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三百零七章:瓶中小人的碎片(1/2)

美雅城。

此刻城主府里一片慌乱,所有人大喊大叫,慌乱无比。。。

“不好了。”

“小姐掉水里了。”

城主的女儿落入城外的河水里,救回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呼吸。

苏因霍尔城邦体系下,每一座城都拥有着极高的独立性。

一座城的城主从某种意义上就是一个小国的国王,权利非常的大,并且是世代传承。

而城主的女儿,也就和公主没有太大的差别。

虽然美雅城的情况有些特殊,大贵族、神侍、农庄主的权利之间达到了一个微妙的平衡;一些重要的事情城主根本无法决断,最后还需要神侍进行占卜来决断。

但是城主依旧是名义上至高无上的权利者。

驮兽拉着一辆车回来,停在了门口。

穿着薄衫戴着帽子的城主冲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已经是一具尸体。

“我的女儿。”

城主悲痛欲绝,拔出剑就要杀了公主的几个护卫和侍女。

“咳咳咳!”

而这个时候,原本没有气息的尸体却突然发出了咳嗽的声音。

她吐出了水,一股奇特的力量沿着她的身体传递了开来,治愈了她身上的所有伤痕。

甚至连一个疤痕、一个斑点都没有留下。

脱胎换骨。

犹如换了一个人一样。

“醒了,小姐醒了。”一旁的几个死里逃生的护卫侍女,立刻高声大呼。

“神迹!”众人也惊呆了。

“这是神迹啊!”他们之前明明看到,对方已经没有了呼吸。

“是神救了小姐。”成群的人匍匐在地,这种情况除了神迹再也没有其他解释。

所有人目瞪口呆,但是城主却严令其他人不许乱说。

不论是不是真的神迹,他本能的觉得这种事情传出去对他的女儿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尤其是在美雅城这种格外迷信占卜和命运的地方。

在美雅城中其他的各个地方,一群看似毫无关联的人此刻同时看向了此处。

他们之中有年轻人,有老者,甚至还有孩子。

有男人,也有女人。

他们拥有着不同的性格,不同的身份,但是却被同一份记忆所操控影响着。

他们是卡蒙一族。

夏纳是寄生于种族,人格一代代进行衍生。

那么卡蒙就是暴力夺取,记忆直接强行占据控制其他生命的身体。

屋顶上的年轻人手中握着口哨:“成功了。”

远隔几百米外的二楼窗户里,一个中年人端起酒杯:“灵性的印记,转生之路已经打开了。”

“她是一个引子,将打开一扇门,将灵性引入到生命的本源。”

街道上一个老者停下,注视着城主府的方向。

“她是灵性的引,接下来就是智慧的种。”

“灵性和智慧的结合,将诞生下完美的生命。”

“最后的时刻。”

“欲望和知识就会降临和回归。”

一个穿着皮甲的汉子缠在城主府城堡的栏杆上,亲眼目睹着少女的死而复生。

他曾经的名字叫做伦德尔,如今和那些人一样,拥有着同一个名字。

卡蒙。

他曾经目睹过云海上的失落之国,也曾经将某个人从天国推入深渊。

“生命是个奇迹,只有神明才能知晓其中的秘密。”

“生命的诞生也是一扇门,那扇门通往神话。”

穿着皮甲的男人,眼睛里流露出了渴望和期待。

“对于我们来说,那也是一扇门。”

“这扇门通往的地方……”

“是解脱。”

所有的卡蒙联手,布置好了一切之后。

他们来到了美雅城外的一个村庄之中,这是一件毫不起眼的村庄,隶属于一位美雅城农庄主名下。

然而村子里的所有人,没有一个真正的活人。

整个村庄里面,数十人全部都是卡蒙一族。

他们围绕着篝火,盘坐成一圈。

看上去像是在祭祀,又像是在进行着一场严肃的会议。

第一个卡蒙开口了:“这是最后一次了。”

第二个卡蒙给予回应:“的确。”

穿着皮甲的卡蒙露出笑容:“是最后一次了。”

所有的卡蒙抬起头,目光交织在一起。

“剩下的,就看夏纳了。”

--------------

夏纳躺在床上,盖着一床满是补丁的被子,薄薄的被子里面塞的有纸、碎布、揉碎的植物皮屑。

哪怕是这样的被子一般蛇人家庭也是没有的,大多数蛇人就是一家人蜷缩在一起取暖,好一些的则是穿着衣服睡觉。

幸好苏因霍尔的气候温暖,倒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他做了个梦。

他又梦到了那只银翼飞龙,对方自由的穿梭在云海之中,银翼在太阳下反射着光。

光刺入他的眼睛里面,让人感觉头晕目眩。

但是他依旧死死的睁着眼睛看着那只银翼飞龙。

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生物,更不知道它究竟代表着什么,他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看到的是不是一场幻觉。

他不知道那是欲望之石对于灵性之石力量的本能追寻,他内心深处觉得那是自己的渴望。

自己渴望着也能够变成那种自由自在的生命。

他渴望着。

不被人操控的命运。

“呼!”

“哼!”

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吐出。

夏纳翻身而起。

他将薄被装进了箱子里,又一一将自己的东西收好,这才朝着外面而去。

这是一个商人的家。

楼下便是一间店铺,不过今天店铺没有开门。

夏纳从上面走了下来,赫然看到楼下的大厅里吊着一具尸体。

人是夏纳杀的。

这是他杀死的,第七个被线控制的卡蒙一族了。

在年复一年的追击之中,他也逐渐明白了卡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

卡蒙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种通过线来夺取别人身体的怪物。

前些年的时候。

他很多次距离卡蒙已经很近了,却一次又一次的擦肩而过。

就差那么一点点,他就能够发现他了。

这种情况,直到他拥有了一件由炼金术打造成的道具才发生改变。

夏纳并不会炼制神术道具,所以他花费了很大的代价邀请了一个灯火城的炼金师。

他想要利用当年献祭了整个银鱼岛的玻璃碎片打造一件强力的超凡道具。

夏纳虽然不知道这玻璃碎片的来历,但是却可以感受到它的强大。

他可能永远也无法想象到,这碎片原本就是一件神术道具的残缺部分,它是一件神话道具遗留下来的边角。

在古老的时代,它几乎屹立于道具排名的顶端。

位列——序列号2。

夏纳走到了尸体面前,伸出手。

一个虚幻的手掌从他体内延伸而出,在探查搜索着对方精神意志之内的区域。

他眉心的某样东西在闪闪发光,他整个身体都开始变得微微透明。

“夺魂之手。”

他已经对对方使用过好几次这种能力了。

第一次摧毁了对方的意志,第二次摧毁了对方体内藏匿的线,第三次读取到了对方意识内的部分信息。

哪怕是死去的尸体,也能随机读取到部分记忆。

他之前耗尽了力量,现在休息好了之后又准备重新试一次。

【神术道具·原罪之心】

【序列号39】

【能力1幽魂形态:拥有者可以化身为幽魂形态,无视一切物理攻击;持续时间按照拥有者的力量来界定。】

【能力2夺魂之手:拥有者可以摧毁他人的智慧和意识,并且随机夺走别人的意志、精神、记忆;每一次施展夺魂之手,有一定几率增强这件道具,】

这是一件奇特无比,同时还拥有进阶能力的超凡道具。

它虽然暂时排名还不算太高,但是却拥有着无限的可能性。

也正是如此。

帮助夏纳炼制它的炼金师起了贪婪之心。

一番俗套的贪婪和欺诈戏码之后,最后炼金师死在了夏纳的手上。

夏纳得到了这件道具之后,终于凭借着幽魂形态和经验临时摆脱了线的控制。

然后找到了那些试图用线来监察,控制自己的存在。

卡蒙的线本身是没有智慧的,甚至线根本就没有思考的能力。

只要能够夺取那具身体的智慧和意识,线就和身体一同陷入了植物人一样的状态。

原罪之心的力量,对于卡蒙一族有着天然的属性克制。

通过这种方法,夏纳杀死了多名卡蒙一族的人。

但是这还不够。

他要杀死那个他最渴望杀死的卡蒙,还有所有被称之卡蒙的存在。

他要摧毁所有的线,让人不能够再操控他的命运。

夏纳收回了夺魂之手的力量,他这一次从对方的记忆之中看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美雅城。”

夏纳目光投向远方,他的脸上露出了激动难耐的神情。

“神谕!”

“那个所谓的神明,又一次降下了神谕?”

“就在美雅城,就在那里。”

“所有的卡蒙,都将会出现在那里。”

所有的卡蒙得到了某种神谕,全部集结在了美雅城的一个地方。

对方好像要在美雅城执行什么计划,所有的卡蒙全都去了那里。

夏纳握紧了拳头,他原本疲惫的目光变得锐利无比,喷涌着仇恨和愤怒的火焰。

“我要在那里,将你们全部都杀掉。”

“卡蒙!”

夏纳要在那里将他们一网打尽。

他提起了皮箱,推开大门而去。

“哐!”

门推开又合上,门外人来人往,街市之上热闹无比。

没有人注意到夏纳的存在,更没有看到大厅里挂着的尸体。

--------------

美雅城外的村落外。

傍晚黄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