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三百零六章:阿赛的布置(1/2)

光影不断凝聚,庞大的神话之力凝聚出一具完全由智慧权能神话之血构造的身体。

这具身体超越于幽魂和死亡君主的形态之上,是所有巫灵力量的源头。。。

或者说。

巫灵就是这具身躯的映射,那种虚实转化的力量便是从这具神话之躯上而来。

此刻的阿赛是神之形。

看上去就是一个个头不高,样貌英俊的少年人。

阿赛将手杖拄在了地上,身后庞大的影子不断的扭曲蠕动,最后收纳成一个和身躯整齐划一的倒影。

“嗡嗡!”

真理之门也完全打开,属于阿赛的智慧之路映照天空。

灵性、智慧、欲望、知识。

代表知识的叶如同漫天繁星一般闪耀,但是枝、干、根也同样流淌着银色的脉络。

一个声音从高处传了出来,回荡在梦界之中。

“两亿五千万年。”

阿赛睁开了眼睛看向了梦界的深处,那里是造物主的国度,那里有着三叶人的故乡神赐之地。

阿赛的直系祖先,智慧之王莱德利基王就是在造物主的脚下加冕为王。

那是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个智慧存在,世界上的第一位王者。

“因赛神!”

“您的时间的另一头,原来是用亿来纪年的么?”

这已经完全超过了三叶人的想象,也超乎了曾经所有踏上永生道路存在的预料。

两亿五千万年,因为神话源头的消失费雯跟随着鲁赫巨岛一起轮回,肖寄托于始祖鱼跟随着无数物种走完了那漫长的演化之旅。

而阿赛以死亡君主的形态,在门内完成了一次又一次转生。

躲过了神话之力逐渐枯竭变弱的时代,躲过了神话之血日渐暗淡的岁月。

然后在造物主归来的那一刻,权能重新闪耀的那一刻真正登上了半神之位。

真理之门前。

大量的幽魂看向了阿赛,这个他们守卫了一代又一代的存在,哪怕是死亡之后也依旧跟随在一起的真理与知识之神。

阿赛目光也看向了波里克,自己这个曾经的追随者,如今的幽魂使徒。

他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很多事情已经迟了。

“波里克。”

“你所做的一切,抵过了时间,哪怕岁月之河也无法将你的意志磨灭。”

“可是。”

阿赛看着波里克僵硬的表情和姿态,目光停了半天之后终于开口说道。

“为了这!”

“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愿望和誓言,便让所有人都随你一同付出所有。”

“真的值得吗?”

波里克没有说话,只是跪着抬头看着真理之门前的少年。

其实这个时候已经不必说话了,他所做的一切便已经证明了他认为是值得的。

但是阿赛这一开口,就好像触动了幽魂体内那古老岁月之中的记忆。

波里克的眼神变了,就好像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

那个时候阿赛和波里克都被关在安霍城的监牢之中。

他们都失去了所有。

不仅仅失去了力量,失去了亲人和朋友,也失去了理想和未来。

阿赛被拖出去执行死刑,却真正斩断了瓶中小人套在他身上的枷锁。

阿赛获得了曾经安霍福斯的力量,他返回监牢之中救出了波里克。

那一天的暗夜里。

波里克狂喜的在黑暗里沿着街道狂奔,以为自己幸运的逃出生天。

却在路尽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在街道的阴影里,他驾驭着恐怖的骸骨傀儡而来,如同暗夜的君王一般。

那傀儡跪在地上,弯下腰。

恐怖的身影和气息散发出来,如此强大而不可思议的力量让波里克浑身冰冷却又生出向往。

无数年后的这一天。

真理之门前。

幽魂波里克抬着头,对着神话之门前站着的神明说出了当年阿赛对他说出的话。

“关了这么多年,还有想要做的事情吗?”

“还是说,只是想活下去?”

他说得很慢,但是话语就和曾经的阿赛一样充满了力量感。

“如果还想要恢复往日荣光,就跟上来。”

“如果只是想活着!”

“那么。”

“就在这里告别吧!”

阿赛目光闪烁,他也想起了那天夜晚的场景。

他注视着波里克,慢慢说出了当年波里克说过的话。

“我愿意跟着你一起去。”

“不论做什么,哪怕是最疯狂的事情。”

“我都愿意。”

厚重的神话之门前,两个人的身影好像再度回到了从前。

他们一无所有,他们都是从泥坑里爬出的失败者,他们都曾经做过最狂想的梦。

阿赛不必再问了。

他们本就是同行者,不论是曾经,还是现在。

他转过身。

真理之门内的知识之海掀起了巨浪,大量的信息归类化为了一本又一本书籍。

原本的知识神殿也迅速扩大,海洋的中央出现了一座知识之城。

一座座图书馆构建而起,图书馆内密密麻麻的书架衍生而出。

无数的书籍如同雨一般落下。

落入知识之城中。

原本杂乱的知识之海也在一瞬间经过了整理,不再无序且汹涌澎湃,潮汐变得规则平缓了起来。

阿赛和幽魂波里克出现在了经过梳理的知识之海上,站立在了知识之城中。

阿赛告诉波里克:“我写信给我的母亲,林中仙女却告诉我。”

“我的母亲并不在梦幻星海。”

幽魂波里克或者说真理之门在快速运算,推演着其中的可能性。

但是阿赛已经将其中的可能性说了出来。

“只有三种可能。”

“要么我的母亲堕入噩梦,最后消散于梦幻星海深处。

“要么有人把她留在了人间,以幽魂或者道具的方法。”

“要么,有人从梦幻星海取走了我母亲的人生之梦。”

幽魂波里克开口,说出了三种计算的可能性。

“第一种的可能性有……”

阿赛却摇了摇头,他觉得没有可能,那是他的直觉和肯定。

人和机器毕竟不一样。

“我的母亲是个普通人,生活虽然苦,但是她总能在苦中寻找到快乐,她是个逃避现实的人。”

“如果能够做梦的话,她一定会做一场最平凡的美梦,她一定会永远沉溺在美梦之中不愿醒来。”

说到这里,阿赛的声音停顿了一下。

“就好像……我一样。”

半天之后,他才接着说。

阿赛用无比肯定的语气说出:“她的心是光明的,哪怕她生活在黑暗之中。”

“我肯定她不可能堕入噩梦。”

阿赛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虽然她的美梦无非就是数钱,无非是有吃不完的食物。”

“这样可笑的……这样平凡的事情。”

“但是,至少应该是一个美梦。”

紧接着。

阿赛又说出了第三种可能,他觉得这是最不可能的事情。

“梦幻星海在造物主的国度,我不相信谁能够在造物主的国度,在祂的注视下拿走我母亲的梦。”

“这绝对不可能。”

“所以,我母亲的人生之梦从一开始就没有进入过梦幻星海。”

阿赛看着波里克:“有人将我的母亲留在了人间。”

他握着手杖的手掌瞬间变紧:“她只是个普通人,肯定没有办法活下来。”

“只有幽魂和道具两种力量,才能够将她强行留在人间。”

波里克说出了真理之门计算出的答案:“是瓶中小人曾经做的?”

“还是肖?”

“如果是瓶中小人曾经做的,那么估计只有肖才有可能知道瓶中小人是怎么做的。”

阿赛朝着知识之城中央的神殿走去,脚步逐渐加快。

“不论是瓶中小人做的,亦或者是肖做的。”

“都必须要先找到肖。”

“他才是曾经一切的幕后掌控者,是他将瓶中小人的欲望推到了一个不可遏止的高峰。”

“他逼得费雯和真理圣殿到了绝境,他利用瓶中小人来完成自己的成神的目的,他利用我来完成转生者计划,也利用我来杀死唯一控制着他死亡命脉的瓶中小人。”

“他知晓曾经发生的一切,连瓶中小人最后的结局也是他在推动。”

“他将所有人都当做棋子,连同他自己。”

“他将自己拆成了四个部分,也要追寻着成神的道路。”

“追寻着一个未知的答案和未来。”

阿赛的目光看穿了一切,早在曾经的安霍城内,收到了肖送给他智慧之路石板的那一刻。

“瓶中小人只是安霍福斯一次错误的永生探索,一个心智如同孩子一般的神话生命。”

“它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它就像是个初生的孩子一样,却拥有着凌驾于一切之上的力量。”

“它是个神话怪物,它没有对三叶人和凡人的任何同理心,它渴望着自由,它想要追寻因赛神的足迹。”

“因为它想要获得因赛神的认可,找到它唯一存在的理由。”

阿赛亲手终结了瓶中小人,没有人能够比他更理解对方。

“它从头到尾,就是一场悲剧下的产物。”

阿赛再度说起了肖这个人。

“而肖。”

“他是第二代真理贤者蓝恩的学生,他虽然不具备超凡的天赋,却拥有着超越常人的心智。”

“他夺取了蓝恩的智慧之路实验资料,然后又拿到了安霍福斯的神恩石四分秘术,得到了瓶中小人的神话核心秘密。”

“这才完成了完全的智慧之路。”

“这条永生之路,从王权血裔萨莫家族的一代代先祖开始。”

“到安霍福斯,到蓝恩,最终到肖的手上才最终完成。”

“肖虽然只是整合了这些资料,如同拼图一般将他们凑成了完整的道路,但是他是第一个开创出完整智慧神话之路的人。”

“这是不可否认的。”

阿赛走到了知识神殿下,他驻足而立。

“他不是一个普通的敌人。”话语之中对这个敌人给予了肯定。

阿赛背对着波里克,可是同样可以感受到他话语之中的冰冷。

“但是。”

“曾经的一切,也到了该清算的时候了。”

“他曾经给予我的一切,我都会亲手还给他。”

波里克也同样肯定阿赛的判断:“肖很可怕!”

“现在他已经失去了曾经的一切,只剩下灵性还在轮回,至少目前他还没有找回曾经的一切。”

“太阳之堕沙漠的另一边,便是肖信徒所在的地方。”

“只要找到它的信徒,就能够找到灵性之门的所在。”

真理之门只会推演可能性,但是阿赛却看得更加清楚。

他能够抓住一切的核心,抓住肖的目的。

“不!”

“我们要去另一个地方,在大海的另一边。”

阿赛目光穿透了梦界,看向了这一个纪元开始的地方:“鲁赫巨岛。”

“灵性只是一个引子,对于肖来说他的人格和记忆才是最重要的。”

“也即是欲望之石和知识之石。”

“他将灵性进行转生,将智慧扔给了真理圣殿,但是他的欲望之石和知识之石一定还在鲁赫巨岛上,那座岛上肯定有着他的后手布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