关心吗?**建既然抓了,也不能勉强反贪局撤案放人,只希望就事论事,牵扯面别太广。

侯亮平意味深长地说:**建的事可不小啊!好像还有人劝他出国躲避,和丁义珍一起到非洲办公司开金矿?我很想知道,是谁这么劝**建的?他什么目的啊?高小琴瞅了侯亮平一眼说:侯局长,既然你很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是赵公子!说罢,高小琴又以开玩笑的口吻反问:侯局长,你是不是嗅到猎物的气息啦?侯亮平点头说:是,反贪局局长嘛,职责所在,本能反应。高小琴头一歪,凑近侯亮平,送过来一股香气:你觉得接近我们的核心秘密了?侯亮平很坦率:没错,山水集团山高水深嘛!高小琴笑道:是吗?你这次不会判断失误吧?

侯亮平笑而不语。这时,他们的车进了度假村的度假别墅区。

车在1号楼前停了下来。侯亮平下车后立即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从来都是在综合楼搞宴会,那里吃喝玩乐一条龙服务,今天怎么改到这里了?1号楼是一幢法式别墅,树木掩映,四下幽静,背后山坡缓缓上升,右边是开阔的高尔夫球场。周围零星有几幢别墅。侯亮平注意到,对面的英式别墅比1号楼高出一层,屋顶尖尖的,是典型的哥特式建筑风格。侯亮平暗中把这些环境细节一一记在了心里。

果然有些不对劲。下了车,踏上大理石台阶,和高小琴一起进入1号楼前厅时,祁同伟的跟班老程迎了上来:高总、侯局,对不起,厅长交代,今天是私人聚会,他和北京赵总不希望被人打搅,请你们把手机和电子设备都交出来,由我临时保管,不知二位能否理解?

高小琴从小包里掏出两只手机,交给老程:厅长指示我照办!侯亮平笑笑:高总照办了,我不理解也得照办啊!说罢,将手机交出,继续向前走。不料,走了没几步,电子报警器叫了起来。老程赔着笑脸追上来:对不起,侯局,您是不是还有一部手机啊?侯亮平想想说:没有啊!老程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电子报警器不会说谎!侯亮平注视他的眼睛:你是说我撒谎了?老程不依不饶:除了手机,还有没有其他装备呢?比如微型录音录像设备?侯亮平一拍脑袋:还真有支录音笔呢!取出录音笔交给老程说:给,收好,公家的东西,别搞掉了!

离开前厅,侯亮平有一种被缴械的感觉。手机没了,他与季昌明失去了联系,处境也许就危险了。又录不成音,他们今天无论说什么都不能形成证据。这帮人实在是高。幸亏没带枪赴宴,否则交不交都是问题,而且过早暴露了自己的警觉。当时,季昌明提出让他领把手枪带着,他想来想去没同意。哎,这帮家伙究竟想干什么啊?侯亮平脑子飞快转动,设想着种种可能性,模拟形形**的惊险场景……

别墅一层是客厅兼宴会厅,宽敞豪华,金碧辉煌。沙发上坐着一个人,戴金丝眼镜,身材单薄,文质彬彬。祁同伟陪伴在他身边,像一匹健壮的骆驼陪着一只山羊。一望可知,这位白面书生就是赵公子了。侯亮平有点意外,从外表看,公子不像传说中身家百亿手眼通天的大亨,倒像个文弱的教书匠。是的,就是教书匠,都不是什么学者。

沙发前,祁同伟拉着侯亮平的手,乐呵呵地向赵公子介绍:侯亮平,我学弟,省检察院反贪局局长,京州的一把反腐利剑,很锋利啊!

有所耳闻,有所耳闻!赵公子说罢,双手递过了一张名片。侯亮平接过名片扫了一眼:赵瑞龙赵总,大名鼎鼎啊!赵瑞龙谦和地微笑着:侯局长是说我家老爷子吧?他老人家做了八年省长、十年省委书记,不客气地说是大名鼎鼎,我就是个普通商人,哪来啥大名啊?

谦虚,生意做得这么大,还这么谦虚,难得!侯亮平转身点祁同伟穴眼:老同学啊,你得学着点!赵总那么低调,你呢,牛皮越来越大了,私人聚会也带警察?就不怕我向上面打个小报告,撤了你的职?

祁同伟话里有话,暗含威胁:亮平,你就是打了小报告,只怕也撤不了我的职吧?我这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啊,你看你,调到京州不到三个月,得罪了多少人啊?实话告诉你,想弄死你的人,恐怕不下一打……侯亮平哈哈大笑起来:哟,那我还得多谢老同学的保护喽?

宴会即将开始,宾主入座。赵瑞龙也许是急性子人,也许是对任何人都满不在乎,刚坐下就直奔主题,谈起**建的案子。他表面温文尔雅,但话语充满霸气。道是**建是老爷子的大秘,而且一干就是八年,二人情同父子。所以,得知**建出了事,老爷子很担心,特意派他来了解一下。情况不是很严重吧?侯亮平谨慎应付:目前不好说,讯问还没开始呢!祁同伟插话:哎,不是已经在审了吗?你电话里说的!侯亮平解释:接到老学长的电话,审讯就停止了。高小琴在一旁乐了:这么说,侯局长还是很给同学面子的呀!祁同伟把脸凑近侯亮平,追问:老弟,这么说,我还有点面子喽?侯亮平往椅背上一靠,故意说:我也担心**建乱喷,**建要是喷了,还怎么就事论事啊?侯亮平加重语气,特别强调:据我观察,**建可不是一个硬骨头,心理素质较差,差点儿跳楼,我判断此人分分钟可喷……

祁同伟与赵瑞龙交流一个眼神,转而对侯亮平说:我和咱高老师有个担心,一旦**建乱咬乱喷,比如说,万一咬到赵立春老书记头上,我们可怎么交代啊?所以高老师希望我们今天能和你谈谈透。赵瑞龙也说:老爷子专门交代了高育良书记,此事只能就事论事,到此为止。

终于扯上了老师。虽说在意料之中,侯亮平仍是震惊不已。毕竟是自己的老师,毕竟昨日的教诲历历在目。就在几天前,当反腐利剑刺到老师曾经的大秘身上,老师仍让他该怎么办怎么办,还让他不要听祁同伟或者什么人胡说八道,要他记住,检察院叫人民检察院,法院叫人民法院,要永远把人民的利益放在心上!这都是咋回事呢?

他真想立即打个电话给老师,证实一下祁同伟和赵瑞龙的说法。可想想又放弃了。其实,他何尝不知道老师的秘密?在这盘棋局中,老师已经呼之欲出了,现在他不知道的只是老师陷得有多深,所以只能沉默。

高小琴为大家斟酒:好了,边吃边谈吧,今天我请大家喝三十年的茅台!侯亮平马上声明:我就喝点啤酒吧,我老学长知道,我只有在大排档喝啤酒尽兴,穷命!祁同伟端起茅台一饮而尽:我们就当这里是大排档了,就像那天一样。哎,我说亮平,我得和你老弟说点掏心窝子的话了,不说不行了!侯亮平吃着喝着,故作轻松:这就对了嘛,老学长啊,你费了这么大心思,我冒了这么大风险,咱哥儿俩再不说几句掏心窝子话,对得起谁呀?祁同伟呵呵直笑:亮平,你冒了什么风险啊?我这儿鸿门宴啊?侯亮平也笑:看看,不打自招了,承认了吧?好,让项庄上场吧!赵瑞龙和高小琴相互看看,不无窘迫。

这时,鲍鱼上来了,侯亮平吃起了鲍鱼,还开玩笑说:这样的南非大鲍鱼多年不见面了!我可不是赵总啊,来吃这个饭真有风险,哪天哪位一翻脸,我就可能被谁赖上。把三十年的茅台、南非大鲍鱼往网上一挂,我这反贪局局长就别干了!高小琴嗔怪:侯局长,你把我和祁厅长当什么人了?我们都没提防你,今天畅所欲言,将来你办我们就有证据了嘛!侯亮平擎起双手,呵呵大笑:怎么可能呢?我不明白和谁打交道吗?我的录音笔和手机都被你们缴获了,哪会有证据?

倒是你们,可以剪辑我的录音,能整死我!赵瑞龙一直沉默着,在旁边冷眼观察侯亮平,这时,忍不住开腔道:这倒是句聪明话!侯局长,和你这种聪明人打交道是一种享受啊!侯亮平为此敬了赵瑞龙一杯酒。

大家敬酒吃菜,十分热闹。侯亮平暗暗观察环境,这大厅有个特点:朝南一面皆是落地窗,视野开阔,豪华气派。但也带来问题,从外边看整间客厅暴露无遗,仿佛一座大舞台。如果拉上窗帘,这问题就解决了。蹊跷的是落地窗顶部有窗帘盒,却没安窗帘,或者说出于某种原因窗帘被临时取走了。侯亮平心头一阵发紧。从惯常的射击的角度来看,这客厅可就不是舞台了,而是理想的打靶场!必须寻找掩体,可这里除了餐桌沙发,根本没有可能的藏身之处。当然,再动动脑筋也就有了——这一桌子的达官贵人,不就是最好的活掩体吗?!

祁同伟有些酒意,满脸**地吹捧赵家老爷子。道是侯亮平虽毕业于H大学,可毕业后就去了北京,对家乡的情况并不太了解。H省的发展离不开一个人,就是敬爱的赵立春老书记!老书记功不可没,当了八年省长十年书记,经营H省政坛十八年!咱高老师、李达康,都是老书记手下大将!赵瑞龙喝酒越喝脸越白,但情绪渐渐高昂,话也多起来:老爷子提拔了高书记、李书记这一批批改革大将,也会看错一些人,看错个别干部。这些干部腐败了,慢慢地变质了……祁同伟应和:就是嘛,比如油气集团的**建。赵瑞龙说:为了**建这坏蛋,老爷子都犯了心脏病,现在还在医院住着呢!侯亮平一脸惊疑:怎么会这样呢?咱老书记难道也收**建好处了?这不可能呀!

既然话都挑明了,咱们都摊开直说,反正也没有录音录像。

祁同伟又干了一杯茅台,脸色泛起酡红:亮平啊,你知道赵总多少身家吗?一百多个亿呀,你说咱老书记会惦记**建的好处吗?老书记是担心有人利用**建做文章,破坏我省干部队伍的团结啊!

侯亮平转向赵瑞龙,脸上满是诚恳:赵总,您经商头脑是怎么炼成的,这肯定是一个时代的传奇!请原谅我的冲动和好奇。赵瑞龙有些不悦,面上仍努力保持微笑:我理解侯局长想啥,反贪局局长嘛,总不免带着怀疑的目光审视世界。这不要紧,我心底坦荡,我和我的上市公司、非上市公司所赚到的每一分钱,都是阳光下的清白利润!

侯亮平听罢,舒了口气,举起酒杯:好,那我们就为清白的利润干一杯!既然清白,还怕谁来查呀?我也不怕**建乱喷了!说罢,让高小琴换杯,道是也要喝白酒,毕竟三十年的茅台,不喝罪过!

侯亮平喝着白酒咂起了嘴,要求唱戏,《智斗》,说是专门为这个来的。赵瑞龙觉出情况不对,脸色阴沉地站起了身,但不失礼貌地和大家打了个招呼。他让大家该咋唱咋唱,说是自己不会,就不奉陪了。

赵瑞龙一走,祁同伟神色郁郁地坐到侯亮平面前。他有话要说,憋在心里很久了!人生走到今天真的不容易,尤其是他,为了这个位置,不惜娶个老娘回家供着,一直供到如今……侯亮平打断他:梁璐老师也有过青春,也曾经是美女一枚。你老学长向她求婚时,她可不是老娘啊!祁同伟既恼火且真诚:亮平,你怎么就不能给我一点理解呢?我不愿伤害你!咱俩在大排档喝酒,心贴着心,你知道的!

侯亮平也动了感情:同伟,我又何尝想伤害你呢?我真不希望你出事啊!我喝醉时说了真心话,你在我心中曾经是一个英雄啊!

祁同伟一把握住侯亮平的手:兄弟,这话我信。咱俩在大学同学时虽然老吵老斗,其实内心都是惺惺相惜。是吧?既然这样,你我今天像亲兄弟一样敞开心扉——祁同伟凑近侯亮平,耳语道:现在赵总不在,高总也不是外人,老弟,你就开个价吧!要多少你只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