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完全是不着边际的臆想!侯亮平看到这里,抓起话筒,命令周正言归正传。周正立即执行:蔡成功,咱们谈正事吧!你向欧阳菁行贿的四张卡,究竟是以什么名目送给她的?能再说一说吗?

因为惦记着自身所谓的“危险”,希望得到检察院的保护,蔡成功这回没耍赖皮,爽快地承认说,过桥款都是山水集团的财务总监刘庆祝帮他拉来的,是省油气集团的钱。省油气集团是垄断型国企,常年趴在银行账上十几亿。过桥走个账,他们就有几百上千万可赚,何乐而不为?他用过桥资金还款再贷款,也省下了返点费。欧阳菁和银行分下了一小部分过桥利息,省油气集团那边的人吃掉了一大部分过桥利息,大家都得了好处,谁也不亏……这情况与欧阳菁的交代一致。

审讯结束时,蔡成功还是担心自己的安全,要见侯亮平。周正告诉他,对他的人身安全,检察院会负责任的,劝他不要想得太多。侯亮平注意到,屏幕上,蔡成功又紧张起来,鼻翼旁的痦子神经质地颤抖着,不像假装的。发小要求检察院赶快起诉,把他判了,别管判多少年。说是现在他就盼着到监狱服刑,他总觉得看守所这地方有鬼。

蔡成功被带下去了。侯亮平想想还是不放心,又抓起话筒对周正交代,让周正去驻所检察室,向驻所的同志了解一下,看是不是真有什么人威胁过蔡成功。谨防意外事故,毕竟蔡成功出过一次意外了。

这接连两场审讯给季昌明留下了深刻印象。审讯结束后,检察长同志没急于离去,对侯亮平叹息说:果然不出所料,这案子又是窝案,塌方式腐败啊!城市银行不说了,省油气集团也干净不了。侯亮平汇报说,他已安排一处的同志进驻城市银行了。季昌明思忖道:还有省油气集团那边,也要准备立案侦查了。侯亮平咂嘴:这样一来人手很紧张。季昌明表示说:从下面各市检察院抽调一些人员来帮忙吧。

在食堂吃饭时,侯亮平回想起蔡成功的恐惧表现,心头掠过一丝不安。如果他这时能到看守所面对面讯问蔡成功,那么就可能避免一场风波。可惜,一个重要电话使他把这事忽略了。电话是盟友赵东来打来的,他说了一个惊人消息——陈海手机上的那个举报电话到底查清楚了,竟是山水集团财务总监刘庆祝留下的,遗憾的是刘庆祝死了!

侯亮平与赵东来碰了头。赵东来向他介绍说,举报人刘庆祝,九月二十一日在岩台山旅游时死于心肌梗塞。因为人死在外地,而且有误导说他出国旅游,市局费了一些周折才查清楚。这位财务总监死于陈海遭遇车祸的同一天,且一打举报电话就旅游死,实在太蹊跷了。

赵东来还说了一个情况:刘庆祝的老婆吴彩霞听了死者的举报电话录音,一开始不承认是丈夫的声音。刑侦人员把刘庆祝的家人都请来挨个听录音,亲属几乎一致认定举报电话就是刘庆祝的声音,吴彩霞才不得不承认。据吴彩霞说,是山水集团封了她的口。高小琴来探望过她,给了她二百万元,条件是不许对外谈起丈夫的死。刘庆祝在电话里提到的账本,吴彩霞一口咬定从没听说这。她只知道丈夫很害怕,都有些神经了!得知丁义珍跑掉,就像着了魔,经常发呆,说丁义珍没跑,是被人做掉了,说高小琴和山水集团早晚得出事。刘庆祝还在老婆面前说了给高官打钱的事,道是都是他亲自打的,不经第二个人的手,包括打给逃走的丁义珍,数额都很大,让他想想就害怕。

侯亮平及时记起了省油气集团和**建,问赵东来,吴彩霞是否提到过**建?赵东来想想,摇起了头,没有!不过,说是山水集团有赵立春儿子女儿的股份,他们年年分钱,也都是刘庆祝打款。据吴彩霞说,刘庆祝在山水集团干了十几年,给这些官员打钱就打了八九年。

明白了,这个吴彩霞是关键节点。由此伸展出的涉嫌杀人案归赵东来的公安侦办,涉嫌的职务犯罪则归他们反贪局办。吴彩霞说的这些现在只能算是孤证,只有找到秘密账本才有说服力。真是奇怪,吴彩霞知道老公刘庆祝这么多事,怎么偏偏不知道这个关键账本呢?还有,她为啥一开始连刘庆祝电话里的声音都不承认?这也太诡秘了。

侯亮平决定亲自会一会这位吴彩霞,解开心头的疑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