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三百四十四章:暴怒之子(1/2)

潘斯城。

城门大开,所有居民都接到了通知来到街道两侧;宽敞的大道之上人山人海,而城市其他地方则是万人空巷。

王城的钟声咚咚咚的响起,宣告着军队凯旋归来。

军团士兵或骑乘着地行龙,或披着铠甲手握武器列成阵型沿着街道前行,带来巨大的压迫感。

城门口的乐队吹奏起了号角,声音悠长而苍茫。

暗月将军平叛归来,他击败了由石魔部落为主掀起的叛乱,平定了王国的东方,同时也威慑了刚刚获得胜利的雷泽王国。

告诉他们,雷泽王国能赢不过是因为地利。

在牧兽平原之上。

依旧是万蛇王庭的天下。

但是与此同时,自身实力也无可避免的受损,并且大量耗费了国库和国力。

之前暗月将军大清洗搜刮来的财富和资源花费一空,从巫灵那里采购的大量神术卷轴也没剩几个,王庭已经无力再发动下一次战争。

好处也是很明显,暗月将军的威望大涨,借助着这一场胜利稳住了局势。

街道上。

人潮如海,人头攒动。

虽然是胜利归来,但是很多人表示着不满。

因为日子越来越难过了,王庭的税越来越高,各种苛捐杂税不断。

每一次出战不仅仅会征税,也会征用各种物资,征用大量人力。

潘斯城内和王庭各地物价飞涨,底层平民生活无以为继,很多人也对年复一年的战争表示厌倦。

“又打仗了,每年都在打。”有人在窃窃私语,眼神带着不耐,却又不敢大声说。

“西边饿死多少人了,也没人管,这帮军人整天就知道杀人。”不久前那些难民都跑到了潘斯城下的,城中没有人敢放难民进来,天寒地冻,饿死了不知道多少人。

“听说这一次死了不少人,我隔壁邻居家的三个儿子,一个都没有回来。”有人哀叹,每一次胜利都是无数人的尸骨铸成的。

当然,人群之中也有不少崇拜和叫好之人,尤其是那些崇拜暗月将军的青年和少年人。

暗月将军这一次出征杀死了石魔部落的首领,现在也被称之为领主;而其他几個部落的领主都被生擒,如今关在一个囚笼里被拉过长街。

人总是向往强者,向往胜利。

“哇!”

“快看,是将军!”

“后面的就是那几个部落的叛乱者吗?活该,竟然敢背叛王庭。”

“好厉害!”

“又赢了!”

“暗月将军实在是太厉害了。”

年轻人们拥上前来,朝着那囚笼里的叛民吐口水,向着战士们欢呼。

最前面一个披着重甲,带着头盔的将军便是暗月。

他腰间是一把暗色哑光的剑,走到街道中央的时候,他还会拔剑而出,整个军队列阵齐呼。

“万胜!”

暗色哑光的剑爆发出璀璨的光芒,这是一件强大的超凡物品。

他带着大军一路来到了王宫之下,还只是个孩子的国王陛下面对这样的阵势有些恐惧。

暗月将军从地行龙上下来,取下了头盔。

他表情尊敬,挑不出丝毫毛病。

“陛下!”

“暗月不辱使命,讨伐了敢于背叛这个国家的叛徒。”

孩子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最后还是一旁的母亲提醒下,机械的说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台词。

“将军做的很好,一切都拜托您了。”

暗月将军:“这是我应尽的职责!”

暗月将军完成了这一场作秀之后,又马不停蹄的来到了自己处理政务的厅堂。

最近的焦心之事一件接着一件。

刚刚稳住了王城内部,准备迁都和改制,石魔部落就叛乱了。

刚刚动员士兵开始平叛,一出发就收到了消息,饥荒爆发了,大量的难民将西南方彻底扰乱。

暗月将军此刻虽然赢得了一场辉煌的胜利,但是也可以说是身心俱疲。

暗月将军将头盔递到了一旁,副将立刻接了过来,跟着他一起走入大厅之中。

大厅中央站着不少人,都在等候着暗月将军。

这些人都是负责协助暗月处理政务的幕僚和心腹,为首的是一个满头绿色卷发的蛇人。

他的头发虽然因为卷发无可避免的有些乱,但是胡子修整得很整齐;衣服是蓝色的圆领袍,边缘的领口和袖口则是白色。

这是个很注重形象的人。

暗月丝毫没有客气,挥手让众人散去,一边往里面走去一遍询问。

“最近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和情况,挑重要的说一下。”

绿色卷发幕僚立刻说道。

“主要就是兰斯领爆发的饥荒问题,目前已经波及到了十几个领地,灾民都已经跑到了王城脚下了。”

“然后南方的几个领,听说和苏因霍尔最近接触很频繁!”

抱着头盔的副将也感觉到最近的情况棘手,忍不住说道。

“石魔部落、风魔部落、扎哈克部落叛乱了,刚刚才处理了这些家伙。”

“西边又出了问题。”

“真是不让人消停。”

暗月将军很关注南方的问题,听说南方几个领最近和苏因霍尔城邦有接触,立刻警觉的问道。

“南方几个领,最近灾情也波及到了他们!”

“他们那边怎么看?”

“有什么动作吗?”

幕僚说到这里,气恼无比:“还能怎么看?”

“他们一个劲的将难民往我们这边驱赶,甚至还派出了军队驱赶难民潮,名义是保卫贵族和领民的家园。”

“让他们赈济灾民,一个个推脱说没有粮食,反过来还向王庭要求赈济。”

“然而他们却将大量的粮食卖往日出之地,一条条商船从苏因霍尔运往白塔联盟,坐视自己的同胞死难无数。”

“南边的那些家伙,就等着看我们手忙脚乱,盼着我们出事。”

“照我看,这些人就是一群该死的,吃里扒外的家伙。”

“应该将他们全部都砍头。”

暗月将军依旧冷静的问:“你说苏因霍尔最近有人接触他们,是怎么回事?”

幕僚:“听说是苏因霍尔的护火神庙派人过来传教,想要劝说南方的几个领主将他们的神供奉在我们的神庙之中,将万蛇之母移出去。”

说到这里,幕僚脸色都涨红了。

“这些家伙疯了吗?”

万蛇王庭根本不认腥红女神这位神明,他们一直都认为苏因霍尔是叛徒,居住在生命起源之山下的他们才是生命主宰信仰的正统。

暗月将军冷哼了一声。

“看起来,他们是想要和我们划清界限了。”

“连自己的祖先都不要了。”

暗月进入了房间之中,其他人也跟着进来,本来还算宽敞的房间一瞬间变得拥挤狭窄。

暗月靠在了椅子上,摆了摆手:“就这样吧,大家先出去。”

“我想要静一静!”

其他人弯腰行礼,然后朝着外面退去。

但是绿卷发的幕僚却故意留在了最后,走到门口的时候又折返了回来,在暗月将军面前悄悄说了一句。

“将军!”

“替你打造月蚀的残光的那个人,说想要见您一面。”

“您看?”

月蚀的残光,就是暗月将军身上的那把剑的名字。

这是一件非常强力的超凡物品,暗月将军本身的力量加上这把剑,能够对抗一名三阶权能者。

暗月将军很疑惑,他之前多次招揽过这位炼金师,对方之前总是躲避着他。

这是一个很神秘的人,居无定所,而且必定也很强大。

毕竟能够打造出强力道具的人,自身肯定不会弱。

这样的人,突然想要见自己是做什么?

暗月将军直接问出了口:“他见我干什么?”

幕僚回答:“他说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要向您禀告!”——

暗月将军选择在自己的宅邸之中召见了这位神秘的炼金师,因为暗月将军白天很忙,所以召见对方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这是一个训练场,里面摆放着木桩。

暗月将军拿起了剑,练起了从小训练的剑技。

暗月将军的剑大开大合,简单但是充斥着致命的杀机。

他一遍遍的练习着剑技,一边思考着自己面临的问题和困难,思考着该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舞动之间。

他眼角的余光好像看到了自己身旁出现了一个影子。

一个高大的蛇人身影正在教导他,训斥着他剑术上的问题。

“剑抬高一点!”

“稳一点!”

“没有力气吗?”

“将精神力附着在上面,这样才能够将这套剑法的力量最大化。”

暗月将军的这套剑法就是对方教他的。

对方即是他的老师,也是他的父亲。

一些回忆浮上脑海。

小的时候,他非常讨厌这种枯燥的日复一日的练习,有一天他忍受不了大声问对方:

“我为什么要学习剑技?”

父亲告诉他:“因为将来要和人搏斗,现在你认真练习,将来就是你杀死别人,而不是被别人杀死。”

小时候的他不理解:“为什么要和别人搏斗?为什么要杀死别人?”

父亲:“因为这就是牧兽平原的规则,你不杀死别人,就被别人杀死。”

“握着剑的人才拥有生存的权利,掌握力量的人才能够活下去。”

“弱者是没有用的,只能够被淘汰。”

“弱者被奴役,弱者被欺凌,弱者被吞噬。”

“暗月!”

“你想要成为弱者吗?”

还只是个孩子的暗月很讨厌这种秩序,他更讨厌学习剑技。

“规则?”

“谁制定的?”

父亲为了调动儿子的兴趣,对他说:“强者制定的,握着剑的人制定的。”

儿时的暗月拿着手上的小一号的剑,用力的挥舞了两下:“那我要是比所有人都强呢?那是不是我就可以制定规则?”

父亲根本没有想到暗月会联想到这个地方,这胆子可真够大的。

也充满了豪气。

“伱?”

“制定规则?”

父亲忍不住哈哈大笑,但是却没有打击儿子:“当你拥有足够强的力量的时候,或许就能做到了。”

暗月提起精神,再一次训练。

完毕之后,父亲忍不住问他。

“你说说,如果你能够制定规则的话。”

“你想要制定一个什么样的规则?创造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儿时的暗月对父亲说:“一个弱者也可以安稳活下去的世界。”

这话真是天真,但是这心气也真是大。

父亲为儿子的天真发笑,也为对方的心气高而动容。

但是。

儿时的暗月接下来说道。

“这样!”

“以后的人都不用学这破剑技了,每天都可以睡到中午才起来。”

父亲本来为儿子的豪言壮语而欣慰,此刻听到儿子的这一番话,顿时变了脸色。

原本结束的训练再次开启,而且毫不客气的用剑脊狠狠的抽了儿时的暗月一顿。

此时此刻。

儿时的豪言壮语又涌上心头。

想到当时那可笑的想法,看似大义凛然之后的小心思,也让暗月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一名披着斗篷的神秘人物进入了将军宅邸。

在经受过检查之后,来到了训练场之中。

此刻的暗月将军已然是满头大汗,蛇人权能者和那些神秘的生命权能者不一样,他们哪怕掌握着能抵千人万人的力量,身躯大多数依旧是最普通的肉体凡胎。

他没有理会一旁的来宾,一直到练完之后才停下。

他提着剑,来到了来宾的身前。

“你打造的剑非常厉害,我很喜欢。”

“这一次在战场之上,它尽显神威。”

斗篷蛇人回答:“将军能喜欢月蚀的残光,是我的荣幸。”

暗月将军:“说吧!”

“找我有什么事情?”

斗篷蛇人直接抛出了自己的来意,也让暗月将军的脸色微变:“一大批深渊教团的信徒已经潜入了王城之中,在将军回来的多日之前,他们就开始在筹备着一场惊天计划。”

暗月将军面上不动声色,但是握住剑的手明显用力了一些:“他们想要做些什么?”

斗篷蛇人抬起头,露出了一个神秘的微笑。

“我只知道。”

“他们可能找到了暴怒之子!”

暗月将军虽然对于深渊教团了解不多,但是也听闻过深渊教团的七大原罪。

这些信奉黑暗和堕落的信徒相信人生来即有罪,罪恶也是一种力量,越是堕落越是罪恶,也就越强大。

“暴怒?”

“七大原罪?”

“听说魔火深渊之王也被称之为傲慢之王,黑泥深渊之王也被称之为色欲之王。”

“暴怒,难道也和深渊之王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