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两百二十九章:血之初祖和被污染的三叶之种(2/2)

至少。

接收到的讯息是这么说的。

她抱着这个在常人看来有些丑陋可怕的虫子,却丝毫没有这种感觉。

她觉得这个形象非常亲切,非常怀念。

“喂。”

“你要快点长大啊!”

“要快点醒过来。”

她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这个三叶人成长起来,想要和对方对话。

她不仅仅期待着三叶人和希因赛文明的重现,她也有着许多问题想要从对方那觉醒的记忆上去知道。

但是。

当她的力量开始探查对方是否健康的时候,立刻发现了一个问题。

对方的意识没有丝毫的智慧之光。

她终于知道是哪里不对劲了。

这不是什么三叶人,只是一个痴愚的蠢物。

他们不是智慧种,而是真正的成为了一个虫子。

哪怕他们生来拥有强大的力量,也改变不了这个现实。

再强大的虫子也只是虫子,只有拥有智慧才能建立起真正的文明。

她仔细检查着对方,却发现对方的体内确实看不到半点智慧的光芒。

“这不对。”

“这不对啊!”

“为什么会这样?”

她慌乱的放下了幼年的三叶人,任由对方在宫殿里爬来爬去。

她重新拿出了那个变得暗红的三叶之种,就真正找到了问题。

原来。

她怀中的抱着的三叶之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她的生命权能侵蚀污染了,

两亿年太久了。

久的超过了三叶人的想象,这是他们幻想到的世界终焉也无法抵达的岁月。

他们可以预料到几千年一万年以后的场景,却不能想象到一千万年一亿年以后会是什么样的。

漫长的岁月和时间里有着太多的变故。

一切早已物是人非,沧海桑田在这段岁月面前都显得短暂而渺小。

“是我毁掉了它?”她有些茫然。

三叶人等了两亿多年,才终于等到了神的再度降临。

可是三叶之种却在这漫长的岁月之中被生命权能所侵蚀,所有的生命样板全都化为了生命权能的种子,早已不复曾经。

她看向了那个在地上攀爬着的幼年三叶人,对方没有任何智慧,但是生来却拥有非常强大的肉体力量。

刚刚才出生的幼年三叶人就拥有着充沛的体力在宫殿里爬来爬去,遨游在水里面。

他可以轻易能够将石椅和石板推倒,一个撞击能够在墙壁上撞出一个坑来。

这是一个拥有着生命权能的三叶人。

而且可以预料,三叶之种里面的种子应该全部都被污染了,后续出生也只能是这样的三叶人。

血肉王座前站着的身影有些迷茫。

她认可了自己的使命,她感受到了那强烈的情绪和执念,她想要去完成这个使命。

但是在一切还没有开始的时候,便已经宣告结束了。

生命权能的三叶人,还是三叶人吗?

这样的三叶人还能再度建立起曾经辉煌的文明,再度重现那无数年前的一切吗?

“我失败了。”

之前的那一句话是疑问,但是这一句话就化为了肯定。

她倒退了两步,坐在了血肉王座之上。

她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进行下去了。

然而坐下来的一瞬间,她发现有一只手臂按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好像是有人在安慰着自己,又或者是在鼓励自己。

她扭过头来,就看到了一个早已化为石头的三叶人站在血肉王座后面。

对方就这样一直静静的立在自己的身后,守卫着自己。

一千年,一万年。

一亿年。

对方陪伴着自己穿梭了无尽的岁月,和她一同保护着希因赛最后的文明火光。

她看对这座石像的一瞬间,心中就涌出了强烈的情绪。

她墨绿色的瞳孔闪烁震动,甚至不由自主的流淌下眼泪来。

她手抚摸了对方的面庞,凑近去和对方的眼睛对视。

“你是谁?”

她感觉对方无比的熟悉,对方是自己最重要的人。

她看向了对方之前一直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开口问道。

“你是想要告诉我,不要放弃吗?”

对方没有任何回应,但是她却已经有了答案。

生命权能者的诞生非常困难,想要形成种族就必须先有一个踏上神话之路的存在,但是这个问题现在反而不是问题。

而想要让生命权能者拥有智慧,也有着非常严苛的条件。

她搜索着记忆里关于鲜红使徒的记载,其中就有关于生命权能如何突破二阶的方法,也只有突破二阶生命权能者才能拥有智慧。

“生命权能想要拥有智慧的话,就必须寻找智慧生命褪去了智慧之血厚的躯壳。”

“只有寄生在智慧生命之上,才能够诞生出真正的智慧。”

她决定了。

哪怕是生命权能的三叶人,她也要将三叶人一族重新复活。

至于复活之后该怎么办?

生命权能诞生和衍生智慧如此困难,注定了他们很难形成一个庞大的族群,这样又如何能够重现曾经的希因赛呢?

她还没有想好,或者说现在也没有办法去想。

连第一个拥有智慧的三叶人都没有出现,现在考虑这些问题没有任何意义。

但是。

从哪里去寻找智慧种作为寄生体呢?

她抬头看向了外面的世界,目光穿透大海。

或许。

应该离开这里了,应该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了。

--------------

血肉王座上的存在抱着幼年体的三叶人,一点点走下了王座和真理圣殿,朝着外面而去。

当她离开王座的时候,突然从血肉王座的时候滚落下来了一个东西。

一个权杖。

由她的鲁赫印记凝聚而成,上面有着她所有力量和血脉的印记。

和斯图恩的纹章一样,属于她成为神话之后诞生的物品。

“血之初祖权杖。”

她拿到了这枚权杖的时候,这个名字就印入了她的脑海之中。

“血之初祖?”

“是指的我吗?”

血之初祖紧紧的握住了这个权杖,她可以感觉到自己大半的力量都在这上面。

历经两亿年岁月,在她醒来的时候便早已不是什么鲜红使徒。

她也和神造之人斯图恩一样踏上了神话之路,这是一个向真正的神明发起冲击的生命体。

一个神话生命。

神造之人斯图恩凭借着七种鲁赫烙印才加速蜕变了庞大的神话之血,在几年之内就成为了神话。

而她直至转生之前也只凝知识一个四阶,拥有鲜红使徒鲁赫印的传承。

她硬是靠着水磨一般的功夫一点点的转生出更多的神话之血,然后依靠漫长的岁月将其凝聚为鲁赫印。

然而这两亿年转生出来的大部分力量早已超出了她的掌控,逸散到了这里的每一块砂石,深入到了鲁赫巨岛之中。

所以当她离开这片遗迹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

失去了一股无所不能的强大力量和加持。

血之初祖站在遗迹前,回头朝着那散发着暗红色光芒的灯塔看去。

“我的力量。”

“怎么变弱了?”

这整座遗迹城市虽然都是由她逸散出来的神话之血凝聚而成的,但是如今却成为了鲁赫巨岛的一部分,并不完全属于她。

她虽然能够支配这座遗迹之城,却不能够移动它。

但是在这座城里面的时候,她将拥有强大得难以想象的神力。

发出了一声疑惑之后,神话生命血之初祖便离开了大海。

权杖伸出,大海分成两边。

她一步步从大海之中走出,踏上了海岸。

血之初祖茫然的看着周围的一切,跨越了两亿年的距离,她重新站在了这片大地之上。

然而目之所及的一切,都让她感觉到疑惑。

这是一个充满了绿色的世界,各种植物遍布海岸。

河流、湖泊、沼泽化为了各种生命的家园,一同栖息在这里。

虽然她已经忘却了曾经,但是她依旧感觉到,大地不应该是这样的。

应该是一眼看不到边际的灰暗和荒芜,是砂石和光秃秃的山岭,是生命难以踏上的禁地。

在这里。

除了三叶人没有任何生命能够生存。

哪怕是三叶人,也只是因为神明的恩赐和庇佑才能活下去。

“这是什么?”

她穿过这片森林,看着那些爬上陆地繁衍的兽、虫、蜥。

这是两亿年前的他们无法想象的世界,一个他们如何奢求也求不来的富饶家园。

曾经的他们是如此艰难的在那个贫瘠而荒芜的世界求存下去。

而在这个时代,所有生命生来就享受着这一切。

血之初祖踏过森林和沼泽,一点点朝着前面出发。

突然间。

她在丛林之中看到了一种从未见过的生命体,他们长着人的上半身,却有着奇怪的尾巴。

这些生命在看到血之初祖的一瞬间,便发出大呼小叫。

惊恐不已。

而血之初祖看着他们的这幅模样,便已经有了答案。

“新的智慧种。”

三叶人重现于这个世界的根基,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

而那些蛇人在看到她的一瞬间吓坏了,因为她和蛇人完全不一样的体貌特征,也因为她有着双腿。

对方的模样。

竟然和传说之中的神灵一模一样。

这些蛇人立刻以为自己遇到了神明,吓得全部匍匐在地上,瑟瑟发抖不敢抬头。

然而良久之后,也没有看到任何动静。

抬起头来的时候,对方已经彻底消失了。

蛇人们议论纷纷。

有人说那是一尊新的神明,看方向应该是从大海的方向而来的。

有人说那可能是从神之国度下来的存在,来人间巡视查看蛇人们的情况,是生命之母的使徒。

因为她一头罕见的血红色头发以及手中的权杖,蛇人们不断猜测着她的来历。

总之。

有关来自于深海的神明红女王的传说,开始流传在了鲁赫巨岛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