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吴彩霞是位中国大妈——那种见过面也难以让你记住的大妈。看上去不算老,最多五十出头,打扮却很“大妈”化。花花绿绿的衣服把整个人衬得像个彩球,狮子毛卷发冲天怒放,配上一张扁平的大白脸,颇有喜感。侯亮平和陆亦可见到她时,她正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跳广场舞。片警把她从花枝招展的队伍中叫出来,让她很不高兴,谁呀你们?陆亦可出示证件:检察院的!吴彩霞显然有数,声调缓和了一些:你检察院找我干啥?陆亦可说:了解一些情况。吴彩霞擦着头上的汗:该说的我昨天都和公安局说了。侯亮平道:账本的事你没说清楚!吴彩霞立即否认:啥账本啊?我不知道!

傍晚的小区广场乱糟糟的,不是说话的地方,估计吴彩霞也怕自己家的事被小区熟人知道,主动提出有啥事到她家说。侯亮平正想到她家看一看,实地观察一下死者刘庆祝的生活环境,便和陆亦可交换了一下眼神,同意了。随后,二人跟着吴彩霞去了她家。

吴彩霞和刘庆祝住着一套四五十平方米的两居室,装潢老旧,家具过时,这让侯亮平产生了疑惑:一个在山水集团拿着五六十万年薪的财务总监怎么会有这么一个不相称的家呢?在这个不相称的家里打量着,侯亮平又发现了一个疑问,这里四处挂满吴彩霞的照片,从青涩的青少年时代,到如今的半老徐娘,唯独没有一张死者刘庆祝的照片,甚至和刘庆祝的结婚照都没有。看来这两口子的感情不咋地。

侯亮平在小客厅破旧的单人沙发上坐下,陆亦可也在对面的一张折叠椅上坐下了。侯亮平直奔主题,盯着吴彩霞的大白脸,直言不讳道:吴彩霞,我明确告诉你,刘庆祝在举报电话里提到了一个账本。

吴彩霞躲闪着侯亮平的目光,走到饮水机旁去倒水:是吗?刘庆祝既然举报时说有,那也可能就有这么个账本吧!

侯亮平语气平淡:也可能?吴彩霞,你真不知道这个账本吗?

吴彩霞把两杯水放到他们面前:这种事死鬼绝对不会告诉我的!

听得这话,侯亮平很意外,心想:这么说,刘庆祝嘴还很严?如果刘庆祝嘴严的话,吴彩霞又怎么会知道山水集团那么多秘密呢?

吴彩霞似乎看出了侯亮平的疑惑,主动解释说:哎,你们别不信啊,我和刘庆祝其实早玩儿完了!我们俩一直都是各管各的!他挣钱他花,我挣钱我花。他不让我占他一分钱便宜,我也没一分钱便宜给他占。说出来恐怕你们都不会相信,他这回死了火化,我都不在跟前……

侯亮平立即发现了问题:哎,吴彩霞,你说什么?刚才?

吴彩霞眼皮一翻:我说我们夫妻一直各人顾各人啊……

侯亮平道:不对,你说他这回死了火化,你都不在跟前?嗯?

吴彩霞一下子怔住了:我……我这么说了吗?我……我没说!

一直在用手机录音的陆亦可马上回放手机录音。吴彩霞赖不掉了,冲着侯亮平和陆亦可苦苦一笑:好,好,我承认,这话是我说的!

刘庆祝是在哪里火化的?是在岩台市吗?

是,这是我事后才知道的!

说清楚,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五六天前吧!高小琴找我在火化单上签字我才知道的!吴彩霞说罢,如释重负:行了吧?就这些事吧?我能跳舞去了吧?

陆亦可火了:跳啥舞?你咋这么冷漠?

吴彩霞也不高兴了:哎,我不和你们说了吗?我们各顾各的!

侯亮平道:好,好!吴彩霞,这就是说,刘庆祝早就火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