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两百零七章:实验结束了(1/2)

阿赛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看见了一片沼泽,还有阴暗潮湿的大峡谷。

他看到一个个燃烧着烈火的怪物飘浮在空中,一个人站在祭台前,将一节骨头制作成了一个可怕的怪物。

那是。

世界上的第一个骨魔诞生的画面。

“哈!”

阿赛从噩梦中醒来,他昨天躺在一堆记载着关于凶案的长卷上睡着了。

阿赛风风火火的披上了衣服,拿起了手杖。

清理了一番过后便走出了家门。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个梦,但是他认为这是冥冥之中对自己的指引,或者说这是自己内心给自己答案。

那个恶徒,那个食人魔。

就是一个面目可憎的骨魔。

他来到了治安所,所有人此刻都聚集在一起讨论,阿赛一进门就立刻迫不及待的说道。

“那个人一定是食人魔,他通过散布招魂游戏的传言,专门对小孩下手。”

“他狡诈、邪恶、残忍。”

“他是一个没有任何人性的”

他说到一半,就看见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原本吵闹喧哗的厅堂安静无比。

治安队的成员都用担忧或者不理解的眼神看着他,队长反常的没有和他争吵。

队长站了起来:“阿赛,你休息一下吧!”

阿赛眼红着说道:“我不需要,必须马上抓到他。”

“决不能让下一个人再死在他的手中,我们必须在那之前抓到他。”

队长严厉的说道:“阿赛,你不是顾问了!”

“你还不知道吗?因为你的贸然行动,因为你的过失。”

“已经死了两个人,两个年轻的生命。”

“他们两个是孩子,你也是不懂事的孩子吗?”

队长提及这件事情,阿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那血红暴怒的眼睛,也一瞬间暗淡了下来。

队长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摆了摆手。

“回去休息一下吧。”

“你最近已经不太适合做事情了。”

阿赛放下了治安队顾问的荣誉徽章,从治安所的小楼里走了出去。

身后的大铁门缓缓关上,他此刻就是一个被驱赶出去的失败者。

阿赛开始慢慢的走着,但是越走越快。

他杵着拐杖,用尽一切力量的奔跑者,直到用尽所有力气的靠在墙边。

阿赛走在安霍城圣安区的大街小巷,疯了一样在整个城市里寻找着那个藏匿在人群之中的身影,犹如大海捞针。

他要通过自己特殊的群体读心能力找出那个食人魔,他相信只要对方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就绝对逃不掉。

他每走一个地方,都用自己的群体读心感知所有人。

从早到晚。

他在地图上画着一个又一个区域,他分析着一个又一个对方可能存在的居住地和人群,

终于,这样频繁的使用这种力量他也有些承受不住了。

大街上,阿赛一下子摔倒在地。

“嘶!”

他趴在了地上,剧烈的喘息着。

头颅疼得要裂开了一样,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崩出来了。

他没法注意到自己脑海里的那个瘤子越来越大,像是一个即将失控的炸弹。

然而越是疼痛,那种读心的力量越是强大。

他能够群体读心的范围从二三十米,最近慢慢扩大到了一百多米。

各种各样的声音同时在阿赛的头颅之中炸响,一时之间让阿赛根本分不清到底是谁和谁在说话。

但是这个时候,他注意到了一个人。

一个特殊的人。

他无法对那个人进行读心,但是最重要的是对方的身上也没有祭司的那种感觉。

阿赛立刻朝着对方看了过去,那是一个打扮讲究的贵族模样男子。

阿赛的眼睛一瞬间就直了。

对方不是普通人,更不是祭司,那么还能是什么。

这是一个隐藏在凡人世界的怪物。

阿赛的心中近乎用怒吼的发出一个声音:“就是他!”

他找了这么多天,总算是找到了目标。

阿赛立刻紧紧跟了上去,他看着对方上了一辆人力车,在街上逛了一圈买了件二手的漆器。

他也租了一辆人力车,紧跟在那人身后。

最后,对方回到了一座安霍城外围的一座年久失修的城堡里。

这城堡有些年头了,按照建造它的时候来算,这里当时应该并不归属在安霍城内,而是在城外的郊区。

但是这一两百年来安霍城不断的扩建,这个古老的城堡渐渐的被各种建筑包围。

阿赛在城堡前面看到了拥有它的家族名字:“巴莱特!”

巴莱特家族。

阿赛听闻过他们的名字,昔日萨莫王国的大家族,还有祖先出任过宫相这个等级的大人物。

算的上是王权血裔萨莫家族的支脉,不过现在早已经随着萨莫家族的消逝而没落。

这个家族只剩下一个男爵的头衔,只能够说是一个老牌贵族。

除此之外,一无是处。

几十年前,他们家族为了重新崛起还出过一位幽魂教徒,为此引来了圣殿猎魔团的审判者。

而且这个巴莱特男爵年轻的时候据说还有过恋童癖,可以称得上是臭名昭著,只是因为贵族的身份而没有人去调查他。

阿赛站在古堡前,死死的看着这座古老、阴森、幽暗的建筑。

一个流淌着萨莫一脉疯狂之血的家族,一个出过招魂的幽魂教徒的地方。

此刻在这座城堡里还住着一个有着食人传闻的骨魔,恋童癖的没落贵族。

他没有说话。

但是他已经认定了这个巴莱特男爵,就是自己想要找的那个家伙。

---------------------

夜幕降临。

阿赛拿着一袋从神殿里得到的圣灰和药粉,根据祭司所说这种圣灰能够让普通的一阶魔怪受到重创,原理便是魔怪一族曾经发下的誓言,他们永远不能踏入人类的村镇和城市。

因此。

这种城市神堂和神殿下沐浴着神之光辉的灰烬和土壤能够克制他们。

哪怕是骨魔,一旦这种圣灰进入他们体内也会给予他们部分压制。

阿赛找到了外面最矮的地方翻了进去,他一条行动不便的腿给了他不少麻烦,光是翻过去就已经让他气喘吁吁。

不过幸好,这座古堡里面也没有什么守卫人员。

除了巴莱特男爵那个可能是怪物的老头,也就剩下几个仆人和一个管家。

阿赛闭着眼睛。

这里每一个人都在他的感应之中,他可以感觉到仆人在准备晚饭,可以感应带仆人下一步的动作是什么。

他趁机将一些药粉放入了晚饭的鱼片还有切好的糖膏之中。

随着医术的逐渐完善和兴起,这些年间一些祭司效仿骨魔制造出了药粉,这种药粉便是用来做手术的沉睡药。

夜深了,外面越来越冷。

阿赛一个人坐在窗户下的角落里,将手杖放在膝盖上静静的等待着。

他吐出了一口气,化为一阵白雾。

“哈!”

看着那白雾渐渐消散,阿赛觉得差不多到时候了。

城堡内的仆人和管家都睡着了,他轻易的进入其中,来到了那个骨魔的房间前。

这是一个一阶的骨魔,他应该是某个上位骨魔改造出来的。

是最低级的奴仆。

除了能够延长一些寿命之外,并没有什么太强大的力量。

他正在酣睡之中,根本没有预料到一个早有预谋的暴怒狂兽已经盯上了他。

阿赛拿着一把抹着圣灰的匕首,一点点的靠近床榻。

“谁?”

沉睡药对于这个非人的骨魔没有什么作用,他睡得也不深,听到动静立刻醒了过来。

但是阿赛立刻将那抹了圣灰的匕首一把捅入了这个怪物的腹部。

“呲!”

沉睡药没有作用,但是圣灰的力量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种普通的圣灰或许对于那些强大的魔怪不一定有用,但是他只不过是一个一阶骨魔。

巴莱特男爵立刻就好像一个僵直的虫子一样躺在了床上,感觉全身都不能动了。

那匕首里面的东西扩散了开来,他感觉自己好像在一点点被冻僵。

他睁着惶恐和不知所措的眼睛看着阿赛,根本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不认识眼前这个人,他还以为是猎魔团的人找上了他。

阿赛一把将这个混入凡人世界的魔怪拽到了下来,重重的摔在地板上。

阿赛用力的抓着他的衣领。

他眼神暴怒而疯狂,附耳用低沉的声音沙哑的问对方。

“告诉我。”

“人肉好吃吗?”

“怎么样,是不是孩子的肉和血特别鲜美?”

怪物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开口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甚至。

好像是在嘲笑阿赛。

阿赛一瞬间怒了,他抓着对方的头颅。

不断的朝着地面撞击,好像要将那头颅砸成粉碎一样。

“你在笑什么?”

“笑我现在才抓到你是吗?还是得意你的作品?”

他在这个怪物的身上,疯狂宣泄着自己这些日子以来的压抑和疯狂。

他的脑海里不断想起了那个面膏店的小女孩,浮现出了那个阴暗房间里上吊着的身影。

“啊!”

“你说啊!”

“杀死那些比你弱小的人,是不是让你感觉特别痛快。”

“看着那些天真的孩子落入你设下的圈套,你是不是特别有成就感。”

阿赛狂怒的将对方的头骨架砸的开裂,这头狂怒的野兽此刻根本无法压制自己的疯狂。

一下。

接着一下。

但是这个怪物却没有流出丝毫的献血,好像他们的体内根本就不存在血液这种东西。

阿赛无法读通这个魔怪的心,但是他坚信,对方就是那个食人魔。

他找遍了整个区,只找到了这么一只骨魔。

除了他还能是谁?

巴莱特男爵颤颤巍巍的抬起手指,捋直了舌头缓缓说道:“你是谁?”

阿赛正准备回答,巴莱特男爵突然伸出手指朝着阿赛的眼睛插去。

圣灰能够起作用,但是作用还是有限的。

远没有那个祭司所说的这般夸张,对方的确被压制了一段时间,但是很快就恢复了部分行动能力。

阿赛看着那不断靠近的手指,瞳孔收缩。

他的精神一瞬间集中到了极点。

随着阿赛的精神高度集中,一股强大的力量爆发开来,作用在了不断的靠近的手指上。

“啪嗒!”

巴莱特男爵的手指立刻断掉了,紧接着他的整个手臂也凝成了麻花一样的东西。

巴莱特男爵立刻发出了一声惨叫。

阿赛此刻头又开始痛了起来,痛得快要爆炸了一样。

一道道看不见的力量从阿赛的体内扩散开来,作用在了这个房间之内。

被称为巴莱特男爵的怪物也惊恐的看见自己的骨魔之躯已经完全不受控制,在那力量之下不断的发生着某种变化。

一个个骨节不断的突破躯体而出,发出爆裂的声音。

巴莱特毕竟是出身于古老家族的男爵,有些东西哪怕没有见过,但是也至少是听闻过的。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你到底是什么?”

“精神场域之力,你是四阶神恩?”

巴莱特的声音透露出无比的恐惧,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碰到这样可怕的人物。

“怎么可能?一个神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只是一个小人物,圣殿猎魔团用得着动用一个四阶神恩来处理我吗?”

巴莱特男爵整个人都被吓破了胆,四阶神恩是什么?

对于凡人来说,那就距离神最近的使徒级别的人物。

甚至在不少人的眼中看来。

他们就是凡间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