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吴慧芬走了过来,换了一块凉手巾给丈夫。高育良捂着脸,哼唧道:我这牙疼,哪里是着了风寒啊?就是让你们这帮混账东西烦的,我说你们能不能给我省点心?!祁同伟态度恳切,说他知道老师讲原则,不愿和绯闻丑闻不断的赵公子多啰唆,所以赵家的许多事,他都没敢来找老师。有些事替老师挡了,有些事替老师办了。昨晚为陈清泉的事,赵瑞龙从北京飞来,让他去找李达康,他不能不找啊!

高育良瞪大眼睛:找的结果呢?丢人现眼!祁同伟低下脑袋:我承认丢人现眼,所以得休战!双方都别这么剑拔弩张的。季昌明那边也做做工作,争取李达康前妻欧阳菁能有好一点的结果……高育良“哼”了一声:季昌明和检察院的家我当得了啊?你当真以为我这个政法委书记能一手遮天了?一点数都没有!祁同伟试探说:那侯亮平呢,您的学生,总当得了家吧?高育良不屑地道:你当他是你呀?!

祁同伟走了,把一阵阵钻心的疼痛也带走了,牙不那么疼了。

高育良扔掉手巾,在沙发上挺直身子,发了一阵呆。这时,吴慧芬送罢祁同伟,走了过来。高育良问:吴老师,你都听到了?吴慧芬点了点头:听到了。赵瑞龙竟能这么指使一位公安厅厅长,奇闻嘛!我估计他们在山水集团都捞了不少好处!你可得多加小心了!高育良讥讽:是啊,赵瑞龙有个好爹,现在就讲究拼爹嘛!吴慧芬叹气:只怕不知哪一天,他爹就被他害了……高育良说:可能已经被害了,据说中央巡视组就要过来了!吴慧芬道:巡视不是中央的正常工作吗?高育良摇了摇头:正常工作?哼!却也没再多说,独自到园子里去了。

在园子里走了几步,高育良在一丛菏泽牡丹跟前定定站住了。

省委书记沙瑞金、纪委书记田国富,全是中央先后派来的,啥意思?值得三思啊!赵瑞龙真在京州出了事,他也就脱不了干系喽。

照说,前面总还有李达康挡着,赵公子是他老领导唯一的宝贝儿子,可李达康多滑头呀,这辈子替谁挡过事?欧阳菁还是他老婆呢,在他面前被侯亮平抓走,他也不管。想当年,他和李达康在吕州搭班子,赵瑞龙跑到吕州发展,要建个美食城,李达康拖三阻四就是不批,后来还是把难题摊到他面前,弄得他躲都躲不了,现在留下了一堆麻烦……

操起一把镐头,看着凋零枯萎的牡丹花,又想,赵瑞龙这时候来干啥?该不是为吕州美食城的拆迁吧?前阵子去吕州,听市委陈书记说,赵瑞龙的美食城这回真要拆了——那个升不上去也不想升的老处级易学习要对赵家动手了!美食城毕竟是他当年批给赵公子的,现在闹得沸反盈天,实在让他丢人现眼。而且就在今天,沙瑞金和纪委书记田国富又到吕州考察去了,赵家美食城该不会也是考察内容之一吧?

高育良抡起镐头,开始刨牡丹花。深秋季节,花早败完了,花叶皆落,只剩下干枯的枝条。春天朋友从菏泽带来送给他时,开了一季好花。吴慧芬在窗户里看见,跑来问丈夫,为啥刨了这些牡丹?高育良轻描淡写地说,想对生活做一些改变,以后不想种花了。妻子问,那种点什么呢?高育良说,还没想好,冬天就要来了,有时间慢慢想吧。

就说到这里,牙疼忽然又发作了,疼痛并没让祁同伟带走,反而发作得更加剧烈了。高育良回屋躺倒在沙发上,捂住腮哼个不停。

吴慧芬急忙换一块凉手巾,给他捂上。高育良愁容满面,又呜呜噜噜说:这么一大堆烂事,难啊!吴老师,你现在知道我昨夜为啥在阳台上站半宿了吧?吴慧芬说:知道了,你呀,这不是牙疼,是急火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