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四百二十七章:和神圣之舟对话(1/2)

红发的半神缓缓朝着阿克曼蒙走来,强大的姿态和无边的压力覆压而下,就好像风暴裹住了大海中的孤舟。

红色的花海蔓延到了天尽头。

在神话的面前,原本高大稳重的金字塔却让人感觉摇摇欲坠。

“阿克曼蒙。”

“最后一代万蛇之王,潘斯的后裔。”

“是谁诱惑了你,又是谁在推动着你,是谁给了你这些不属于你的邪恶力量和禁忌知识?”

“是肖?”

“是深渊之王?”

“还是其他的神明?”

神明开口便说出了阿克曼蒙的名字,也道出了他的身份。

但是很明显,神明更关注的是他背后的存在,怀疑是否有人对苏因霍尔存有其他的心思。

阿克曼蒙告诉腥红女神:“没有人。”

腥红女神:“那你制造食尸鬼到底是为了什么?”

阿克曼蒙在神明的力量压制下,不由自主的说道:“我想要成为你们一样的存在,不受到任何约束的存在。”

腥红女神皱起了眉头:“追求的力量有很多种,但是你的这种不受到认可。”

阿克曼蒙:“是不受认可,但是我还是想要。”

话说到这里,似乎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腥红女神看着阿克曼蒙,也似乎隐隐确定了阿克曼蒙的背后并不是原罪邪神。

毕竟原罪邪神硬抗了鲁赫巨怪的一击,连原罪之门都给拆掉了,腥红女神不相信对方这么快能够醒过来。

“看来不论是什么时代,总有人会将自己的欲望凌驾于一切之上。”

腥红女神又看向了这座金字塔,一切的食尸鬼的诞生都源自于此。

“不论什么种族,诞生在这个世界上都有其道理,生命的出现不问其善恶,因为每一个种族对于其他种族来说,可能都是恶。”

“这或许也是智慧王冠回应你誓言的理由。”

“但是很可惜,我并不能够允许你们这样的存在在苏因霍尔的大地上肆虐。”

“尤其是,在你这样的人掌控下。”

“阿克曼蒙!”

神明念出了阿克曼蒙的名字,给予他死亡的审判。

话音落下。

红发的半神站立花海之中,垂下腰摘下了一朵血雾之杯。

捻在手中,朝着金字塔吹了一口气。

花瓣飘零。

血色的飓风贯穿天地。

在阿克曼蒙的眼中,红色的花海消失了,漫天星辰也消失了。

血色风暴席卷开来,整个坟墓金字塔连同阿克曼蒙一起被卷入其中,要将其一同碾压为齑粉。

但是在风暴生成的一瞬间,金字塔内部的另一重仪式也彻底启动。

层层光芒扩散开来,化为了一层光界。

只是风暴丝毫没有停歇,收缩着朝金字塔碾压而去。

可惜。

那依靠无数人铸造出来的金字塔,耗费了庞大超凡材料和权能者打造的仪式术阵,此刻在真正的神明面前不值一提,抵不住对方一缕吹息之力。

只是一瞬间,就看见那结界开始消融。

金字塔都开始剧烈的抖动,发出将要垮塌的声响。

阿克曼蒙似乎在垂死挣扎。

他催动了整座金字塔的力量,无数的虫子从金字塔上蔓延了下来,有的长达数十米,有的只有米粒大小。

大量的虫子散发出光芒,和金字塔的结界融合为一体,

他已经用尽了全力,但是在这神明之力面前丝毫没有作用。

最后,他只能面向血色风暴展开手。

“死亡只是开始。”

“而不是结束。”

紧接着。

风暴吞噬了一切,仪式结界被暴力磨灭。

风暴将金字塔在血色的飓风之中被层层掀起,一块块巨石飞向天空。

阿克曼蒙的咒印之灵被摧毁,咒印之灵主体的银色蠕虫眨眼间化为尘埃,坍缩回到了阿克曼蒙的体内。

随之,阿克曼蒙的身躯也随之一起被淹没。

他的血肉被风暴磨灭,只剩下一副骨架。

阿克曼蒙死了。

但是腥红女神觉得很奇怪,对方好像在故意求死一样。

腥红女神挥手,停下了可怕的风暴。

无数的巨石从天空砸落,原本恢弘的金字塔此刻变成了一片乱石堆。

最后阿克曼蒙的骨架也从空中掉落,砸在了地上。

腥红女神朝着前面走去,却突然感觉到了什么。

祂抬起头,看向了半空之中。

一扇无形的门打开了,源自于太古时代的古老法则作用于现世,汇聚于此地。

“造物法则?”

“人生之梦?”

腥红女神突然回忆起了什么。

很久很久以前,原罪邪神肖似乎也曾经用过一种手法,以人生之梦作为锚点,让神术道具拥有了作为仪式核心的力量,能够隐匿于梦界深处来影响着现实世界。

阿克曼蒙的确死了,真正切切的消失了。

但是他的梦却在最后的仪式之力作用下,带着神术道具银之虫一起飞向了遥远的另一方世界。

梦界,也被称之为诸神的国度。

腥红女神皱起了眉头,祂已经可以确定了这就是肖曾经用的的手段。

“神术道具·命定的提线之偶?”

“又来这一套。”

这种方法制造出来的道具,对于神明来说称不上是强大,至少在正面能力上来说,神明可以轻易摧毁其或者其衍生出来的力量。

但是却十分诡异和恶心。

因为难以消灭,难以根除,加上阿克曼蒙发下的智慧王冠誓约,更是增添了麻烦的程度。

腥红女神虽然看出了阿克曼蒙想要做些什么,但是祂不明白,这有什么意义。

阿克曼蒙死都死了,将自己的人生之梦和道具融合在一起,到底想要干什么?

命定的提线之偶是肖用来复活自己的,用的是肖仆人巴罗的梦。

而阿克曼蒙自己都彻底死了,他自己变成了人生之梦,他还想要复活谁?

“不可理喻。”

腥红女神甚至能够理解肖,却不能理解阿克曼蒙。

因为肖所做的事情没有底线,但是目的是明确的。

而面前的这个家伙,祂只能用不可理喻来形容。

最后。

腥红女神捡起了阿克曼蒙的头骨,食尸鬼的诞生从智慧王冠誓约发下的一瞬间,似乎就变得难以避免。

这样的话,这东西或许以后会有用。

---------------

阿克曼蒙的人生之梦不断往上飘。

他感觉自己一生的记忆都开始凝聚,最后化为了一个拥有着多种色彩的气泡。

黑白灰和各种其他颜色夹杂在一起,而在气泡之中,一只银色的虫子在不断的蠕动。

远方出现了动静。

一艘散发着金色光芒的巨船撕破黑暗而来,祂的移动方式很特殊,有的时候看上去很远,有的时候看上去很近。

但是最后在突然之间,抵达了这个人生之梦前。

是序列号2神圣之舟。

金色巨船上的光芒扫落而下,却没有将这个人生之梦接引上船。

这并不寻常。

发生了这样奇怪的事情,贴在船底的钢铁巨人动了起来。

作为头颅的撞角扭了扭脑袋,一点点睁开了眼睛。

看向了这个气泡。

甚至,直接看到了气泡之中阿克曼蒙还没有消散的残识。

“你的梦不纯粹,不可以进入梦幻星海。”

阿克曼蒙最后的意识还残留着,看向了那金色的大船,和船头的钢铁巨人脑袋说话。

“你是神圣之舟,接引人生之梦的大船?”

“果然是真的存在的啊!”

小时候以为是童话,是故事。

到了如今却发现,一切都是真正存在的现实。

神圣之舟说:“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阿克曼蒙:“我不求落入梦幻星海。”

“我这样的人,也无法通过考验。”

“与其永堕噩梦,不如留在这里。”

神圣之舟的撞角头颅却告诉他:“只有美梦是永恒的,噩梦会在岁月里逐渐消退,这是造物之神的怜悯。”

“而且哪怕是噩梦,你也可以看见你过去的朋友和亲人,和他们做最后的告别,至少比一个人孤零零的留在这里好。”

“无尽的孤独轮回,悠长的黑暗囚禁,比噩梦更可怕。”

“在人间,你现在的身体还没有彻底死去,或者大脑还差一点死亡。”

“趁着你最后的意识还在,你可以选择跟我走。”

“等过一会,你就彻底变成了人生之梦中的一缕影子了,到时候你就无法做出选择了,因为那个时候你是真正彻底死去了,记忆之影做出的选择在我这是不算数的。”

阿克曼蒙感觉自己已经进来梦界一会了,自己的身体现在还没有彻底被腥红女神抹去吗?

他想,梦界的时间是不是要慢很多,或者说他现在的状态对时间的感觉变慢了。

气泡之上,阿克曼蒙的脸庞浮现了出来,看着神圣之舟。

“不用了,我还是习惯一个人。”

“一个人比较自由。”

“她们也可能不想见我。”

神圣之舟上的钢铁头颅看上去有些粗犷,但是说起话来却让人觉得比较和善友好。

“但是脱离了梦幻星海,没有永恒美梦的祝福,人生之梦也无法永久维持的。”

“当你的执念消散,气泡也会随之破灭。”

阿克曼蒙:“我有想要做的事情,我要将它做成功。”

神圣之舟看到阿克曼蒙的梦,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

“很久很久以前,好像也有一个人做过这样的事情。”

阿克曼蒙问他:“他有什么样的执念?”

神圣之舟:“他想要复活他的主人。”

阿克曼蒙:“他做到了吗?”

神圣之舟:“我也不知道,我以前来往于梦界的时候总能够看到它,但是最近它消失不见了。”

“不知道它是成功了,还是彻底消散了。”

阿克曼蒙问:“那个梦存在了多少年?”

神圣之舟:“从上一个纪元一直到现在。”

阿克曼蒙:“那是多久?”

神圣之舟:“我也没数,大概是两亿五千万年吧,我听妖精们说的。”

气泡里,阿克曼蒙的脸愣住了:“亿?”

阿克曼蒙又问神圣之舟:“什么样的执念值得这样的等候,他的主人又是谁呢?”

阿克曼蒙大概知道对方的名字,但是还是忍不住问道。

神圣之舟:“好像叫做肖。”

阿克曼蒙喊出了这个纪元人们对其的称呼:“原罪邪神。”

最后,阿克曼蒙问道:“那个梦的主人叫什么?”

神圣之舟想了一下:“叫巴罗。”

阿克曼蒙念叨着这个名字,想起了羽蛇库尔弥斯留下的壁画,那就是原罪邪神归来的场景。

看起来,巴罗最后是成功的,他那漫长到难以想象的等待也终于有了一个终结。

最后,阿克曼蒙开口说道。

“不过我不用等待那么久,因为我很快就会活过来。”

人生之梦中的神术道具·银之虫转动,带起强大的力量,其上还附着着食尸鬼一族的永恒誓约和瘟疫血咒。

“很快我就会重新降临在这个世界。”

说着说着,所有的记忆汇聚完成。

神圣之舟见状,于是便离开了这里,祂还有着更多的人生之梦需要去接引。

阿克曼蒙的意识一点点沉入了梦境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