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两百六十三章:鲁赫巨怪钻地魔虫的力量(1/2)

整个潘斯城都陷入了一片黑暗。

但是黑暗之中有东西在散发微弱的光,那些光在有规律的摇晃。

修伯恩漂浮在空中,他仔细的打量过去,终于看清了那光是什么东西。

那是一根根大小不一的触手。

有的触手如同通天巨柱,有的好似巨木,有的则和草一样。

而在万蛇神庙的周围,到处都是这样的荧光草在摇曳。

乍一看。

就好像来倒了一处幽暗而瑰丽的海底,到处是海草飘摇,又像是他在做一场奇异的梦。

他听到了有人发出吐泡泡的声音,还有着嬉笑和追逐的打闹。

“咕噜噜。”

“哒哒哒达”脚步声在这片幽暗寂静之中,是如此的清晰。

这很明显,不是普通蛇人能够发出的。

修伯恩朝着发出声响的地方看过去,那里是万蛇神庙的长廊之中。

一个拥有着神之形态的女孩,在追逐着那些荧光草。

她所跑过的地方,那些荧光草立刻让开一条道路。

她来来回回的奔跑,这些荧光草就好像她掌控的道路开关一样。

最后。

她停在了万蛇神庙之前,朝着那些荧光草呼喊。

“乖孩子。”

“要听话哟,要保护好所有人哦。”

荧光草立刻左摇右摆起来,好像真的在听从她的话。

小女孩非常高兴,在台阶上又蹦又跳。

“嘻嘻。”

“哈哈哈哈。”

修伯恩亲眼目睹了那地下睁开的巨眼,看到了那只恐怖眼睛的力量一瞬间吞没城市,包裹住大地的场景。

虽然和之前在冰封高原上看到的完全不一样,但是他可以肯定,那绝对是同一种存在。

如此可怕。

如此恐怖的存在。

在修伯恩看来,那是可以比肩腥红魔女、真理与知识之神甚至更强大的未知。

此刻,对方却在一个小女孩的面前摇尾乞怜。

但是这个时候,已经彻底确认了对方身份的修伯恩却觉得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他觉得本就应该如此。

以对方的位格,除了她不在乎这个世界,这个世界还有什么能够违抗她的意愿呢?

小女孩最后来到了神庙里。

她抬起头,看着高大的生命主宰神像。

这具神像看上去是一个威严的少女,穿着黑色而华丽的衣服,看上去有一种说不出的神秘和大海一般的幽深气质。

圣女殿下对外面发生的变化并没有害怕和惊恐,因为她认为。

这是生命之母对自己的回应。

她希望对方救一救这座城市,救一救这里的所有人。

然后对方就用祂的力量解救了这一场灾难。

她欢呼雀跃的在神像面前和对方说话,没有凡人对神明的那种诚惶诚恐和敬畏,反而是充满了孩子的天真和浪漫。

“伟大的神明啊!”

“您太好了!”

“和他们说的一样好。”

这个时候,一个半透明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

修伯恩来到了圣女殿下的身后,站在了神庙的大门外。

他呆呆的看着圣女殿下的背影,听着她那天真的祈祷声,忍不住说道。

“因为。”

“您就是生命的主宰啊!”

“您就是神啊?”

圣女殿下回过头来,同时说道:“我吗?”

她摇了摇头,立刻解释。

“我才不是神呢?”

“我一点不厉害,什么都学不会。”

“我除了会变出脚来,就只会变翅膀。”

圣女殿下嘟着嘴,对着对方说道。

“他们一个个都可厉害了,各种神术什么都会。”

修伯恩却肯定的告诉她:“您就是神。”

修伯恩站在神庙外,却不敢进去。

他的眼神先是迷茫,紧接着化为了苦笑。

他低下头,又如同陷入了疯癫。

不断的呢喃着那一句。

“可是。”

“您为什么会在这里?”

“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圣女殿下仔细打量着他,终于认出了这个散发着半透明光芒的灵体,就是之前攻打潘斯城的修伯恩。

她的脸上先是警惕无比。

然后问他。

“你是个坏人吗?”

修伯恩听完,突然泪流满面。

他有些激动,硬着脖子昂着头,他伸出手迫不及待的解释道。

“我不想当一个坏人。”

“我也曾很虔诚的信仰过你。

修伯恩伸出双手向前,然而他的手抖却早已得不成样子。

“我曾经无数次向您祈祷,我们曾进向您献上所有,我们曾经为您修建神庙。”

“我们世世代代供奉着您。”

“生命主宰我曾经是。”

“您的信徒啊!”

圣女殿下看着他,眼神里满是疑惑。

她不知道对方说的是不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对方。

不知道应该去相信对方所说的是生命主宰虔诚的信徒,还是去相信自己就是神明。

最后。

她只能说出一句。

“我不知道啊?”

修伯恩直接愣住了。

他突然回过头,看向了外面的潘斯城。

整个潘斯城都被鲁赫巨怪的触手护住,连原本打开的真理之门,都被鲁赫巨怪钻地魔虫的触手缠住。

那流动的光也在门口暂停,彩光和白光化为的洪流甚至开始回退。

真理之门正在一点点关闭,一切的灾难在神的面前终结。

他的脸上再度浮现出了一次苦笑,因为除了苦笑,再也没有任何能够表达出他内心的情绪了。

修伯恩已经感到自己的巫灵之躯已经消散到了最后阶段,他的情绪也在一点点退却,变成一片空白。

最后,他看着神庙之内。

看着那巨大的黄金神像,看着站在神像下的圣女殿下。

修伯恩匍匐在地上,向圣女殿下叩首。

和他祖祖辈辈一样,和他小时候一样。

在神像之下,向神明献上自己的虔诚,诉说着自己的信仰。

只是这一次,他叩拜的是真正的神明。

小的时候,他叩拜神明的心情是无比神圣的敬仰的。

长大以后,他叩拜神明的心情是带着疑惑的,因为神明从来就不会回应他们。

灾难降临时,他叩拜神明的心情,是带着渴求和绝望的。

爱维尔城化为一片废墟的时候,他是带着不解和怨愤的。

而此时此刻,他只剩下一片迷茫。

他的身体彻底化为了透明,只留下了一句。

“神明啊!”

“如果当初”

“您也能和救他们一样,救一救我们的话。”

“一切。”

“是不是就不一样了。”

修伯恩说完这句话,透明的身躯在一瞬间崩裂散去。

他的巫灵之书被巨蛇的神话之力给打碎了,也代表着他和真理与知识之神之间的契约和束缚也一同被破坏。

虽然没有了巫灵之书,他原本可以化为一个幽魂,前往真理与知识之神的国度。

如果真理与知识之神,是他真正信仰的神明的话。

但是最终他却放弃了。

或许,是他不想成为一个永远徘徊的幽灵。

或许,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他所有的记忆,所有的画面化为了一个光球。

漂浮在万蛇神庙之前。

因为这里被鲁赫巨怪钻地魔虫所封锁,修伯恩的人生之梦也暂时无法离开这个世界。

圣女殿下看着这个奇怪的人,在说了一堆奇怪的话之后,便消失了。

而原地留下了一个发光的东西。

她凑近过去,仔细打量着修伯恩的人生之梦。

这个散发着彩色光芒的气泡。

透过流光华彩的气泡壁,流淌出一副又一副画面。

首先流淌出来的,都是修伯恩记忆最深刻的画面。

在那一瞬间。

圣女看到了修伯恩的一生。

他出生在一个世代侍奉神明的家族,他从小便在生命主宰的神庙里长大,他读的都是关于生命主宰的创世神话,他笃信神话里所说的一切。

他虔诚的向神明祈祷,便以为神明能够听到。

然而。

神听不到。

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凡人的自欺欺人。

所有的期盼和渴望,都来自于他们的无助和弱小,是面对这个可怕而危险世界的不安。

灾难降临,万蛇王庭和海上联盟毁灭了他们的国家。

他变成了一个巫灵。

他信仰的神没有回应他,另一个神明却给予了他想要的一切。

圣女殿下静静的看完了修伯恩的一生。

透过这些画面,她隐隐明白了之前修伯恩说的那些话的一丝。

她发现面前这个人和自己想象之中的完全不一样。

修伯恩并算不上一个坏人,他也曾经是是一个虔诚的信徒。

他在死亡的边缘挣扎,他在国家和族群灭亡的危机前渴求。

神的信仰,他的同族和国家。

他在二者前徘徊。

她真正第一次体会到了,这个世界的事情很难用她曾经用的非对即错的方法来判定。

对神的虔诚与不虔诚,一个人的好和坏,一件事的黑与白。

她真正的用一个凡人的视角,去看到了另一个凡人的信仰。

圣女殿下突然有些难过,不知道为什么而伤心。

“人。”

“真的好复杂啊!”

她回过神,再一次看到了生命主宰的神像。

她想起了不久前,她跪在神像下祈求神明的救赎。

就和曾经的修伯恩一样。

她也第一次体会到了凡人向神明祈求的感觉,那种急切和不安,那种无能为力只能将一切寄托在神明和信仰上的感觉。

她仰着小脑袋思考,神明的存在和凡人的信仰,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关系呢?

“哈”

突然间,她又打了一个哈欠。

之前的睡意,又再一次涌上了心头。

她的这种睡意,并不是因为真理之门,而是另一个原因。

她感觉到。

好像另一个自己正在醒过来,变得越来越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