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小琴很会说话,微笑着插入两人中间。道是他们说得都有道理。不过呢,相对警官和检察官,她更敬重检察官。祁同伟假装嫉妒,故意说:我是老面孔了,侯局长是新面孔,高总这是要弃旧迎新了?侯亮平打趣:没这么严重,不过总归新人替旧人嘛,老同学,你就别吃醋了!高小琴却说得认真——不是新人替旧人,是职业使然。

警察的职业决定了他们必须和各种刑事犯罪分子和各色流氓打交道,搞不好自己就会流氓化,全世界的警察都一样。检察官呢,面对的都是高智商犯罪,经济犯罪或者职务犯罪,所以身上大都有一种比较高雅谦和的绅士风范。侯亮平及时指指自己鼻子:侯检察官就很绅士。

高小琴笑笑,话锋却转了——本世纪初,当美国总统克林顿被独立检察官斯塔尔搞哭的时候,我正上中学,看到在电视上抹眼泪的总统,我挺恨那位检察官的!侯亮平道:不对啊,难道斯塔尔检察官不绅士吗?高小琴板着脸说:可他不应该搞哭一位总统,人家克林顿是总统啊!侯亮平也认真了:但是,高总,克林顿总统不应该对人民撒谎,这是斯塔尔检察官坚持的原则……高小琴承认了:是的,当我明白斯塔尔检察官的原则时,已经长大成人了。哦,说到这里,顺便问一句,侯检察官,你这次来京州是想搞哭谁啊?准备让哪一位先哭起来呢?

祁同伟马上接话:反正不会让你美女老总先哭起来,是不是啊,亮平?侯亮平笑道:我谁也不想搞哭,想让大家都开心地笑!当然了,就算我搞到了高总头上,高总也不会哭的,对吧?高小琴话里有话:谁说我不会哭?我肯定号啕大哭,而且让你们二位陪我哭!侯亮平没再接茬儿,转而指向餐桌上的酒瓶:哎,怎么喝二锅头啊?廉政了?

祁同伟说起了老师高育良。高老师为避嫌不能来,但很重视今天的接风。亲自规定了几条,一不准用公款,二不准吃老板,三不准喝名酒,还不准用公车……所以你侯亮平才因祸得福,享受了美女老总的专车待遇。高小琴微笑着插话:高书记是明白人,知道请的是检察官嘛!祁厅长倒是想上几瓶高档酒的,但是怕惹事啊!听说,新来的沙瑞金书记对干部作风抓得很紧,在省委常委会上说了一句重话——我们某些地区某些部门的干部素质都不如一般老百姓了。侯亮平益发惊奇,一个商人,还这么关心政治啊?连省委常委会上省委书记具体讲了啥都知道?便笑问:高总,这话是祁厅长和你说的吧?祁同伟摇头道:人家高总消息比我灵通!继而又发泄对新书记的不满:沙书记净哗众取宠!当真我们干部的素质不如一般群众啊?我还就不信了。

高小琴风趣地逗起了祁同伟:哎,祁厅长,你别不信啊!我只听说有伟大的中国人民,从来没听说过有伟大的中国干部,或者伟大的中国官员!侯局长,你说是不是?侯亮平笑道:哎呀,高总,你太有才了!我都快成你粉丝了。祁同伟“哼”了一声:什么伟大的中国人民?哎,哎,咱们都别虚伪,历史从来就是英雄创造的!几千年的中国历史我们记住了谁?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再加上一个成吉思汗,是吧!人民?请问,人民是谁?他在哪里?侯亮平立即举手:报告厅长,是我,在这里呢!高小琴也跟着举手:还有我!厅长,也包括你,你当你是秦皇、汉武啊?不是我说你,咋老摆不正位置呢?!

这时,天色渐暗,陆续来了一些人,大都是政法系统的干部。

有省、市法院院长,有省公安厅和市公安局高级警官,还有省、市政法委的同志。祁同伟显然是这些人的头儿,引着侯亮平和大家一一握手。侯亮平当即生出一种怪怪的感觉:这帮政法干部难道就是人们传说中的政法系吗?自己今天参加了这个接风宴会,是不是就算入伙了?又想,怪不得高育良老师要回避呢,不回避还得了?!陈海是高育良的学生,应该算是政法系的,不知道过去是不是也常参加这种聚会。

客人到齐,高小琴让服务员上菜。菜肴以河鲜为主,看似平常,食材却是精心挑选的。白灼河虾的河虾是刚从银水河里捞上来的,红烧野兔的野兔是马石山猎人送来的,原汁原味,鲜美无比。最妙的是一道霸王别姬,用银水河的野生老鳖,炖马石山的松林野鸡,配以滋补药材,一锅香浓绝伦的好汤,喝晕了满桌客人。

高小琴显然和大家都熟,招呼了这个招呼那个,乐呵呵地说:农家乐农家菜,就是要保持农家特色。各位吃好喝好,多提宝贵意见。

虽然酒不太好,是二锅头,祁同伟和一干人等也没少喝。政法干部自有一种豪情豪气,是其他系统没法比的,侯亮平说是不喝也喝多了。

晕晕乎乎之际,餐厅经理引着一位拿着京胡的琴师走了进来。

祁同伟拍了拍手:哎,哎,同志们,好戏开场了——《智斗》!

高小琴嗔怪道:斗啥呀?高书记今天没来,缺个参谋长!

祁同伟手向侯亮平一指:不有侯局长嘛,就侯局长的刁德一了!

侯亮平来不及推辞,高小琴便鼓起掌来:那好那好,来自中央的侯局长与民同乐。祁厅长,还是你的胡传魁,我的阿庆嫂。开始!

琴师拉起胡琴,一场好戏开场。应该说,三个人唱得都不错,尤其是高小琴,音质优美,字正腔圆,身段姿态楚楚动人。表情更好,那聪明伶俐,那柔中带刚,那不卑不亢,简直与阿庆嫂惟妙惟肖了。

一场《智斗》唱得风生水起,连琴师也放下京胡鼓起掌来。侯亮平对高小琴印象益发深刻了。回去的路上,心中不禁暗自感叹,这是怎样一个女人啊,和祁同伟以及这么多政法口高官纠缠在一起,甚至高老师也是她的座上宾,和她智斗恐怕真要下足一番戏外功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