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两百一十三章:生命的神话(1/2)

圣山脚下。

幽魂教徒之城。

今天是知识之神的神诞日,是幽魂教徒和所有信仰知识之神的信徒最重要的节日,教徒们“邀请”来了一个赫赫有名的表演团,在神诞日这天举行一场盛大的表演。

因为他们的知识之神最喜欢的便是看戏,不论是真实上演的,还是表演出来的。

其中最重要的剧目便是:“神赐之城。”

自从妖精表演团将偶戏这种表演模式传递到了希因赛各地,不论是贵族还是平民,都喜欢上了这种以人偶为载体的表演模式。

各个城市都拥有属于自己的表演团,许多经典剧目由此诞生。

例如初代智慧之王莱德利基的故事,就衍生出了许多种类型,有讲述功绩的,有讲述爱情的,有讲述亲情的,也有描述信仰的。

而这个剧目,便是着重描述莱德利基和因赛神之间的故事。

山顶上,“知识之神”在瓶子里注视着山脚下的表演。

他看到了莱德利基王的两个儿子,为了智慧之王的宝座和智慧王权之冠竟然妄图弑杀莱德利基王,顿时嘲讽道。

“可笑的凡人,为了利益连神都敢背叛。”

当看到莱德利基王将王冠戴在了耶赛尔王的身上,放弃了因赛投落下来的力量死去的时候。

它陷入了沉思,安静了下来。

突然之间,它发起了脾气。

它是一个喜怒无常的存在,

“开什么玩笑,神怎么会死?”

“他一定不是神,是一个假神。”

“还将力量分给孩子们,愚蠢至极,愚蠢至极。”

瓶中小人很不喜欢这个故事,它觉得莱德利基不配被称之为神,不配在神殿里享受供奉。

因为它好像从莱德利基王的结局之中,看到了命运正在隐喻着它的下场。

只是莱德利基自愿放弃了王权和力量,而它很有可能是被别人从神话的宝座上推翻下来。

下面的城池之中。

正在安静欣赏着表演的人们突然看到因为瓶中小人的怒气而变化的天象,吓得所有人都跪地磕头祈祷。

“神怎么会突然发怒?”

“难道是我们触犯了什么禁忌?”

“是谁惹恼了神?”

所有人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有跪地请求宽恕。

原本热闹的神诞日,也在恐惧和慌乱之中草草结束。

黄昏的时候,原罪主祭司带着他的使命归来。

“肖的神话之血的确落到了真理圣殿的手中,而且貌似真理贤者费雯最近并不在神降之城,只是我也不太确定,毕竟神降之城一带我不好做什么大动作。”

“真理贤者费雯和斯图恩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我担心他们在计划着什么针对幽魂教团和神您的阴谋。”

瓶中小人点了点头,只要确定肖不是假死,那么肖这样的人物已经不值得再让它注意了。

它现在的敌人只有两个,一个血之瘟疫斯图恩。

还有一个便是阿赛,或者说是安霍福斯萨莫。

瓶中小人:“他们当然在准备着针对我的阴谋,愚蠢的凡人总是在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如何对神发起反叛。”

“但是一切都是徒劳。”

“因为神是无敌的,是不可被击败的。”

山上的神话之影目光投落在了原罪主祭司身上:“我让你准备的那件事情,你准备好了吗?”

原罪主祭司:“一切准备就绪。”

在肖展开智慧之路实验的同时,原罪主祭司同样也在展开一个计划。

名叫神躯计划。

听名字便知道,是瓶中小人在安排自己踏上智慧神话之路的计划。

这个瓶子造就了它,也保护了它。

但是同时也将它的灵性束缚在了里面,是它最大的弱点。

之前瓶中小人是无所畏惧的,因为没有人能够打上圣山来,更没有人能够击败它。

但是现在不同了。

走上智慧之路成为转生者的阿赛,还有很久没有出现的血之瘟疫斯图恩,都可能在进行着针对它的阴谋。

它必须尽快摆脱瓶子的束缚,同时还必须在转生之后马上苏醒过来,同时拥有强大的力量。

只有这样,它才能够以最强大的姿态来应对阿赛和斯图恩。

它将真正降临在这个世界,将一切反对它的、仇视它的、憎恨它的力量全部扫平。

最终成为它渴望的,凡人世界唯一的神。

原罪主祭司:“神躯计划已经准备就绪,实验体现在已经护送到了圣山。”

瓶中小人朝着下面看了一眼,一个封印在箱子里面的东西飘了上来,落在了神仆之城的城墙上。

绘制着密密麻麻符文和术阵的箱子打开,一个恐怖扭曲的人影从其中浮现了出来。

那影子黑暗而幽深,披着残破的长袍。

他一手挥舞着镰刀,另一只手捧着一本书籍或者石板一样的东西。

但是影子眨眼间就散去,露出了它的本来面貌。

这是一个还没有诞生的生命,一个茧一样的黑暗椭球。

原罪主祭司将之称为:“死亡君主。”

它是以幽魂为基础的权能进化体,是幽魂进入四阶之后演变成的存在。

但是进入四阶之后原罪主祭司又利用神恩石四分秘术,打造了它的身躯。

它的躯壳蕴含着神术烙印的力量,它的镰刀是欲望之石结成的,挥斥而下便能爆发出原罪的光芒,可以收割所有人的灵性。

它左手握着的书籍代表着神契的力量,掌握着所有和神缔结契约之人的命运。

这是一个为瓶中小人量身打造的身躯。

安霍福斯的转生者是三叶人,肖的转生者是始祖鱼。

而瓶中小人绝对不会选择这样平凡的造物成为自己的转生者,它要选择一个最强大的生物,哪怕这种做法是有隐患的。

毕竟组成这个生命的神血依旧不是瓶中小人自己的,而是别人的。

它就好像从一个别人造好的瓶子里面,跳入了另外一个已经造好的瓶子里面。

但是这样的话,它只要一转生就能够拥有强大无比的力量。

它要以最强大的姿态,扫灭它的敌人。

圣山上的神话之影注视着这个黑茧,良久之后说了一句:“想要培育出它,目前的神话之血是不够的。”

原罪主祭司顿时颤抖了一下:“神的意思是?”

瓶中小人:“要开始第二步计划了。”

原罪主祭司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瓶中小人要献祭掉所有能够献祭的人,来获取神血完善自己的神躯。

来打造自己的另一个瓶子,容纳它灵性、智慧、欲望和记忆的瓶子。

如果之前的的瓶中小人,它积累了这么多年的神话之血其实是够的,根本不用展开什么第二步计划。

但是瓶中小人刚刚经历了肖的背叛并且丢失了真理之门,这对于它造成的重创是不可想象的。

它甚至差点从神话的宝座上跌落。

这让它有些后悔派遣真理主祭司带着真理之门去安霍城,但是不带上真理之门,又有谁能够抓得住阿赛和肖这两个家伙呢。

总不能它自己又再次神降前去吧,万一许久没有露头的斯图恩就埋伏在圣山周围呢?

原罪主祭司犹豫了一下,他跪在地上虔诚的对他的神说道:“伟大的知识之神啊!”

“或许我们现在不应该直接准备开战,适当的避让可能更适合现在的局面。”

“选择一个更稳妥的转生计划,避让开所有的视线,哪怕是安霍福斯和斯图恩拿伟大的神您也没有任何办法。”

“等到”

瓶中小人根本没有听原罪主祭司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

“哦?”

“我的仆人。”

“你这是在对神下命令吗?”

原罪主祭司吓得立刻磕头:“我不敢。”

瓶中小人不依不饶:“你让你的神像一个胆小鬼一样,向一群凡人妥协?”

瓶中小人越说越愤怒,近乎在嘶吼。

“我是神。”

“我不畏惧一切的挑战,不管是肖、斯图恩,还是那个安霍福斯。”

“都不可以,没有谁能够让我妥协。”

神话之影眼神之中透露出了无尽的疯狂:“我将告诉安霍福斯,我的力量远远在他之上。”

“我将向这个世界证明,我是真正的神话。”

原罪主祭司是虔诚的,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的神明。

此刻,他也再次遵从神的旨意。

“一切都会如您所愿,伟大的知识之神。”

-------------------

希因赛各处爆发了巨大的混乱,许多城市和领地在动乱之中掀起了反叛、暴乱,同时也迎来了残酷的镇压和清洗。

大量幽魂教团的教徒和知识之神的信徒,在城市和镇村里面掀起大型祭祀活动,以活人为祭品向知识之神祈求长生或者力量。

阴暗的神殿,诡异的神像,血腥的祭坛。

地面的街道上燃起了熊熊大火,到处都是恐惧的尖叫和杀戮。

成群的信徒自愿的投入祭坛之中,化为一具尸骸。

“神在呼唤着我,神在注视着我。”穿着教徒服饰的男人扯着嗓门呐喊,状若疯癫。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神的国度。”其他人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看着那神像散发出的光芒泪流满面。

“永生,享乐,安宁。”外面已经有士兵冲进来了,隔着一层门可以听到那兵器撞击的声音,这些人依旧不为所动。

“啊!大门在向我敞开。”一接着一个信徒献祭了自身,大门这个时候才被撞开,但是里面一个活人也没有了。

城外的村镇之中,大量无辜的村民在疯狂的邪教徒驱赶下,成为了献祭的牺牲品。

“请不要这样!”

“放过我们。”

“我们也信仰知识之神,我们也可以信仰他。”

“不要杀死我们。”

只是这些疯狂的邪教徒们,不仅仅献祭了整个村镇,甚至最后自己也跳入了祭坛之中成为了祭品的一部分。

等到驻守卫军赶过来的时候,整个村镇只剩下一具具雕像一样的尸骸,他们还保留着死前的疯狂和恐惧。

看似一时之间希因赛到处都是暴乱,但是于此同时这些往日里深深潜藏在各处的幽魂教徒也全部暴露了出来。

圣殿猎魔团和九大仪式神殿的祭司全部触动,各地的驻军也纷纷进驻城市围剿和镇压这些邪徒。

幽魂教徒损失惨重,数十年的积累几乎一朝丧尽。

大海深处。

阳光穿透水面,照亮海底。

绵延不止的海底植物深处,有着一座恢弘的城市。

这是一个个从魔渊之国分裂出来,由魔渊之民建造起来的国家,这几十年始终在不断和魔渊之国进行对抗,是魔渊之国最大的敌人。

海底祭坛之上,一个带着金属面具的魔渊之民用智慧权能的力量向所有人喊话。

“神向我们许诺,将赐予我们所有人永生。”

“在祂的国度,我们将享受永远的安宁。”

“向神献上我们的一切。”

整个城市的魔渊之民都应从于他,向着知识之神的神像叩拜。

最终,这个带着金属面具的魔渊之民开启了献祭的仪式术阵。

他亲手点亮了知识之神这个邪恶存在的名字,缔结了和它的契约。

原罪的光芒从天而降,沐浴在这座城市之中。

所有人抬起头,眼神里透露着幸福的光彩。

光芒过后,只剩下一片死寂。

再也看不到任何活物,安静得就好像一座已经数十上百年都没有人来过的遗迹之城一样。

他们因为知识之神和幽魂教团的扶持建立了自己的王国,也最终在疯狂的献祭之上灭亡。

不论是希因赛还是魔渊之国,都有着大量的疯子在知识之神和幽魂教徒的召唤下,成为他们神的一部分。

当然也有更多的人在晃晃不安中逃离了开来,脱离了幽魂教团,放弃了对知识之神的信仰。

混乱和邪恶降临,拉开了一切的序幕。

瓶中小人的举措直接让幽魂教团在这种局面下近乎崩溃,但是瓶中小人并不在乎。

本来就是一群消耗品,这个时候不用还等什么时候用?

在说。

都已经这个时候了,再多的信徒又有什么用。

赢了自然拥有一切,输掉就一无所有。

在无数人的献祭之下,一道道原罪之光带着力量归于圣山,化为一跳银色的丝带落入那黑色的茧中。

茧上透露出来的虚影越来越凝视,甚至能够隐隐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

“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