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修】(1/2)

陆仲谦在门口定了定,敲了敲门。

门很快打开,开门的是秦嫣母亲,双眼有些红肿,似是哭过。

“陆先生!”秦嫣母亲勉强笑了笑,开门让他进来。

前段时间秦嫣和陆仲谦交往时她和丈夫都没在,和陆仲谦不算熟,因为陆仲谦的家世,也就习惯叫他陆先生。

秦正涛看到陆仲谦过来,手撑着床板挣扎着就想起床,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急声吼着:“你来的正好,是警察,你告诉我,那丫头到底瞒着我们干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儿。”

“她没有!”陆仲谦应道,声音不大,却瞬间让秦正涛安静了下来,却还是怒目瞪着他,“她人呢?人到底跑哪儿去了?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就这么一跑了之了?她这不是畏罪潜逃是什么!”

“她要是知道当初就不会走上这条路!”秦冉突然接口,声音有些沙哑,急怒交加,“她要是有考虑过家人的感受就不会这么没脑子,一个女孩子不安分找份工作整天打打杀杀的,现在还挺着个……”

秦冉及时打住,没把秦嫣怀孕的事抖出来,只是朝陆仲谦望了眼,对他颇有微词。

“她不会有事的。”陆仲谦望着秦冉道,不知道是在说服众人还是在说服自己,“她走的时候有有没有和你们说什么?这两天没有联系过你们?”

陆仲谦问着,秦嫣电话里不肯透露只言片语,他现在也完全掌握不到她的行踪,也不知道人是否有危险,只能从她的家人这边进一步了解情况。

“没有。”秦冉的答案迅速将陆仲谦抱着的一点希望掐灭,“她就是那天早上送爷爷到医院,确定没事后说有点事就走了,连个电话也没有。”

“她走的时候神色有没有什么异常?”

“这个问题不是回答过你了吗?”秦冉烦躁地伸手从额头发丝爬过,这两天因为秦嫣的事焦头烂额,怀着孩子情绪也暴躁,“她就是走的时候太镇静了,完全没有人会想到她是犯了事儿出走的,甚至是走的时候可能就根本没想着回来!”

“姐。”久未说话的秦妃轻声开口,“你也别怪秦嫣了,这个节骨眼上,不知情比知情要好得多,她大概是不想连累家人,也不想让家人担心。”

只是大概没想到警方会公开通缉她。

秦冉抿了抿唇,叹了口气,没再说话。毕竟是姐妹,也不是真要怪她的意思,只是出了这么大的事,她又挺着个大肚子,躲哪儿总是危险的。

“陆先生。”一直沉默没有说话的秦嫣父亲终于开口,望向陆仲谦,多少还是不相信自己女儿会做这种事,“秦嫣的事儿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她一直在学校念书,一直以来也没什么异常,一个女孩子家怎么可能去做什么违法的事儿,她没那个时间也没那个本事,你看看能不能再和上头说说,把这个通缉令撤了,要不然她就是想回来也没法子回来不是?”

“她要真没犯事儿,就是现在这么光明正大地走进来被铐进去了也不会有事,一声不吭地走了,连个电话也没打,摆明了是做贼心虚……”秦正涛捶着床板吼着又有些动气,连咳了几声才缓过气来,“我们秦家没有这样的不孝女,谁敢再让她进这个门我打断他的腿!”

吼着又剧喘了起来,秦冉和秦妃赶紧坐到床边轻拍着他的背给他顺气,一边低声劝着。

“秦老先生。”陆仲谦微微蹙眉,虽明知秦正涛说的是气话,听在耳里却还是有些不悦,只是极力克制着情绪,“秦嫣从没有做任何对不起秦家列祖列宗的事,她做的事未必光明,但不会对不起这个国家以及所有关心爱护她的人。其他的我不好说,但至少在她做的每一件事里,她从来都是问心无愧的,没有几个人能有她那样的气度。被通缉的事,具体的我没办法和你们解释,她既然选择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也是不想你们卷进这些麻烦中,这个案子只是一个误会,她不会有事的。我今天来,只是想和你们说一声,现在秦嫣的事我全权负责,除了我以外的任何人找你们了解秦嫣情况,请让她直接联系我,她无权要求你们配合她。无论外人怎么说她,你们是她的家人,如果连你们也不相信她,弃她不顾……”

陆仲谦往众人望了眼,没再说下去,换了个话题,“有什么情况找我,如果秦嫣有联系你们请务必第一时间通知我。我还有点事先走了,您先好好休息。”

陆仲谦冲众人歉然点了点头,转身便要走,刚走到门口,便听到身后手机铃声响,陆仲谦握着门把的手不自觉地停了下来,脚步也不自觉放缓了下来。

“秦……”身后传来秦冉讶异的声音,而后刻意压低,“你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陆仲谦握着门把的手瞬间从门把滑落,转身朝秦冉走去,手伸向秦冉,冷不丁从秦冉手中拿过了手机,摁下了免提键,秦嫣熟悉的嗓音从电话那头低低地传来,“我没事,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