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两百七十五章:神话之胎(1/2)

安静的光辉神殿里。

一个翼人少女跪在神像的面前,她的身后翼人女王梅尔德迎着从窗户里照进来的太阳。

轻薄的衣衫遮挡不住翼人女王曼妙的身材,这样宽松的白色长袍对方穿出了一种紧致的感觉。

简约的长袍只能到脚肘,她是赤着双足踩在地上,身上在没有其他任何装饰,加上背后圣洁的白翼,神圣和美丽两个字在女王的身上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翼人女王梅尔德一脸沉醉的看着神像,而回过头的翼人少女眼中满是不安和惊恐。

“母亲。”

“我们真的要让神降临吗?”

“或许神本应该就居住在神的国度,我们所做的一切只是惊扰祂的安宁。”

翼人少女杜玛看着母亲,用怀疑的声音说道。

“或许。”

“从一开始神明就不需要我们的献祭,我们所做的一切并不是神明所需要的”

还没等杜玛说完,翼人女王梅尔德立刻用无比严厉的眼神看着她。

“你在说些什么?”

“杜玛!”

“你是在质疑我们的信仰,还是在旨意神明的意志?”

她走向神明。

太阳从后面的窗户照射进来,照亮石头雕刻成的神像。

而影子。

则投射在梅尔德和杜玛的身上。

翼人女王严厉的质问跪在神像下的杜玛,质问她的信仰和虔诚。

“作为神的信徒。”

“你难道没有感觉到神的意志吗?神正在沉睡之中苏醒。”

“祂将无可阻挡的归来,在这个时代,在这个世界。”

梅尔德问杜玛:“你碰到了什么,让你如此的彷徨,让你如此的动摇。”

“只是因为看到了一个伪神,就让你的信仰变得不坚定了吗?”

杜玛立刻说道:“不!”

“我依旧信仰着光辉之主,祂赐予了我们力量和文明,祂才是我们的神祇。”

母亲的质问,让杜玛非常的害怕。

虔诚的信仰神明,将自己的一切献给神明,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至少。

在他们这些信徒的心中是如此。

哪怕杜玛自己,若是为神去牺牲自己,她也会觉得是自己无上的荣耀。

她一直以来的疑惑并不是怀疑神明,而是觉得自己母亲的所作所为是否真正代表着神的意愿。

但是在母亲的面前,她有突然觉得是不是自己错了。

一个如此虔诚的信徒,一个将一切都奉献给神明的信徒。

怎么会听错神明的旨意,怎么会做出违背神明意愿的事情呢?

梅尔德要为接下来让神降临而做准备,她虽然不满杜玛的言语,但是也并没有太过于斥责自己的女儿。

“我要迎接神明的降临,有更多重要的事情去做。”

“至于那些远在半岛和海边上的蛇人,你可以去向他们宣扬神的力量,让他们知道光辉之主的伟大。”

“我允许他们成为光辉之主的信徒,这是他们的荣耀也是神的恩赐。”

梅尔德看着杜玛:“收起你的软弱和怜悯,适当的时候要给予凡人一些厉害和惩戒。”

“我希望你能够办好这件事情。”

“如果你无法做到,或者那些蛇人不能够体会神的伟大的话。”

“我将让他们知道,神明的惩罚和怒火是什么样的。”

杜玛有着自己心中的打算,她原本就想要自己接下这个任务。

她问母亲:“您准备为神的降临做些什么呢?”

“杜玛能够帮助您什么?”

翼人女王梅尔德:“神需要更多的天空使者,来迎接祂的降临,来营造祂在人间的国度。”

“你不愿意做这个,就去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

-----------------

接下来,光辉之城的天空使们又展开了数次献祭。

在神明的号召下,有着更多的人从远方赶来。

光辉之城中多出了不少天空使。

这座光辉之城,变得越来越像一个神之使者的国度。

拥有着白色羽翼的美丽圣洁生灵侍奉着伟大的神灵,居住在如同天空国度一样的城市中,统御着大陆北方最高的山脉。

而下面人满为患的试炼之城也渐渐的恢复了平衡。

至少没有再发生大批量的人被饿死,十几人争抢一份食物的情况了。

试炼之城有人闯过了天空飞上了山顶,成为了神的天空使者。

有人沐浴圣光获得重生,重新得到了健康健全的身躯,又一次开始了自己的人生。

山上和山下的世界。

用这种神圣遮掩之下的残酷,达成了一种完美的平衡。

天空使们得到了他们想要的,凡人们也得到了他们想要的。

但是。

光辉之城的主人,翼人女王梅尔德好像并不太高兴。

因为献祭过后的神明除了变得更活跃了一分,丝毫没有要降临人间的征兆。

光辉神殿里。

刚刚结束了天空试炼的翼人女王梅尔德仰头看着天空。

她的灵感和视线已经穿过了现实,看到了那扇恢弘伟岸的神话门扉。

灵性之门上的智慧之路图案变得更加闪耀了,原本模糊不清图纹一个个被点亮,散发着彩色的荧光。

“为什么?”

没有人的时候,不在杜玛面前的时候,梅尔德也露出了自己心中的一丝疑惑。

“我们已经持续了近两百年的献祭,神话之门也已经打开了数十年了。”

“为什么神还是无法降临这个世界呢?”

两百年前翼人在大海上蒙受神的感召,开始信仰光辉之主。

数十年前,翼人女王梅尔德推开了灵性之门,将所有权能者转换成了强大的天空使,开启了新的时代。

神肯定是要降临这个世界的。

至少这一点,梅尔德是非常肯定的。

她曾经一次又一次听到了神明的低语,聆听光辉之主的神谕。

伟大的西亚神要从岁月和时光中归来,找回祂曾经失去的一切。

她将前一句记得清清楚楚,她在祈祷的时候,在自己的心中念了无数遍。

然而。

梅尔德不知道的是。

她一直不曾关注的那后半句,才是神谕里最重要的内容。

不是光辉之主归来之后才能找回曾经的一切。

而是必须找回曾经的一切,光辉之主才能够从岁月和时光中归来。

梅尔德自己问自己:“是献祭得不够吗?”

然后她立刻否定了这个疑问:“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

“两百年的献祭,献祭了如此多的翼人,如果这样都还不够的话,哪怕将所有翼人献祭了也没有作用。”

梅尔德觉得不是献祭的问题。

献祭只是让神明的意识渐渐苏醒,而想要让神明重新降临在这个世界,还需要其他的条件和因素。

“光凭借献祭,是不足以让神明降临的。”

“还需要其他的条件。”

而这个答案,只有灵性之门内才能够找到。

只有伟大的光辉之主,只有神明。

才能够告诉她。

梅尔德双手合在一起,念出了咒语。

“神咒:光明。”

光明从天而降,照射在了神殿之内。

梅尔德背后一双双翅膀展开,八双圣洁的白色羽翼沐浴着光芒,带着梅尔德飞向天空。

在光芒之中,梅尔德消失在了现世。

梅尔德再度在灵性之门的牵引之下,走上了梦界的边缘。

八翼天空使一点点靠近,走向神圣的灵性之门。

她眼中的巨门越来越大,大到她的目光都无法将这座巨物完全收入视线。

她站在了这扇门的脚下,伸出了手。

“神啊!”

“为我打开您国度的大门吧!”

梅尔德推开了灵性之门,再一次进入了其中。

灵性的海洋将梅尔德包裹住,把她卷入了门里面的世界,她感觉自己被投入了太古时代的海洋之中,一个又一个半透明的古老生物游过自己的身边。

梅尔德再一次看到了那震撼的画面,记录在灵性之门的岁月变迁和物种演化之旅。

在那光阴的浩瀚和沧桑之下,渺小的她一瞬间被淹没。

不仅仅是身体,还有她的意志,

翼人那短暂的历史,在这里变得不值一提。

梅尔德终于稳住了身形。

她站在太古时代的海洋之上,看着周围的一切大声的呼唤道。

“晨曦与黄昏之神,永恒的光辉之主。”

“我是您的信徒,您卑微而虔诚的信徒梅尔德。”

“我听到了您的呼唤,我遵从您的旨意,我将不惜一切代价帮助您降临在这个世界,哪怕牺牲我拥有的一切,我也心甘情愿。”

梅尔德旋转着身体,她扭着头看向四方,好像在寻找着神明在哪里。

在这无边无际的海洋之上,她声嘶力竭的喊着。

“神明啊!”

“如果您听到了我的心愿的话,就请给予我指引吧!”

话音落下,梅尔德从海面坠落入大海之中。

一条梅尔德从未见过的鱼游过她的身边。

鱼儿惬意的甩着尾巴,游过蔚蓝清澈的大海,向着海洋深处而去。

那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鱼类,由造物主亲手制造的物种。

始祖鱼。

它诞生于两亿几千万年前,因为第一代智慧之王莱德利基王的诉求而生,这位古老的王者希望自己的后裔和族人能够在古老蛮荒的海洋和大地上生存下去,因赛神为自己的长子制造出了它。

无数年过去了,它也早已随着三叶人一同消失了。

但是就像是智慧的血脉一样,它的血脉也留了下来,演变成了如今的种种海洋和陆地上的动物。

大海之中,陆地之上。

无数物种都起源于它,是它的后裔。

梅尔德跟着这始祖鱼,跟着它一起前往远方,她看着始祖鱼顷刻间消泯,换成了另外一个物种,一个又一个物种不断循环罔替,直至如今。

一句低语落入了梅尔德的脑海,好像在告诉她这一幕到底是什么。

“智慧之路转生!”

“转生”

“转生”

“一次又一次的转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