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三百六十二章:旅行开始和羽蛇(1/2)

无尽沙海。

长着翅膀的大蛇飞翔在金灿灿的沙海上,太阳底下它仿佛也被染成了金色。

在这片无人的沙漠里,它可以尽情的翱翔。

开始的时候,因为它是被光辉之主神话力量改造下变成的怪物,所以它之前根本不理解自身力量的用法。

它不会任何神术,对于权能除了那些市井传闻之外几乎一无所知。

尤其是它虽然拥有了超凡之力,但是又不是普通的那种权能者。

它的力量来自于灵性之门的那种特殊力量。

普通权能者的神术,巫灵和炼金师的神术,对于它来说并不能直接使用。

但是活了这么久,它也渐渐的掌握了一些关于光辉之主一脉的神术,最直接的一些运用方式。

它能够治疗自身,一些对于常人来说无比恐怖的伤口对于它来说可以轻易愈合;加上自身强大的身躯普通,寻常人根本伤害不到它。

它还可以通过自身的力量治愈他人,同样也可以通过这种力量杀死别人,这是一种能够直接消灭或者破坏别人身体结构的力量。

等活得久了一些。

它更是觉醒了一些奇特的能力。

它掌握了特殊的咒印力量,它可以赋予一些死物以灵性,制造成一个特殊的咒印傀儡。

比如损耗部分身躯,暂时赋予天空的云层灵性,然后身躯和云融合在一起,拥有掌控云雨的能力。

它也可以赋予泥土灵性,和泥土融合在一起,形成强力的守护。

远处,铺天盖地的黄沙袭来。

汇聚成沙暴。

“嘶!”

它发出一声嘶鸣,从天空扑下。

沙暴之中出现了一个沙人,一只大蛇缠绕在沙人的身上。

自身好像也变成了沙子组成的一样,行走在沙暴之中,跟随着沙暴一起走向远方。

羽蛇随风沙而行,穿梭于无尽沙海之上。

它已经在这片荒漠盘旋很久了,但是依旧没有找到那个它寻找的地方。

“怎么会找不到?”

“那座传说之中的城市到底在哪?”

羽蛇心里这么想着。

突然之间,它看到了一个强大的魔怪出现在了天空上。

魔怪展开巨大的翅膀,扭动着细长的身躯,就好像风的君主,穿过天空的风都要听从它的号令。

那是一只翼魔。

翼魔虽然和天空使、羽蛇同样归属于天空的生灵,但是光是看模样,就能够感受到它的生命形态是无比古老的。

这是一种绝对不属于这一个纪元的生灵,而是来自于久远到蛇人难以想象和追溯的年代。

翼魔由真理圣殿的贤者所创造,其形态的构想来自于驭风之翼。

所以它没有羽毛,长着两只肉翼,肉翼的前后方还有孔,可以驾驭着狂风。

它隶属于魔怪。

但是和石魔和火魔这种一看就不像是生命的存在相比,它又比其他的普通魔怪更强大,更接近于生命体。

让人觉得这是一种生命,而不是火焰和石头之中蹦出来的。

所以有些蛇人在看到它的时候,就不由自主的怀疑起了自己的神话。

如果一切开始的时候。

是生命主宰吹响了号角,创造出了所有生命。

那么这种看上去古老得难以言喻的超凡存在,到底是怎么来的?

他们是从诸神的国度降临的吗?

在他们的神话,他们的历史,他们的文明开始之前。

是不是还存在着不为他们所知的历史。

“魔怪!”

“它在赶路,它准备去那座城市。”

“那座能够赋予他们真正智慧和新的生命形态的古老之都。”

羽蛇听说过的故事里,一些强大的魔怪会受到沙海深处那座城市的召唤,千里迢迢赶往那里。

他们将会开启智慧,拥有新的形态。

成为传说之中的魔灵。

所以。

它只要跟着对方,或许就能找到那座传说之中的城市。

羽蛇跟随在翼魔的身后,一直飞了几天几夜。

终于,在天尽头看到了那座恢弘的城市。

厚重的城墙,城墙上有着古老的灵纹,整座城市就是一个庞大无比的仪式术阵,和城市最中央的某个强大的道具连接在一起。

一股无形的结界笼罩在城市之上,阻挡住外面飘舞的风沙,也阻挡住了外界的窥探。

只有魔怪和少部分幸运儿,才能够找到这座城市。

层层叠叠的高大石头建筑拔地而起,最高的是一座名为月塔的巨塔,建筑之间有着一层又一层吊桥、长廊连接,这座城市是立体的。

羽蛇跟在翼魔的身后。

看着它从天空落下,在城门前变成了一个彩色的风筝。

彩带飘在身后,灵活的飘飞在这座立体的城市里。

身形虽然变小了,但是权能的运用却更加灵活和强大了;而且可以明显看得出它拥有了智慧,心灵散发出的快乐波动都已经传入到了羽蛇的意识里。

与此同时。

从高处也飞出了各种各样的彩色风筝,和它一起在城市的低空里共舞。

那是曾经抵达这座城市的翼魔,它们的风筝上面还有着奇特的花纹,看上去就好像一幅幅表情,此刻这些表情都变成了欢笑的模样。

风中传来了窃窃私语,那是它们在交流。

而城内的其他魔灵们也爆发出了欢呼声,迎接新来的魔灵。

“又来一个会飞的魔灵。”

“喔喔。”

“他们飞得好快。”

“啊!我也想要飞啊。”

这个时候,一个金属人偶形态的魔灵也骑着一架怪异的飞行器也从最高的那座巨塔上冲了下来,和那些会飞的风筝形态魔灵一起穿梭在天空。

“没有翅膀也一样可以飞。”

“雷可以让你们长出翅膀。”

驾驭着飞行器的魔灵人偶,发出了大喊。

“好样的。”

“雷。”

整个古老之都,都陷入了一片欢呼的海洋。

远处。

有些胆怯的羽蛇远远眺望着那座城市,感受着这座城市的古老,还有深处那无与伦比的强大气息。

它也看着那变成了风筝形态的翼魔,不明白翼魔成为魔灵后会变成这幅样子。

它更不知道,翼魔的原型来自于驭风之翼。

而那件奇迹道具看上去就是一个大风筝。

骑着飞行器的魔灵人偶从高处下来,精准的穿过了城门,然后又拉了起来。

最终。

落在了城墙外面不远处的一片沙地上。

穿着华丽衣袍的魔灵人偶从飞行器上下来,他在沙地上寻找着什么。

很快他就从沙里刨出了一个模样不太一样的飞行器,然后坐下来开始拆解,研究。

“好多零件。”

“这个地方的想法比我现在的好诶。”

“拿回去看一看。”

魔渊王城的界限并不是以王城为界限,在外面和周围还有着很大一片地方都是魔渊王城的领域。

下面可以看到是连接成一整块的,就好像蛇人画作里的失落之国一样,只是上面被黄沙覆盖住了。

这里。

就是魔灵活动范围的极限了。

至少现在,是它们可以抵达的最远边界。

“再找找。”

“附近还有没有。”

突然间。

沙土涌动,从里面窜出了一个巨大的蛇头,伴随着蛇头出现的还有着一双巨大的羽翼。

这家伙突然出现,吓了魔灵人偶一跳。

“什么东西?”

羽蛇不能说话,只能发出嘶嘶声。

但是它拥有智慧权能,可以直接用心灵和魔灵人偶沟通。

“不用害怕。”

“我是远道而来的客人,想要前往这座城市里面做客。”

“但是我从来没有来过,所以不知道该如何进入里面,也不知道这里有什么规矩。”

“所以想要来询问一下你。”

魔灵人偶看这家伙体型庞大骇人,但是说话却彬彬有礼,和模样完全不相符。

“你不是魔怪吗?那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魔灵人偶看到了对方的翅膀,立刻兴奋了起来。

“竟然还有翅膀。”

“你到底是什么生命,怎么这么奇怪?”

他甚至上前来,想要触碰羽蛇的翅膀。

对方似乎对于会飞的存在非常感兴趣,不论是翼魔,还是面前的羽蛇。

他刚刚被吓了一跳只是因为突然,此刻完全没有羽蛇预料之中的害怕,反而是魔灵人偶的大胆动作让羽蛇不断退让。

魔灵人偶看羽蛇不想让自己摸一摸它的羽翼,立刻作罢。

他和羽蛇耸了耸肩膀,摸了摸自己的头表示歉意。

“我只是好奇。”

“我很喜欢会飞的存在。”

羽蛇保持安全距离,接着问道。

“我是羽蛇。”

“请问我应该怎么才能进入城里。”

羽蛇并没有说自己真正的名字,或者是因为变成这幅样子之后它不再想要人知道自己曾经的名字,或许是想要变回蛇人之后再用回曾经的名字。

魔灵人偶捡起了地上掉落的零件,包裹了起来。

然后才接着回答。

“你说了名字,那我就将我的名字也告诉你吧!”

“我叫雷。”

“想要进入王城的话,进入城门里直接走进去就可以了。”

“最近爱莲娜大人在城市上空设置了结界,我们总算是避开了风沙的困扰。”

“只是结界也堵住了天空,让我不能够骑着飞行器直接飞出来,只能从城门进出。”

名为雷的魔灵人偶看了一下羽蛇那庞大的身躯,摇了摇头。

“你这体型这么大,门洞你还真不一定进得去。”

“你又不是魔怪。”

“也不能在城门接受洗礼。”

羽蛇点了点头,既然不是禁止外人出入了,那他就还有办法可以进去。

羽蛇看向了雷身后的飞行器,它刚刚就看见这个人偶踩着飞行器在天上飞,当时它也是非常震惊。

不明白对方造出的这个古怪的东西,怎么就能飞在天上?

“这个就是你说的飞行器?”

雷立刻向羽蛇介绍起了自己的杰作。

“没错,这个是我的飞行器。”

“你刚刚已经看到了吧?”

“和你的翅膀一样,也是可以飞的。”

羽蛇问他:“是超凡力量吗?”

雷摇头,然后转动着踏板:“不是,就是普通的飞行器;你看,只要用力踩着踏板就可以飞起来了。”

羽蛇依旧看不懂,觉得这东西很神奇。

就和这些居住在沙漠深处城市里的生命一样神奇。

雷靠在自己的飞行器上,期待的看着远处的天空。

“等我可以出去了,我就骑着它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从来没有人去过的地方。”

羽蛇本来不喜欢和人多说话,但是听到雷这么说,又忍不住开口了。

“家乡不好吗?”

“为什么要去那么远的地方?”

“家才是最温暖的地方,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永远也不离开家。”

雷告诉羽蛇。

“我要去远处寻找一个地方,那个地方”

说着说着,雷的声音突然小了一些。

“诶?”

“我想要去远处寻找什么地方?”

雷也突然茫然了。

羽蛇问的这个问题,勾起了他沉寂太久太久的回忆。

那些烙印于身体深处,早已淡忘却不肯彻底忘却的东西。

曾经的雷,生活在上一个纪元的神弃时代。

他想要去远方,寻找未曾发现的乐园。

他相信。

自己可以在大海的另一头,寻找到属于魔渊之民的未来。

不过时光荏苒,如今早已经不再是第一纪元,也不再是神弃时代。

大地之上遍布生机,曾经的东西几乎全部消逝。

不论是三叶人,还是魔渊之民。

都已经无法彻底找回过往。

如今就连他自己,也早就已经忘了最初他制造出飞行器到底是为了什么。

雷怎么想,也想不起自己制造飞行器想要去远方寻找什么。

或者说如今就算想起了,那份曾经的期盼和愿望跨越无尽岁月之后,也早就失去了意义。

只剩下雷自己心中的,那一份不肯散去的执念。

雷只能问羽蛇,问它为什么要来魔渊之城。

“你呢?”

“你为什么要来这里呢?”

羽蛇的翅膀伸出,点在了地上。

黄沙汇聚,羽蛇的身体似乎少了一部分血肉,融入了黄沙之中。

但是那个黄沙一瞬间凝结在了一起,变成了一个石头蛇人。

紧接着。

石头蛇人竟然动了起来,活灵活现。

而且通过雷的超凡视角,他还看到了这个石头蛇人的体内涌出了灵性波动,这是一个作为生命体才应该有的特征。

雷立刻发出了惊呼。

“哇”

但是惊呼还没有呼完,那石头蛇人就迸散了开来,散成了一团沙子。

雷的惊呼立刻从惊讶,变成了错愕。

“哦!”

雷看着羽蛇。

“就这样?”

羽蛇继承的特殊咒印力量能够赋予一些死物短暂的灵性,只能让对方动上一会;没有超凡力量,更不具备任何智慧。

而雷刚刚看到的时候还以为它制造出了一个生命出来了呢,那已经是凡人不可触及的领域了。

不过羽蛇做这个,并不是为了展现自己的力量,而是为了自己接下来说的话。

“曾经,我就是一个蛇人。”

“只是因为一场灾难,我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