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三百七十六章:手握着神的权柄呼风唤雨(1/2)

幽深的地下洞窟之中。

阿克曼蒙和瑟罗并肩而立,一人面瘫如冰,一人面色狂热。

瑟罗的内心好像总是燃烧着一团火焰,他总是用最狂热的眼光去看待这个世界。

但是阿克曼蒙是一颗冰冷的石头,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就好像一具没有心的尸体。

火焰燃烧的祭台之下。

一个拥有智慧的食尸鬼来到了瑟罗和阿克曼蒙的面前,向他们报告情况。

“首席大人!”

“次席大人!”

“已经完全布置完了。”

阿克曼蒙:“已经检查过了吗?”

食尸鬼回答:“已经”

瑟罗这个时候却直接开口了,打断了食尸鬼的话。

“不用问了,次席。”

他抬起了手,一股无形的强大力量从四周延伸开来,所有的食尸鬼体内的瘟疫血咒都在和瑟罗的力量共鸣,他可以感受到这座城市的各个角落里的情况。

“已经成功了。”

这些时日内。

一个以地窟为核心,以牧者之河和水渠为边界,以地下通道为枢纽,以大量食尸鬼为节点的庞大仪式术阵就此而成。

这是瑟罗原本准备用来作为瘟疫血咒仪式术阵的框架,如今修改了一下成为了深渊献祭仪式术阵。

王庭上下就好像被瑟罗牵着鼻子转。

倒不是因为他的计策多高明,而是因为双方的信息并不对等。

一个在明面,一个在暗处。

因为万蛇之王阿克曼蒙的存在,瑟罗总能够先王庭一步,将对方想要的结果盛放在他们的眼前,不断的转移着他们的视线。

这种情况肯定撑不住多久。

不论是苏科布还是王庭的最高执政官,亦或者是神庙的那些神侍都不是傻子。

他们肯定已经都感觉到了不对,甚至已经开始调查虚假的表象下面掩藏的真实。

但是这段时间里面。

瑟罗和阿克曼蒙已经完成了所有的布置。

阿克曼蒙顺着脚下的祭坛看过去,灵感似乎看到一个恐怖庞大到极点的图案,印在了整个月蚀城的地下。

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案板。

所有人都是上面待宰的禽兽。

阿克曼蒙问瑟罗:“如此大型的深渊献祭阵法。”

“需要消耗多少人作为代价,才能打开深渊之门。”

瑟罗却忍不住笑了,他笑着说出了恐怖的话语。

“不是献祭,次席。”

“是一同进入深渊,一同堕入黑暗。”

“原罪之门降临的那一刻,污秽之泥将吞噬一切,所有人都将变成深渊魔物。”

瑟罗环绕着火焰祭坛的边缘,转到了火焰的后面,影子随着人在地面拉得很长,如同指针一般转了一圈。

他按住了阿克曼蒙的肩膀,对着他说。

“这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情。”

“所有人都将一同手牵着手,迈入深渊之中啊!”

“所有人都一起笑着,迎接新的未来。”

能够将如此恐怖的画面说得如此温馨,瑟罗虽然是个食尸者,是个屠夫的儿子,但是却还颇具浪漫气息。

他带着阿克曼蒙上前,站在了火焰的正前方。

“阿克曼蒙。”

“我将彻底吃掉这座城市,吃掉所有人。”

“他们将进入我的胃,进入我的暴食之深渊。”

“万蛇之王,有兴趣吗?”

“来我胃中的王国,依旧做他们的王?”

阿克曼蒙没有说话。

瑟罗大笑了起来,他知道阿克曼蒙不会这样选择。

“放心。”

“你不愿意去深渊,我也不会逼迫你。”

“我将进入深渊,而你就留在人间,成为我在人间的另外一只手,一只眼睛。”

阿克曼蒙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他只是问瑟罗。

“你准备什么时候开启仪式术阵。”

瑟罗告诉他:“今天的午夜。”

阿克曼蒙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他离开祭坛的斜坡阶梯,朝着外面走去,而这个时候瑟罗喊住了他。

“等一下。”

阿克曼蒙回过身来,瑟罗将一样东西从祭坛上扔了下来。

“带上它。”

阿克曼蒙接过来,就发现是深渊神恩术。

阿克曼蒙抬起头,看了瑟罗一眼。

瑟罗说。

“好好拿着吧!”

“不论你想要做什么,都需要力量。”

瑟罗明明是在帮助阿克曼蒙,口中却依旧是一副不饶人的模样。

“虽然你追求的东西,是什么”

“可笑的自由。”

“什么不受束缚的人生?”

瑟罗耸着肩膀,对阿克曼蒙最重视的东西表示嘲讽。

阿克曼蒙没有在意瑟罗的这些小毛病,他注视着瑟罗,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你这是在留后手么?这不像你。”

“留了后手,就没有了不惜一切的勇气。”

“这是你说过的。”

瑟罗嗤之以鼻:“这是施舍,次席。”

瑟罗转过身去,背对着阿克曼蒙。”

“赶紧滚吧!”

“再晚一些,你就要进入我的胃了。”

“深渊的暴食之王,可不会给你选择的机会了。”

阿克曼蒙转身离去,只是离开的时候忍不住嘴角扬起轻声笑了一下。

他回去之后就立刻带着之前被自己制作成食尸鬼的老蛇人离开,那个苏因霍尔派来联系他的中间人。

他是一个非常关键的人物。

虽然他没有强大的力量,但是对方非常特殊,是苏因霍尔在万蛇王庭的重要情报网络的掌控者。

阿克曼蒙正是借助着他的力量,加上自己的身份和食尸者密教的借力,最终构建出了一个庞大的地下势力,掌握住了万蛇王庭的一举一动。

其触角甚至深入到了王庭最高执政官的身边,还有万蛇神庙之中。

甚至说。

这一次瑟罗能够成功的布置下这么庞大的仪式术阵,正是借助了这种力量。

阿克曼蒙驾着几辆车离开了月蚀城,朝着远处而去。

月亮越升越高。

将光芒洒在了牧者之河里。

车辆里的阿克曼蒙拉开了帘布,向着月蚀城中看了过去。

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他等待了一会,一直都没有等到,于是放下了帘布。

只是刚刚放下帘布的一瞬间,他突然感觉到了什么。

“布茨!”

他立刻用力的一拉帘布,将头甚至半个身子都探了出去。

突然间。

一道冲天的光芒从远方的城市中央爆裂而起,朝着天空而去。

一圈圈的光芒从大地之中浮起,化为一个庞大的仪式术阵连接向梦界深处,连接向那些以神话命名的存在。

天空之中风云变幻。

原本万里无云的夜空,一瞬间乌云密布,狂风袭来。

紧接着。

黑色的雨水从天而降,

在阿克曼蒙都带着震惊的目光之中,天空开出了一个大洞。

黑色的洞里,流淌出污秽的黑泥。

黑泥粘稠无比,在天空之中如同沥青一样黏在一起缓缓下坠。

那黑泥光是看着。

就让人感觉到了邪恶、污秽、堕落,从心底里生出强烈的厌恶。

那是生命对于万灵之暗本能的恐惧和逃避。

而伴随着黑泥的出现,一扇巨大的神话之门的影子也出现在了天空开出的那个大洞之中。

开始的时候。

祂离的非常远,而随着黑雨和黑泥的袭来,祂开始不断的靠近。

似乎想要进入人间。

阿克曼蒙喊出了祂的名字,那个令人恐惧的名字。

“原罪之门。”

“属于神明力量的象征!”

准确的一点来说,是属于智慧种半神的象征,虽然阿克曼蒙现在掌握了大量超凡知识和凡人难以接触到的秘密。

但是这种直指神明核心的秘密,他还是不知晓的。

瑟罗开启了仪式术阵。

进行了他最疯狂的决死一战,想要再一次创造他曾经创造过的奇迹。

-------------------------

一瞬间。

天空的惊雷震动了这座城市的所有人。

万蛇神庙、契律师工会、王庭的各处机构全部都被惊动了,成千上万的人在那力量波动出现的同时就出现在了外面,抬起头看向了天空之中的黑雨。

契律师工会之中,一个拥有神之形的存在突然冲上了半空,看着那不断滴落,而且变得越来越大的黑雨。

苏科布并没有立刻贸然行动,他在观察着周围的情况,寻找着真正的幕后之人的踪迹。

还有,对方到底想要干什么?

甚至。

苏科布还看到了夜色笼罩的街道上,一个蛇人在黑雨之中朝着远方冲去,想要躲避突然袭来的怪雨,赶紧回家去。

但是跑着跑着,竟然变成了一只蛇魔。

其在挣扎之中彻底陷入疯狂,开始狂躁的怒吼,想要攻击周围的那些不属于深渊魔物的存在,冲入一个帆驮兽圈将一只野兽撕成粉碎。

苏科布虽然是生长在鲁赫巨岛上的爱维尔人,但是他也知道曾经在远处的另一座大陆,爱维尔半岛上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他立刻认出了这黑雨是什么,那在城中启动的仪式又是什么。

“深渊黑雨。”

“有人在城中打开了深渊献祭仪式。”

“这是什么时候布置完成了?我竟然都没有发现?”

苏科布也没有想到,竟然有人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布置下了这么一个骇人听闻的邪恶仪式。

这个仪式之庞大,这个仪式的力量之强,简直超乎人的想象。

苏科布脑袋立刻浮现出了几个问题。

什么人能够主持这样的仪式?最少也是使徒。

这样的仪式术阵需要多少个超凡材料和权能者作为节点?最少也是论千计算。

什么人能够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下布置出这样的仪式术阵,还不被人发现,苏科布立刻想到了食尸者密教,这个神秘至极的势力。

“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只是用来迷惑我们,他们真正的目的是这座覆盖整个月蚀城的仪式。”

苏科布立刻明白了这些环节。

另一边,隆此刻正在发出信号让城中的巫灵不要出去,躲避那天空之中的黑雨。

他做完这一切之后,急匆匆的来到了苏科布的那边。

“这到底是什么人?”

“主持仪式的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苏科布原本也并不知道瑟罗的完整目的,但是当他看到天空开出的那个大洞之中,不仅仅流淌出了最恐怖的黑泥。

伴随着黑泥一同出现的,还有一扇暗红色的神话之门。

“那是?”

“神话之门。”

苏科布的声音都大了起来,可以看到他内心的情绪波动极大。

“他想要召唤原罪之门。”

这下,连苏科布都彻底慌了。

原罪之门。

那可是神话级别的力量。

隆没有慌,因为他此刻已经彻底懵了:“不可能吧?”

但是他立刻又问:“对方有可能成功吗?”

苏科布急忙说道:“其他地方当然不会成功,但是这里是月蚀城。”

对于邪神来说,这里的祭品丰厚得难以想象,哪怕是神话也为之动心。

至少。

这样庞大的祭品,已经足够呼唤出原罪之门了。

当然前提是,你要在月蚀城这样的城市,耗费以千计数的超凡存在为代价,让一个使徒来主持仪式。

如果瑟罗没有食尸鬼这样可以批量制造的廉价超凡怪物,他就无法凑够这样庞大的仪式术阵的条件。

没有地下洞窟那天然形成的隐蔽地,也无法在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布置出这样的仪式术阵。

甚至。

如果没有苏科布的逼迫,他也不会去想到如此疯狂的想法。

召唤原罪之门,最后一切都将成为原罪邪神的贡品,而不是落入他的手中,他原定的计划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隆!”

“找到所有人回到契律师工会,然后借助神像的力量庇护这里。”

“深渊黑雨的力量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抵挡。”

苏科布急着说完这句话,就朝着光柱那边冲了过去。

他身形闪烁了几下,就穿过愈来愈大的黑雨,出现在了光柱旁边。

他看到光柱下大地开裂。

一座巨大的地下洞窟出现在了人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