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彩霞摆弄着涂得血红的手指甲,轻描淡写地说:对,刘庆祝的后事都是他们单位山水集团给办的,最后岩台火葬场那边非要补我的一个签字,说是怕上面查。否则,我都不知道刘庆祝这王八蛋死了。

陆亦可逼问:刘庆祝到底是怎么死的?当真是死于心梗吗?

吴彩霞说:这我怎么知道?高小琴说是死于心梗,我就认了呗!

侯亮平觉得这里面大有文章:怎么?她高小琴说,你就认了?

吴彩霞嘴一撇:反正是死了呗,谁管他怎么死的!哎,行了吧?

不就这点屁事吗?我得跳舞去了,明天有个比赛!

侯亮平拍拍沙发扶手:哎,别急,不会耽误你明天的比赛,有些事我们还得了解一下!吴彩霞,你和刘庆祝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对刘庆祝怎么这么冷漠啊?好好说清楚,不行就跟我们到检察院去说吧!

吴彩霞不想去检察院,又怕惹上嫌疑,就老实说了起来,不是她冷漠,是刘庆祝太混蛋!她嫁给刘庆祝时,刘庆祝一无所有,婚后住的房子还是她娘家的拆迁房。就这样,还不把每月工资交给她,还要和她AA制。只因为她的房产在婚前做了一个公证。后来她想要个孩子,生活抚养费就是谈不拢。刘庆祝养孩子也要和她AA制。她一气之下不生了,要离婚。刘庆祝却不肯,他工资低,又没地方住,就和她死缠。过了几年,刘庆祝咸鱼翻身,应聘进了山水集团,拿上了十几万几十万的高薪,这才想离婚了,她却不同意,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混好了你就走?要走也行,先把一百万青春损失费交上来!刘庆祝根本不承认她有过青春,别说一百万,一百块都不愿出。从此拿着高薪在外面包女人,还不断地换,临死前泡的那个小王,还不到二十岁!吴彩霞恨恨地说:现在好了,他到底死了!他活着时我没能享他一天福,这一死倒得他济了!人家高小琴一把给了我二百万抚恤金!

侯亮平听明白了:既然他们夫妻是这么一种恶劣关系,刘庆祝怎么可能把那么多秘密告诉她呢?侯亮平让吴彩霞做出解释。吴彩霞这才说了实话,道是刘庆祝啥都不和她说,但和同居的小王说。这对狗男女在京州城乡接合部租农民的房住,她侦察到了以后,就在隔壁也悄悄地租了一间,偷听他们说话,录他们的音,把秘密全录下来了。

陆亦可眼睛一下子亮了:哦,吴彩霞,你还录了他们的音?

吴彩霞说:是啊,我就是想知道他们的秘密。刘庆祝这些年到底存了多少钱?离婚时应该分多少给我?我得有证据啊!咱们国家的离婚法我研究过,法律上说了,结婚后的财产算双方共有的,得平分,是吧?陆亦可说:那是婚姻法,不是离婚法!吴彩霞说:对,是婚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嘛,这谁不知道?可对我来说就是离婚法!我从结婚开始就酝酿离婚了,这离婚是场世纪大战啊……

侯亮平紧抓主线:吴彩霞,别跑题了,不说离婚了,说录音!

哎,你住他们隔壁,隔着一堵墙啊,这音怎么录?跑到他们房间放录音机?吴彩霞直摆手:不是不是,我不是007,干不了那惊险活!刘庆祝是个小气鬼,租住的破房子是木板分隔的,不隔音,刘庆祝和小王放个屁,我这边都听得真切!哎呀,他们干事时叫得那个欢啊……

侯亮平哭笑不得:哎,哎,别说他们干事,说刘庆祝和山水集团!

吴彩霞便又说起了山水集团,道是录音时没想到刘庆祝知道山水集团这么多秘密!把音录下来后真吓坏了,她就和刘庆祝摊牌说,刘庆祝,你干的那些事我都知道,你要和我好说好散,我就把录音都销了,要不,我就去举报你们。刘庆祝一点不怕,还说,H省的反贪局局长叫陈海,让她直接找陈海举报!吴彩霞说,我傻啊,刘庆祝给这么多大官打钱,我举报了,哪个大官都能灭了我!所以没去举报。后来她才知道,刘庆祝当时就想向陈海举报了,巴不得她去打头阵呢!

侯亮平听明白了:吴彩霞,这么说,高小琴一来找你,你就猜到这是谋杀,根本不是什么心梗意外死亡?吴彩霞怔了一下:是,我当时还想呢,幸亏梗掉的不是我,是那个天杀的!陆亦可问:你为什么不告诉警方?吴彩霞眼皮一翻:你这话问得怪,我为啥告诉警方?我又不想为刘庆祝报仇雪恨!在这个世界上,我最恨的人就是刘庆祝!

侯亮平揶揄道:对,他是你仇人,何况一死又让你赚了二百万!

吴彩霞舒了口气:就是嘛,人又不是我杀的!这下我说完了,能跳舞去了吧?侯亮平苦苦一笑:可以,可以!哦,对了,你那些录音呢?都交出来吧!吴彩霞应着:没问题,本来我录这些是为离婚用的,现在用不着了,放我这里也许是个祸害,没准让我也梗掉,你们赶紧拿走吧!说着,走到卧室翻腾了一会儿,提着一包录音带出来了——给,都在这儿了,不过磁带钱你们得付一下,一百四十五块六,我这儿有**!侯亮平迟疑了一下,掏出二百块给吴彩霞:行,别找了!

下楼离去时,吴彩霞像啥也没发生过,又欢快地加入小区跳舞的大妈队伍。侯亮平和陆亦可上了检察院的车,启动开走。车过小区广场时,陆亦可看着跳舞的吴彩霞感慨不已:侯局,你说她这叫啥婚姻啊!侯亮平开着车,苦笑道:戒备森严、彼此算计的婚姻呗!这种奇葩的婚姻也是少见,咱们今天算开眼了。陆亦可却道:现在彼此防范算计的婚姻并不少,比比皆是,尤其是这些年大城市的“蓄房时代”开始后,婚房上名就是一种防范。陆亦可举例说了自己某个闺蜜,结婚时男方买房没写上她的名,给她留下了心灵的阴影。婚后男人事业发展不顺,靠她来挣钱养家,她便果断离了婚,说是不离都对不起婆家的设计,让男人守着他的婚前房产过去吧!侯亮平听了半晌无语。

二百块钱买来的磁带没有多少有价值的新东西。吴彩霞说得没错,刘庆祝和那个小女子的**声占了相当比例,有价值的吴彩霞已经在公安局交代了。陆亦可讥讽局长给检察院造成了二百块的损失。

虽然最终也没找到刘庆祝说的那个账本,没能掌握拿下对手的关键证据,但对于他们来说,这已经够幸运的了,短短的时间内竟然公安、检察两路同时突破了。长久的坚持,坚韧的努力,还是得到了应有的回报。迷雾正一点点散去,对手们的面目渐次清晰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