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欧阳菁被拘留后一直采取不合作态度,啥也不说,口口声声让审讯人员零口供办案。然而,陆亦可一场关于韩剧的讨论,意外地让欧阳菁开了口。那日审讯陆亦可没像往日一样和欧阳菁谈案情,而是和欧阳菁谈起了韩剧《来自星星的你》,谈起了女人的爱情与婚嫁。最初欧阳菁反应冷淡,充满了戒备之心。但用功的陆亦可早已下足了案外功夫,见解独到,认识深刻,引得欧阳菁不知不觉地参加了讨论。

侯亮平在指挥中心和季昌明一起指挥审讯,通过大屏幕看得清清楚楚。欧阳菁由韩剧谈到自己,忍不住叹息,说是大学时代的一口袋海蜊子,误了她的一生——李达康知道她喜欢吃海蜊子,背着一大口袋海蜊子来她宿舍找她,骗走了她的心。大学毕业,二人结了婚,婚后李达康把家里的活全包了,工资全部上交,也不出去玩,虽然有点无趣,但只要对她好,她也就不计较了。可随着李达康地位的提高,自私的毛病就显现出来。欧阳菁的弟弟、他们的女儿,还有多年的朋友兄弟,他什么事情都不肯帮忙。说起来是廉洁,其实是极端自私,是爱惜羽毛。时间越长,她对李达康就越绝望。在外人看起来,她嫁了一个做高官的丈夫,是个很成功的女人,可谁又知道她心中的苦处啊?双方结婚至今,二十五年了,李达康都没为她过过一次生日。

陆亦可早就做了精心准备,适时接过话头说:欧阳,我知道今天是你五十四岁的生日,就让我们陪你过一次生日吧。说罢,让人把订好的大蛋糕推了进来,陆亦可在蛋糕上插上五支大蜡烛和四支小蜡烛。九支蜡烛点燃了,火光映出欧阳菁满是泪水的脸庞。陆亦可把切好的蛋糕放在欧阳菁面前,真诚地说:今天不谈案情了,就好好过生日吧。欧阳菁却抹去泪水,对陆亦可说:陆处长,我让你立一功!你够意思,我也得对你够意思!你不是想知道卡上那五十万是怎么回事吗?那我告诉你,这钱其实不是蔡成功的,是H省油气集团的!

欧阳菁突然冒出的这番话,让监审指挥的侯亮平和季昌明颇感意外。主审陆亦可也很惊异:怎么?这事还和H省油气集团有关啊?

欧阳菁说出一段关系复杂的内情:蔡成功的公司每年都要寻找资金过桥,还旧贷新,近几年用的过桥资金是省油气集团的。蔡成功给欧阳菁的那四张银行卡,其实全都是他应该付给省油气集团的过桥款的利息。欧阳菁收卡拿走这部分钱,也没独吞,而是作为贷款部门的福利给大家分了,她累计分了七十多万。另一部分过桥利息,而且是大头,蔡成功每次都及时打给了高小琴的山水集团,因为省油气集团的过桥款都是高小琴帮着找来的。言毕,欧阳菁就骂蔡成功卑鄙,说这些过桥利息本来就是他该支付的,他搞砸了锅,就跳出来咬别人。

陆亦可追问:你确定吗?蔡成功确实把利息打给了山水集团?

欧阳菁说:我确定,这才是事情的真相!蔡成功为啥只举报我,不举报油气集团和**建呢?不论是油气集团,还是**建本人,都和山水集团有经济来往,都从山水集团高小琴那里大量捞好处……

侯亮平看到这里,心里有数了,梦中的古堡突然门洞大开!油气集团和**建的出现太及时太重要了。季昌明也在一旁意味深长地提醒他,这**建可不是一般人物,是前省委书记赵立春的秘书,赵立春亲自插手,安排他做了省属国企油气集团的董事长兼总裁。侯亮平心知肚明:没错,我了解过,此人还是赵家公子赵瑞龙的把兄弟,而赵瑞龙呢,和高小琴、和山水集团在生意上又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必须马上提审蔡成功,迅速核实欧阳菁供述的这一重要情况。

命令发出后,周正小组再次提审蔡成功。侯亮平在指挥中心大屏幕上看到,蔡成功坐在受审席上,头伸出老长,眼里透着渴望——是侯亮平让你们来的吧?我就知道侯亮平不会不管我!你们得赶快向侯局长报告啊,我在这里有生命危险,我那间号子里有两个黑社会!

主审检察官周正让蔡成功去向驻所检察室反映。蔡成功说,他反映过了,可驻所检察官不理睬他。蔡成功几乎要哭了,强调说,他真有生命危险。侯亮平很谨慎,不管怎么说,蔡成功总是自己发小,还是一位重要证人,便抓起话筒,及时指示周正:让他说,什么危险?

蔡成功说了起来。他同屋的犯人总在窥视他。睡左边的家伙,身上刺着一条龙,看人的眼光阴沉沉,有一股杀气。睡右边的家伙是个强奸杀人犯,常在背后坏笑,他只要正眼一看他,杀人犯的眼光就躲闪。周正要蔡成功直截了当说,这俩人怎么你了?威胁你了吗?蔡成功说,现在虽然没威胁他,可他感到有危险,怕再被他们暗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