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四百一十六章:钻造物法则空子的邪神(感谢低标号的号角的白银盟)(1/2)

石灰镇。

属于火者,也即是这个小镇镇长的小楼里。

这里早就变成了食尸鬼们的巢穴,而原本的镇长一家也成为了食尸鬼,陪在一众食尸鬼的末座。

看上去还是普通人的模样,只是面色发白,眼睛微红。

“砰1

阿克曼蒙推开门,从里面走了出来。

刚刚狼狈不堪的模样彻底消失了,换了套衣服头发也打理得一丝不苟。

而那因为失控而阴晴不定的面孔,也再度失去了任何表情。

阴暗的厅堂里大量的食尸鬼抬起了微红的眼珠子,看着他们的主人,显得有些渗人。

“陛下1

“主人1

阿克曼蒙下达了命令:“回红土领。”

虽然库尔弥斯看上去似乎并没有办法离开那座金字塔,但是阿克曼蒙还是担心他有其他的手段。

例如刚刚库尔弥斯用一颗种子依附在那个蜥蜴人身上的手段,就已经展示了使徒的手段远远不是普通权能者可比。

站在前面的老食尸鬼似乎隐隐明白了什么,看向了阿克曼蒙面带着激动,伸出双手不由自主的和握。

“陛下1

“已经成功了吗?”

老食尸鬼可是明白,阿克曼蒙此行过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他想要做的事情又是什么。

不过阿克曼蒙并没有回答,而是朝着外面走去。

“走1

阿克曼蒙带着一众食尸鬼离开了石灰镇,伪装成一个普通的商队。

阿克曼蒙前脚刚刚离开,后脚蜥蜴人阿努就带着蜥蜴人们追到了石灰镇,但是还是晚了一步。

“火者不见了?”

“夜里刚好有一支商队离开?”

阿努并不甘心,带着人追踪那个奇怪商队的痕迹。

但是对方看模样是朝着北方去的,只是蜥蜴人们一路追着北方去,对方的踪迹又彻底消失了。

阿努看着地上消失的痕迹:“他们很小心,看起来上次在月蚀城吃过亏之后,这些食尸者们也变得警惕了起来。”

蜥蜴人们愤怒异常,感觉满腔怒火无法发泄。

“就让那个家伙这么跑了?”

“我们同伴不能这么白死了。”

“要让他付出代价。”

阿努看着其他人:“当然不会这么结束,这些吃人怪物的敌人遍地都是,连诸神都厌弃他们。”

“他们隐藏在黑暗里不出来还好,只要在光明之下显露出了一点阴影,他们灭亡的丧钟就已经敲响了。”

阿努让大多数蜥蜴人回村落,而自己带着两个蜥蜴人开始出发前往另一个目的地,带着库尔弥斯交给他的任务。

“我们去护火城。”

三个蜥蜴人披着斗篷,前往了苏因霍尔的都城。

---------------------------------

阿克曼蒙回红土领的路上。

奢华宽敞的车厢里不仅仅有着桌子,还有这一排架子,上面放着不少阿克曼蒙必定随身携带的书籍。

阿克曼蒙拿出了几件道具,化为了一个临时的结界。

他在车里总结着这一趟的所有收获,甚至将自己的记忆之中的画面都分离了出来,制造成影像反复观看。

金字塔、魔药、壁画、黄金罐。

还有那一念之间操控无数藤蔓,汇聚成的巨大羽蛇神恩傀儡。

一幅幅画面轮换而过。

阿克曼蒙一边看着,一边在结界内奋笔疾书。

偶尔,还会进行一些实验和尝试。

他完全沉浸了进去,仿佛什么都不能够打扰他。

阿克曼蒙也感觉到了强烈的危机感,不仅仅源自于体内的疯狂在不断侵蚀着他的理智,还有着外部的因素。

瑟罗当初闹出的事件太大了,也太可怕了。

如今食尸鬼重现出现在鲁赫巨岛上,不可能不引起人关注。

不仅仅是人间的凡人。

甚至可能是。

神明。

阿克曼蒙必须争分夺秒,才能够争取到那一线生机。

一直以来。

阿克曼蒙一直都在想尽办法避开当初瑟罗面临的局面,避免那最后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但是临到了他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的境地和当初的瑟罗是何其相似。

“你为什么总会觉得,你是有选择的?”

阿克曼蒙到了此时此刻,才真正能够体会到瑟罗这句话的意思。

“在没有选择之中开辟出属于自己的道路,才是真正的强者。”

阿克曼蒙低下头,笔锋突然用力了许多,良久后才呼出了一口气,接着书写。

“四阶,神恩术,三要素凝结成神恩石,后面的步骤可以进行调整。”

“可根据深渊神恩术进行调整,选择自己的使徒之路。”

这是阿克曼蒙此行在羽蛇金字塔那里,得到的收获之一。

阿克曼蒙从架子上拿出了深渊神恩术,翻开之后,在三要素之上划上了记号。

“咒英神血、精神。”

食尸鬼诞生于瘟疫血咒,阿克曼蒙凝结的咒印也是瘟疫血咒。

但是。

这里有一个很大的问题。

瘟疫血咒的核心部分来源自食尸者诅咒,是炼狱之主对犯了禁忌之人的诅咒。

阿克曼蒙以其成为使徒,就会进一步堕入炼狱,只能用深渊的力量拉住自己。

他等于是处于炼狱和深渊的独木桥上。

注定会掉入二者之一。

但是现在阿克曼蒙既不想堕入炼狱的火焰之中,也不想沦落深渊的黑暗。

其实他很早以前就可以成为使徒了,正是因为这个犹豫,一直卡在那里。

不过好的一方面是。

他对这方面做了许多的准备,甚至还对如何成为神话,有了许多的设想,收集了大量神明力量的信息。

“必须换一个咒樱”

“也不能够按照深渊神恩术之中的方式凝结神话器官,这一段有问题,有着深渊邪神设置下的陷阱。”

阿克曼蒙立刻想到了他之前的设想。

以食尸鬼凝聚出关于永生和对于死亡的执念,然后模仿炼狱之主的方式,凝聚成一个类似于食尸者诅咒的誓约。

阿克曼蒙在想。

如果用这个誓约的力量,来代替诅咒凝聚瘟疫血咒。

他会变成什么样的使徒?

如果他再以这个誓约,去向智慧王冠进行宣誓,让这个誓约的内容变成一个永恒的种族誓约,那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阿克曼蒙下定了决心。

决定先制造一个类似于炼金师的神契之灯,和巫灵的巫灵之书的物品。

然后让其吸收那些食尸鬼的执念,变成一个承载誓约之物。

那将是自己接下来一系列计划的起源,也是非常关键的一步。

阿克曼蒙在本子上写下了很多,他几乎不眠不休的整理着自己从瑟罗那里,从深渊那里,从羽蛇库尔弥斯那里得到的所有信息和知识。

面临着重重危机,似乎也将阿克曼蒙逼到了极限。

他没有心生恐惧,反而感觉心头一阵清明,许多东西想得更加透彻。

他不仅仅定下来了自己接下来的所有计划,甚至还将自己之前所想,之前所学的东西完全结合在了一起。

“第一计划:使徒”

“制造一件道具,以其为核心吞噬食尸鬼和那些向往永生不死之人的意志和灵,最终形成一个关于永生不死的执念之灵。”

“然后吸收这个执念凝聚出全新的瘟疫血咒,以其成为使徒。”

接下来,阿克曼蒙写下了自己的第二个计划。

“第二计划,种族。”

想要发下智慧王冠誓约,必须要拥有一个自己执掌和控制的种族。

这是阿克曼蒙希望自己将来拥有的力量,也是未来的道路。

但是另外一个问题出现了。

食尸鬼算是一个种族吗?

阿克曼蒙此行虽然没能得到库尔弥斯制作出褐球藤和蜥蜴人的方法,但是库尔弥斯制造魔药,然后制造变异野兽的方式,给了阿克曼蒙一个全新的想法。

“如果说种族是根据血脉来定义的话?”

“魔怪算不算一个种族?”

“深渊种算不算一个种族?他们也拥有自身的血脉吗?”

想到这里,阿克曼蒙似乎有了答案。

“所以种族在智慧王冠的誓约那里的概念,可能是能够脱离其他智慧种,独自进行繁衍传承的群体。”

“我能不能够让食尸鬼变成,像魔怪和深渊种那样的种族?”

阿克曼蒙写道:“我可以和库尔弥斯一样制造出一件道具,然后以这件道具为核心,制造出一种不需要血脉,以瘟疫血咒进行传承和繁衍的种族,”

“不对,我可以直接使用第一计划:使徒之中所用的收集执念和承载誓约的道具。”

“它就刚刚好1

阿克曼蒙一边写着,一边从自己的体内召唤出了瘟疫血咒。

这瘟疫血咒扭曲而阴森,带着诅咒的可怕力量,看上去就好像大量的虫子交错在一起。

这也给了阿克曼蒙灵感,他看着瘟疫血咒写道。

“我可以用这件承载和收集执念的道具,根据自身的执念和如同诅咒一般的力量,去感应追寻着那些临死前悔恨不已、渴望永生不死的人。”

“其死后内会结合他的灵和欲望,诞生出新的瘟疫血咒种子。”

“最终演化成一种类似于魔怪一般,不需要血脉的超凡原始生命个体。”

阿克曼蒙根据瘟疫血咒的形态联想到的东西写道:“或许是一种虫子。”

“这种虫子没有智慧,但是虫子可以吞噬尸体内的智慧之血,逐渐成型。”

“最终诞生出全新的意识,控制这具尸体,化为全新的食尸鬼。”

阿克曼蒙越写越快,食尸鬼的最终形态,在他的设计和脑海之中也渐渐圆满。

“不论是翼人、蜥蜴人、蛇人,任何被这件道具匹配到的人,死后都会诞生出食尸虫。”

“甚至是那些动物的尸体上都有可能会诞生食尸虫。”

“只不过动物体内诞生的食尸虫没有潜力,无法像其他食尸虫一样,很快就能拥有智慧,并且还能够一路进阶。”

“但是只要生命存在,只要死亡存在,食尸鬼就永远存在。

“食尸鬼不依靠血脉来进行传承,而是依靠瘟疫血咒的种子进行繁衍,它们就好像一个活着的诅咒。”

阿克曼蒙写得酣畅淋漓,他没有制造出一个全新的血脉物种,但是却设想出了一个类似于魔怪的全新超凡种族。

阿克曼蒙觉得。

这种全新的食尸鬼更加圆满,也更加符合他的设想。

成为了使徒,准备好了收集神血的方式,还有自己将来的力量和道路。

最后,阿克曼蒙写下了自己的最终目标。

“第三计划:神明。”

阿克曼蒙犹豫了良久,反复斟酌之后写下了三个词汇。

“金字塔?”

“仪式?”

“神术道具?”

阿克曼蒙在每段后面,都添加上了疑问的符号。

这一段内容,是阿克曼蒙感觉最难以捉摸的东西,他掌握的信息太少了。

“库尔弥斯将自己融入了一件道具之中,然后制造魔药植物,制造变异野兽。”

“让蜥蜴人种植和收集魔药和变异野兽体内诞生的晶石,最后接受献祭收集神血,通过这种方法收集大量神血来成神。”

阿克曼蒙能够理解这些过程,甚至他自己就可以去做。

但是到了最后。

阿克曼蒙停下来了,他发现了一个问题。

一个难以理解和解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