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祁同伟知道,事情没完,陈清泉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以及行政拘留,只是一场噩梦的开始,而不是结束。他要尽最大的努力挽救败局,堵住漏洞。在祁同伟看来,陈清泉不过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如果老师肯偃旗息鼓,主动与李达康握手言和,未来的局面或可维持。

第二天一早,祁同伟破例没去健身房锻炼,而是早早来到高育良办公室门口等着。上班时间到了,老师还没来。这不太正常,老师是一个像钟摆一样有规律的人,不应该啊。祁同伟不时地看看手表,保养得光洁闪亮的额头蹙起两道深深的皱纹。陈清泉的分量很重,老省委书记赵立春的公子赵瑞龙也从北京飞过来斡旋了,现在正在李达康办公室谈着。他若是能说服老师也退让一步,就阿弥陀佛谢天谢地了。

高育良的秘书从走廊尽头过来,看见祁同伟颇感意外。祁厅长,高书记病了您不知道吗?他今天不来上班。祁同伟道过谢,匆匆离去。

进了老师家,只见高育良倚着沙发,用一块湿毛巾捂着右腮。

吴慧芬说:你老师昨夜在阳台站了半宿,可能受了风寒,早晨起来牙疼得不行,吃了止疼药也没用。祁同伟知道,这是老师的老毛病了,急火攻心容易牙疼。牙疼不是病,疼得要人命,圣人一般的老师只要牙疼,就显出了凡人原形。这么看来,陈清泉在老师心里也还有些分量。

祁同伟正犹豫怎么开口,高育良摆了摆手,口齿不清地道:想说啥就说吧,同伟,就知道你不会消停,我这儿正等着呢!祁同伟干咳两声,支吾着说,自己本来不愿麻烦老师,可想来想去,不麻烦还真不行,人家的反击来势凶猛啊!高育良捂着脸,看不出是啥表情。

什么人家?嗯?哪来的反击?祁同伟还想捞人,说陈清泉在山水度假村以嫖娼的罪名被抓了。据高小琴报告,其实他们是一起学外语……

高育良骂他狡辩!京州一个基层公安分局敢抓一个在宾馆学外语的法院副院长?这种鬼话谁会相信?弱智了?祁同伟当然也不信,他要强调的是,没有李达康的支持,京州一个基层公安分局没这么大的胆子——陈清泉当晚嫖娼被抓,李达康在当晚的常委会就做出决定,宣布双开!他电话打到会上都没用。高育良看了祁同伟一眼:这说明什么?祁同伟毫不讳言:高老师,这说明人家有预谋有步骤,心狠手辣,不留余地!

高育良把湿毛巾甩到一边,愤然站起,拿出陈岩石的实名举报材料,在手上晃着,责问祁同伟:难道李达康也和陈岩石、侯亮平串通好了?这可能吗?祁同伟深感意外,可仍倔倔地坚持说,这场大祸说到底还是侯亮平闯的!他不追到机场抓李达康的老婆,人家也不会打这种防守反击。高育良把举报材料拍放到桌上,失态怒斥: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陈清泉这蛋有缝,是坏蛋,难道不该处理吗?倒是你,一天到晚和他们厮混在一起,竟然没发现这些问题,怎么回事?心里到底想的啥?党性呢?原则呢?你这个公安厅厅长是不是该下台了?!

祁同伟脸上浮现出幽怨的神情:现在人家就是想让我下台啊!

高育良恨铁不成钢:你是不是该下台?你老婆梁璐前天又跑来哭诉,说你整天泡在山水度假村,和高小琴鬼混!祁同伟急眼了:她胡说八道,老女人简直变态!高育良嘲讽道:梁璐现在是老女人了?当年呢?是谁在大学操场上公然下跪,向人家热烈求婚的?一跪大半天,全校师生都知道!祁同伟涨红了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高育良进一步逼问:话既然说到了这分上,祁同伟,你也给我说句实话,你是不是在山水集团很发财呀?祁同伟矢口否认:发啥财?我哪有这胆啊!

祁同伟似有隐情,喝了一会儿茶,放下茶杯。好吧,在老师面前我实话实说!我和高小琴没有什么商业来往,但咱们老书记家的赵公子一直在和高小琴做生意,山水集团有赵公子的大股份。昨夜赵公子从北京过来了,他让我捎话给您,约您见个面,还代赵立春老书记问您好哩。高育良愕然一惊:赵公子又过来了?他怎么还不知收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