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三百九十九章:序列号48的奇迹(1/2)

奥兰终于将他的炼金塔初步给制造了出来。

不过这座炼金塔看上去并不算高大,刚开始的时候内部是一个不到十米高的金属框架,材料用的则是上一个纪元魔渊王国赫赫有名的爱莲娜魔金。

金属框架混合了白色的土浇灌,那是陶罐魔灵特有的产物魔灵之壤;说得好听一点叫伴生物,实际上也可以视之为排泄物。

但是这种好东西,外界的人抢都抢不到。

二者最终在大量火焰魔灵的超凡灵火的烧制之中成型,化为了亮白色。

展现出来的是一座三层高的白色灯塔,框架上加了个金属尖顶,刚好超过十米。

炼金塔表体光滑细腻,就好像陶瓷一样。

奥兰的炼金塔是在魔渊王城的魔灵们帮助下建造出来的,爱莲娜魔金这种材料有着特殊的超凡力量,而魔灵之壤作为仪式术阵的承载物也是非常适合的。

魔灵们还给他装上了玻璃的窗户,铺上了纯白的地砖,内部还奉送了各种各样的精致装饰品,全部都是奇迹造物。

也只有魔渊王城这种地方,才能给奥兰凑齐这么多的奇迹之物以及超凡材料。

当然奥兰也拿出了自己的全部身家作为代价。

他这些年炼制的各种大小道具,全部都送给了这些魔灵。

飞行魔毯也都送得只剩下两张,甚至还和一些魔灵打了借条,接下来估计还要还上一段不少时间的债。

“成功,大成功。”外面一众魔灵在欢呼,不少魔灵手中都拿着各种各样的炼金道具。

“快看那边的塔尖,是我做的,是不是很有艺术感。”一群火焰魔灵挤在一起,玻璃罩子一样的大脑袋撞在一起,发出砰砰的响声。

“魔金可是我们炼制的。”几个人偶魔灵坐在高处。

“塔身还是我们拉出来的呢”一个陶罐一样的魔灵瓮声瓮气的说道。

奥兰则一路感谢着所有的魔灵,进入了这座炼金塔之中。

别在胸前的银色花朵自动转向,对着奥兰说道。

“奥兰大人1

伽美尔好奇的打量着里面的一切:“您的炼金塔终于炼制好了。”

按照图纸设计。

第一层是一间小型的炼金工坊,第二层是储物层,第三层是塔灵控制层。

不过炼金工坊还没有布置,储物层的防护也是一片空白,塔灵控制层更是连塔灵都还没有融合。

甚至按照设计,炼金塔应该还具备一些攻击性能力,但是这些还没有铭刻上去。

奥兰:“伽美尔,还没好呢。”

“后面的工作还有很多,这座炼金塔还远远没有到炼制好的地步。”

“而且对于它来说,可能永远也不会有炼制好的时候。”

伽美尔问奥兰:“为什么?”

奥兰说出了自己对于这座炼金塔的期待:“因为它会永远不断的在自我完善,没有尽头。”

“它是一个炼金生命体,它就像一个智慧种一样,可以不断的强大和升华自己。”

奥兰和伽美尔汇聚在最高的第三层,将那朵成熟的欲望之杯拿了出来,放在了塔灵控制层的中央的池子中。

“塔灵1

“这就是你的身体。”

欲望之杯落在了池中,它的根须立刻沿着池子蔓延开来,深入到了魔金之中,连接上了炼金塔上的仪式术阵。

整个炼金塔都好像活了过来一样,散发出了强烈的波动。

奥兰看着脚底下的仪式术阵被开启,看着三层炼金塔在激发着自身的力量,塔灵正在熟悉着它的身体。

奥兰开口:“塔灵,开启结界。”

立刻看到仪式术阵开启,一层光界包裹住了整座炼金塔。

奥兰接着开口:“塔灵,整理清洁。”

一股力量席卷整座炼金塔,内部的东西全部整理整齐,而之前炼制过程之中诞生的污秽和杂物全部都从大门和窗户吹了出去。

伽美尔虽然听奥兰说过,但是看到这一幕还是感觉非常新奇:“奥兰大人,它还可以做什么?”

奥兰对着伽美尔说:“这是一座炼金塔,也是一个塔灵工坊。”

伽美尔问:“我知道它是一个塔灵工坊,不过这座工坊用来制作什么呢?”

奥兰嘴角扬起,说出了自己的打算:“这座炼金塔的塔灵,它因为我对塔灵奥义的执念而诞生。”

“它的欲望是让我们的文明蓬勃发展,建造出属于我们的通天塔。”

“所以它的目的就是用来制作塔灵。”

伽美尔:“用来制作塔灵?”

奥兰点了点头:“没错。”

“不过现在第一层的炼金工坊还没有布置,如何制作新的塔灵,如何运用新的塔灵,我都没有想好。”

“所以我才说,这座炼金塔还没有真正炼制成功。”

在奥兰的设想之中,这只是第一座炼金塔。

以后还会有第二座、第三座,无数座炼金塔。

而他要做的事情是让这种炼金塔可以更多的诞生,让塔灵奥义和昔日的梦想愿望真正的实现。

不过伽美尔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这么大一座炼金塔,奥兰要怎么带走它呢?

于是他直接问道:“奥兰大人,您到时候该怎么带走它呢?”

奥兰早有准备:“这座塔只有十米高,可以直接带走。”

伽美尔却说:“大人,这可是十米高的塔。”

“就算是您带着它一起穿过茫茫荒漠,也有些困难。”

奥兰的力量可以轻易的举起这座塔,但是要时时刻刻带着这样一座十米高的塔行动,那还是非常麻烦的。

奥兰却举起了手上的手镯:“刚好,我的储物格子就是十米。”

伽美尔这种连储物道具都没有拥有过的人,哪里知道奥兰的豪气。

在雷霆城之中,那些最富有、最有权势的人拥有的储物道具,储物格子也不过是一个普通包裹大校

而他们的储物道具,格子里面的每一分都要精打细算,不到关键时刻不会使用。

这种储物的道具一旦用在关键时刻,发挥的作用难以想象,一件储物道具甚至可以被一个权能者家族当做传承。

这位倒好,他张口要将一座十米高的塔塞进自己的储物道具之中去。

接下来的时间里,奥兰一直都在完善和布置自己的炼金塔。

他将自己几个储物道具里面的东西都拿了出来,放在了炼金塔之中,原本空荡荡的炼金塔之中开始拥有了生活气息,摆放着桌子、书架以及各种各样的炼金器材。

这一天,奥兰将雷拉到了自己的炼金塔内做客。

雷坐在窗户前,看着外面说道。

“你的飞行魔毯大家很喜欢,比我的飞行器还受欢迎。”

这几天总是看见那些魔灵驾驭着飞行魔毯在天空之中乱飞,反倒是雷的飞行器却没看到他开出来了。

奥兰最近查阅了不少书籍,最重要的是他根据雷上一次冲进风暴海的情况,分析出了不少东西。

“雷1

“我这一次找到了一些非常有意思的东西,你看一下。”

“曾经爱维尔人离开鲁赫巨岛的时候,关于他们是怎么离开的有很多种猜测,但是我比较相信其中一种。”

“那就是他们那个时代,围在鲁赫巨岛外层的黑风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而消散了。”

“关于这个情况,这本书里面有过猜测和记载。”

奥兰说完,又将一张海图放在了桌子上,指着上面的一个地方对着雷说道。

“雷,你看,这是几十年前的海域。”

他拿起管笔在上面画了一道线,紧接着又往外层移动了一段距离,点在了另外一个地方。

“而这是你上一次抵达的地方,但是这里不应该是你看到的那样,在很久以前也全部都是黑风暴。”

“只是你飞过去的时候,这里的风暴都消失了。”

“你发现没有?”

奥兰还没等雷回应,立刻就回答说道。

“这表示,包裹整个鲁赫巨岛的黑风暴在消散。”

奥兰按在了海图上,对着雷说。

“雷,曾经发生过一次的事情很可能要再次出现了。”

“通往鲁赫巨岛外面的大门将会再度打开。”

“我们期盼的奇迹,爱维尔人创造的奇迹,将会再次降临。”

可以看得出奥兰也非常激动,因为这不仅仅是雷一个人的事情,这是关乎到整个鲁赫巨岛的事情。

如果通往外面世界的大门打开了,那么等于所有人都可以离开鲁赫巨岛,去探索更广阔的天地。

虽然奥兰也不明白上一次和这一次黑风暴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开始消散,但是不妨碍他对于这件事情的期待。

只是和奥兰所想的不太一样,雷竟然没有丝毫的激动。

“不重要了。”

雷对着奥兰抬起头,抓了抓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因为我决定不离开魔渊王城了。”

奥兰愣住了:“这不像你,雷。”

“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

雷沉默了一会,他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又或者正在措辞。

“因为我突然发现,我所追寻的东西,可能并不是我真正想要去追寻的。”

“奥兰1

“我突然发现我所有的渴望,所有的期盼,全部都是一场梦幻泡影。”

“我忘记了理想和目标,只剩下追寻梦想的冲动。”

“我一次又一次的飞向天空,却不知道自己在找寻什么。”

“因为我要找寻的东西早已经找到了,昔日的梦想早已实现。”

“但是我却依旧活在曾经,追寻着昨日的幻影。”

雷:“我不知道我究竟是执着和心怀梦想的雷,还是一个活在过去不肯消散的影子。”

奥兰问雷:“就这样?”

雷抬起头:“这还不够吗?”

奥兰笑了起来:“曾经的梦想实现了,这是一件多么让人高兴的事情啊,雷你应该为之欢呼才是。”

“上一个梦想实现了,那就去追寻下一个梦想。”

“智慧种之所以被称之为智慧种,就因为我们拥有永不满足的欲望,永不停止的愿望。”

雷扭过头,靠在了窗户前。

他的眼前浮现了一抹憧憬,对于蓝天,对于远方,对于那天尽头的太阳。

“可是我还是很想去远方,我还是想要飞翔。”

“但是我却分不清,这些是我真的想要的,还是虚假的。”

这个时候,从他的衣领里滑出了一样东西。

一副指南针。

奥兰立刻注意到了这样东西,感觉到了那一股不属于智慧权能的波动。

“奇迹道具?”

这个世界最常见的东西是神术道具,炼金道具只是炼金师制造出的神术道具,炼金只是制作方法,神术道具才是其真正的名字。

而奇迹道具和生命道具,却是罕见之极。

不过奥兰能够认出来是因为他体内也有一个,奇迹道具奥兰的木头心脏。

是储物仙女圣拉菲尔留在他体内的,曾经救过他一命。

雷抓住了指南针:“这是爱莲娜女士的珍宝。”

雷告诉奥兰:“它叫不仅仅指南的指南针。”

“虽然我也不知道爱莲娜女士为什么送给我这样东西,可能是担心我在天空之中迷失了方向了吧1

“多亏了它,我才能黑风暴之中找到方向逃回来。”

面对魔灵之神爱莲娜奥兰不敢直视,这个时候奥兰注意到了这是一个奇迹道具。

奥兰看着雷:“爱莲娜大人愿意将祂的奇迹道具送给你,雷,祂非常的看重你。”

雷听到这话突然开心了起来,喜悦忍不住从话语里涌出。

“爱莲娜女士说我是祂的学生。”

“还说我是最后继承祂传承和理想的人。”

雷说到这里,突然忍不住又重复了一遍。

“是啊1

“我是爱莲娜女士的传承者,理想的继承人。”

奥兰看着雷,听着他这句话。

他也似乎明白了什么,想起了曾经知道的一些古老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