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两百零九章:你就是安霍福斯(2/2)

“你是造出知识之神的人,你是第一个触摸神话之力的存在。”

“你曾经是如此的强大,出身如此的高贵。”

“知识之神想要看着你丑态毕露的模样,看着你这个骄傲到云端的骄子跌落到尘埃泥潭里的模样。”

阿赛:“安霍福斯?”

“圣山上的那个邪魔?知识之神?”

阿赛也当然知道知识之神的存在,在民间的传说之中是没有什么瓶中小人安霍福斯的。

在民间的传说之中,有着两种说法。

有人说,知识之神是因赛造出了另外一尊神明,是天生的神圣。

也有人说,知识之神是邪法师安霍福斯在献祭了圣山上下所有的生命过后,突破了凡人的界限成为了人间的新神。

医师:“不,虽然知识之神也叫安霍福斯。”

“但是他不是真正的安霍福斯,他是一个被邪法师安霍福斯制造出的神话。”

“安霍福斯那个疯子不对你曾经为了追求神的力量,不惜一切代价制造出了一个神。”

“知识之神,便是你制造出的神。”

“造神啊!”

“多么的疯狂,多么的伟大,也只有你才敢去想,才敢去做。”

医师看着阿赛,双目透露着恐惧:“阿赛,你曾经是多么可怕的人啊,当知道你真正身份的时候,我就在害怕你。”

“我怕你真正的醒来,我不敢想象世间有你这样的存在。”

“我从来没有想要摆布你的人生,但是那是神的旨意。”

“我不能违抗神的旨意和神契大人的命令。”

阿赛终于明白,他脑海之中不断浮现而出的记忆到底是什么了。

那些都是安霍福斯的记忆,智慧之路第四步回归而来的碎片。

阿赛突然感觉真相如此的可笑。

一切就好像是一个轮回,没有什么正派和反派,没有什么正义和邪恶。

因为自己就是此世之恶,自己就是一切的开端。

是自己制造出了瓶中小人,是自己制造出了骨魔,是自己掀开了一切的灾难。

然后这一切,又用另外一种滑稽的方式回应在了自己的身上。

“所以这是报应吗?”

阿赛看向了医师:“我剩余的记忆在哪里?”

医师:“我听神契大人说过,应该是被神隐藏在真理之门中。”

“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了。”

说完了这一切,医师无力的瘫软在了地上。

他哭嚎哀求的对着阿赛说道,想要打动面前这个人放过自己。

“阿赛!”

“放过我,放过我。”

“我也不想的,我也不想的。”

“我们都一样,无力掌控自己的一切,我们只能听从别人和命运的安排。”

“你应该明白我的,我们都是一个被别人操控的可怜之人。”

阿赛站了起来,发出了一声轻笑。

“呵呵”

“可怜之人?”

他深吸一口气,拄着手杖抬起了脚步。

手杖敲击在地面上,发出节奏的点声。

“当堕入绝望的深渊之时,还有谁会同情谁呢?”

阿赛走了出去,缓缓关上了门。

背后房间无数的骨手爬了出来,将医师给吞噬。

波里克在外面等待着阿赛,他刚刚在门外已经听到了医师所说的话了。

他再度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这个双目失明,瘸着一条腿的年轻人,很难想象他还有这另外一个名字。

安霍福斯。

这个名字在黑暗世界,在邪法师的眼中,和神没有太大的差别。

就像是祭司眼中的真理贤者,幽魂教徒眼中的知识之神。

他是魔怪始祖火魔哈鲁的学生,真理圣殿第三代直系传承者,他还是王权血裔萨莫家族的直系后裔,以及最后一个执掌天空神殿的人。

也是他。

毁灭了圣山和神仆之城,拉开了神话的序幕。

他有着说不清的传说。

他的出生好像就背负着某种疯狂的使命,他的一生有着说不清的故事,他想要触摸神之力的狂妄,他不惜付出一切代价的邪恶。

没有人能够了解这个疯子,但是也没有人敢忽视他。

阿赛没有去在意波里克的眼神:“走吧!去做下一件事情。”

波里克激动不已,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跟随在安霍福斯这等人物的身边。

他心潮澎湃的问道:“去干什么?”

阿赛:“拿回属于我的记忆。”

阿赛一步步的朝着下面走去:“如果这一切的恶,都是因为我而起的话。”

“如果这一切的悲惨,都是这个世界给予我的报应的话。”

“那么就由我来终结这一切吧!”

阿赛是安霍福斯,但是又不是安霍福斯。

-----------------

真理主祭司来到安霍城,他本想打神契主祭司一个措手不及,当场将这个被神抛弃的教徒拿下。

他相信只要将神契主祭司肖杀死,凭借着这个功劳和神的青睐。

他将一跃成为三大主祭司之手,成为真正掌控幽魂教团的存在。

和之前的肖一样。

让他没想到的是,当他风尘仆仆来到了安霍城的时候,肖早已经销声匿迹不见踪影了。

“什么?”

“神契离开了?”

下面跪着的幽魂教徒说道:“神契大人离开之前说过您会过来,让我们等候您的命令,听从您的一切安排。”

真理主祭司哪里还不知道,肖是早就感觉到了不对,逃之夭夭了。

“叛徒。”

“他这是背弃对神的信仰,难怪神下达神谕让我来处置他,他早就有了背叛神明的心思。”

真理主祭司怒不可遏:“肖。”

“你是神的仆人,就算逃又能逃到哪里去?”

“你的归宿只有一个,那就是化为圣山上的幽魂,归于神的国度。”

肖的逃离和背叛,真理主祭司并不太过于担心。

毕竟肖的力量来源自知识之神,他跑得再远也跑不出知识之神的手掌心。

但是真理主祭司立刻发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在他准备先拿下实验目标阿赛,将其变成幽魂或者将他的尸体带回去的时候。

他立刻发现,智慧之路实验的所有重要成员全部被杀死。

而那个被关押在监牢之中的实验目标阿赛,也早已经脱离了掌控,不知去向。

这可出了大麻烦了。

来之前他接到的神谕可是再三叮嘱他,一定要将这个实验目标阿赛带回来,不惜一切代价。

这表示阿赛的重要性远远在神契主祭司之上,知识之神非常看重这个实验体。

真理主祭司站在了监狱之中,感觉有些不对劲。

“爆发出四阶神恩的力量?”

“骸骨精神力场域?”

真理主祭司不明白:“这个智慧之路实验,到底是在做什么?”

神没有告诉他,现在智慧之路实验的所有重要成员也全部被杀死,他更是无从得知自己想要的信息。

真理主祭司立刻将自己抵达安霍城看到的一切,还有这里发生的事情上报给了知识之神。

让他没想到的是,神谕比他想象的更快的立刻传回。

“不用管肖。”

“找到阿赛,一定要马上找到他。”

知识之神的口吻急切而严厉,真理主祭司还从来没有看到过神的这一面。

一时之间,整个暗河地区到处都在通缉阿赛。

各个城市,各个小镇村庄都贴上了阿赛的通缉令。

上面有着阿赛的模样,还有着阿赛的特征,瘸了一条腿和眼盲的信息。

成群的人围在通缉令前,看着这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

“这是谁啊?看上去没什么奇特的,双眼无神。”

“阿赛,没有姓氏。”

“出生于滚石镇,纵火烧死滚石镇神堂祭司潜逃,混入安霍城治安队”

“虐杀巴莱特男爵,屠杀安霍城监狱上百人逃狱。”

“作案累累,极度危险。”

众人一看阿赛这经历,再看那画像和无神的眼睛就完全不一样了。

穷凶极恶都不足以形容这样的凶徒。

--------------------

圣山之上。

瓶中小人听到奴仆汇报的肖跑了的时候还没有什么动静,但是听到智慧之路的实验体阿赛跑了的时候,就完全不一样了。

瓶中小人的身影一瞬间膨胀了起来,挤压在了小小的烧瓶之内,它疯狂的扭动着身体,用来表达自己的不满和愤怒。

“什么?”

“跑了?”

“还掌握了四阶神恩的力量?还能使用骸骨领域?”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一直都没有听到汇报。”

“肖你这个叛徒。”

“废物,废物,都是一群废物和叛徒。”

“不行,不行。”

“必须得马上抓到他,不能让这家伙再折腾下去了。”

瓶中小人立刻将神谕传达了下来,严厉至极的命令真理主祭司。

“不惜一切代价。”

“一定要找到他,将阿赛给我带回来。”

“立刻!”

“马上。”

知识之神被肖搞的小动作气炸了,但是肖这一刀子也确实直接捅到了瓶中小人的痛处和要害了。

听到阿赛不见了,瓶中小人确实有一瞬间是有那么一些慌的。

不过想到真理主祭司可不是普通的四阶神恩,他还带着真理之门。

对付一个瘸腿瞎眼,还没有完整记忆的阿赛,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只要速度快。

对方目前的力量和眼界知识,应该还逃不出真理主祭司的手掌心。

但是如果拖下去就不一定,给予对方时间谁知道会闹出什么情况来,所以瓶中小人不断的催促,让真理主祭司一定要马上找到智慧之路的实验体阿赛。

不过也从侧面验证了肖这一招的确厉害,至少在瓶中小人没有逮住阿赛之前,它没有太多精力来顾及肖这么一个叛逃者。

瓶中小人的愤怒,引动了整个圣山的天象变化。

山脚下的城市里,幽魂教团的信徒们更是惶恐不安的匍匐在地上,不断的朝着圣山叩拜祈祷。

良久之后,那灰暗阴云才渐渐散去。

瓶中小人平复了下来,它看向了瓶子之外。

它的目光落在整个希因赛,看向了肖逃离的方向,自己的这个奴仆在想尽一切办法躲避自己的感知,逃离自己的控制范围。

但是,这一切都是徒劳。

“肖!”

“你以为这样就能够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吗?”

“没有人,没有人可以逃出我的掌控。”

“你的命运,你的一切我早已经安排好了。”

瓶中小人的声音如同雷霆:“在这个世界上最想要你命的,可不是我。”

“有的是人想要来收你的命,不想来圣山永恒的陪伴在神的身边,不愿意接受伟大的神对你的恩赏。”

“那就去接受你的凄凉下场,还有本属于你的宿命吧!”

瓶中小人说起这话的时候,话语越来越邪恶。

还有忍不住的笑意和期待。

它仿佛又看见了一场精彩到极点的戏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