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两百零六章:食人魔(1/2)

安霍城。

城市里正在进行着一场盛大的节日活动,这个节日被称为救赎节,是为了纪念第二代圣徒斯坦蒂托而诞生。

因为就在这一天,斯坦蒂托拯救了这座城市,终结了疯狂的萨莫国王引起的巨怪之灾。

也是在这一天,伟大的因赛神收回了王权血裔家族的巨怪,赐予了凡人仪式和奇迹的力量,给凡人的生活带来了幸福和救赎。

阿赛风尘仆仆而来,站在街边。

他昂着头,看着这座被镇子里的人提起过无数次的大城市,在他们的话语里这里被形容得好像一座天国。

而在阿赛的眼里,也的确如此。

他看着那一栋栋高大的建筑,玻璃橱窗绵延整条街道的商业街,以一个从来没有见过世面的乡下小子身份看着镇民们说的天国之地。

“咚咚咚。”

鼓声和螺号声响起,街道两旁站着穿着华丽和新潮服饰的城里人,一支队伍从远处而来。

队伍抬着一具人偶从远处而来,街道两旁的人纷纷行礼,不少人甚至跪地祈祷。

阿赛同样成为了街边人头攒动中的一员,他问身边的人:“这是在干什么?”

“救赎节?”

阿赛听到这两个字,低下头不断默念着救赎两个字。

终于,队伍来到了阿赛的面前。

他抬起头。

那布壳撑起来的人偶被高高抬起,逆着光阿赛能看到的只有一个刺眼的影子,黑暗的身影背后有着无尽的光芒。

“英雄和圣徒。”

“伟大的斯坦蒂托。”

斯坦蒂托脸上一点点浮出了笑容,脚下的步履也变得轻快了起来,他朝着城市里面走去。

阿赛在安霍城里留了下来,他成了圣安区治安队里一个负责清扫的底层雇工,偶尔也会负责帮忙夜间巡逻。

夜间。

他走过圣安区救赎街的时候,总会停在圣徒斯坦蒂托的塑像下看上一眼。

他突然头又剧烈的疼痛了起来,双眼一片漆黑,而他的耳朵里却骤然响起了另外一个声音。

那声音熟悉至极,但是阿赛却觉得从来没有听过。

“真正强大的人,从来不遵循这世间的规律和法则。”

“为所欲为,制定法则。”

“才是真正的强大。”

阿赛最近时常脑海里会浮现出一些奇怪的话语和记忆,他以为这也是自己幻想的一部分。

他看不到这说话的人是谁,就好像人无法直接看到自己一样。

他只能够感知对方站在一座云层缭绕的高山上,正在看着一片广阔的“海”。

“这是谁?”

阿赛捂住头部,一点点缓解了过来。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看到这样的景象,但是暂时想不明白就不要去管他。

第二天的时候,他在扫地的时候突然又从脑海里浮现出了一段记忆。

他看到了自己拿着一本卷轴书,正在阅读着书上的文字。

阿赛没有上过学,他认识的字并不多,但是此刻他突然认出了这本卷轴上的所有字。

第一行上写着:“读心术。”

阿赛闭上眼睛,立刻感觉头嗡嗡的,好像有着无数人在说话。

睁开眼睛,这种感觉又马上消失了。

阿赛走进治安所的大厅,盯着大厅里的每一个人,闭上眼睛然后睁开眼睛。

他这才确认,自己脑海里响起的声音是这里每一个人的心声。

他这种能力像是读心术,但是却又不太一样。

读心术是针对某一个人,而他只要闭上眼睛就能够听到附近所有人在想什么。

无差别。

当然也有坏处,每当他闭上眼睛的时候就感觉无数的人在脑海里吵闹,让他脑袋生疼。

傍晚。

他刚被一名治安队成员叫上,准备夜间作伴巡逻的时候,半路上爆发了一次盗窃案。

失窃的是一个商人的家,门口围着不少人看热闹。

阿赛将手捂住眼睛,在人群之中感知了一圈,突然停了下来。

他竟然直接找到了那个盗窃犯。

“是那个人偷的东西。”

阿赛一指,那个在一旁津津有味看热闹的人就吓得立刻开始逃跑。

治安队的人立刻就将他抓住了,并且从他的身上搜出了部分盗窃物。

“你怎么知道他是罪犯的?”往日里一直瞧不起他,把阿赛当做一个任劳任怨的傻小子看待的治安队成员惊讶无比。

“我可以感觉到罪犯的气息。”阿赛这样说道。

治安队的人摇了摇头:“说得这么邪乎,你肯定是看到了什么。”

话虽这么说,对方还是拍了拍阿赛的肩膀。

“不过。”

“厉害啊!”

过几天,圣安区又发生了一场恶性的杀人案件。

死者是当地颇有些名气的女人,有钱有地位,还有一个在城主府当官的丈夫。

治安队的人非常紧张,队长带着人立刻朝着案发现场而去。

阿赛立刻凑了上去:“我也去吧!”

队长皱起了眉头:“你去干什么?清洁做完了吗?”

阿赛立刻说道:“做完了做完了,我就是想要过去看一看大人们是怎么破案的,顺便学一学,以后也好和别人吹嘘吹嘘。”

往常的阿赛是说不出这样的话来的,他变得灵活了许多。

一名治安队的成员突然说起了之前阿赛指出盗窃犯的事情:“把他带上吧,说不定能够起些作用呢?”

队长:“记得听命令,别乱动。”

来到了现场,一个女性三叶人躺在床上。

对方头部被钝物打击,早就死透了。

阿赛本想看一下现场其他人有没有可能是罪犯,没有想到他一触碰到尸体,竟然看到了尸体死去前最后看到的画面。

那残留在大脑之中,倒映在眼睛里的最后画面突然涌入了阿赛的脑海。

看到阿赛触碰尸体,治安队长立刻怒火冲天。

“你干什么?”

阿赛直接说道:“杀人罪犯是死者的情夫,身高和我差不多,同样体型偏瘦。”

“他是早有预谋的,利用对方的信任进入了房间,然后杀死了死者。”

治安队的人将信将疑,队长更是嗤之以鼻。

但是没有多久,真的抓住了这个人。

一个和死者关系非常密切,而且身高和阿赛差不多的男子。

和阿赛所说的一模一样,治安队的人一审问没有多久对方就招供了。

这让治安队的普通成员对于阿赛的破案能力惊为天人,他们认为阿赛或许真的有一些特殊的能力。

经过这件事情后,阿赛成为了治安队的顾问。

而在当天,之前盗窃案的商人也来到了治安队。

他给阿赛送来了礼物,并且当面感谢阿赛替他们挽回了损失。

许多人为阿赛鼓掌。

阿赛紧紧的握住了拳头,激动地热血沸腾。

但是嘴上却说着:“没有什么。”

“我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情,做一个正义的人和正义的事情。”

“和大家一样,是为了正义的事业而努力。”

---------------

阿赛的那些特殊能力,让他以为自己觉醒了权能。

可惜的是。

他找到了一名祭司,对方看了一眼之后摇了摇头,说在阿赛的身上没有看到权能觉醒的征兆。

他的大脑里没有心灵的力量,更没有经受力量的洗礼和蜕变。

这虽然让阿赛有些失落,但是想一想好像又觉得没有什么了。

人在真正承受过苦难和折磨过后,总是会变得格外的坚强。

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

阿赛的名声在圣安区尤其是救赎街一带越来越大,他面对那些穷凶恶极的罪犯只要看上一眼,就能够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

他只要看一眼尸体,就能够准确的描述出凶手是谁。

前者一些祭司能够做到,后者则是普通的祭司也完全难以理解的事情。

他穿上一副最时髦的披风,杵着一根黑色的拐杖,看上去就好像是一个上流社会的贵族。

好像这样,就没有人再去注意他有些一瘸一拐的腿,甚至说那一瘸一拐的腿也成为了某种风潮一般。

阿赛一大早来到了治安所,敲开了队长的门。

“队长。”

“我想说的还是上次那件事情。”

虽然顾问的名头非常威风,但是也仅仅如此罢了,他不属于治安队的正式成员。

阿赛想要真正加入治安队。

甚至,他还想要替代队长的位置。

他认为自己如果能够成为队长,一定能够比对方做得更好。

但是当阿赛提起正式加入的时候,圣安区的治安队长总是严词拒绝。

“好好当你的顾问。”

“抓捕罪犯的事情,我们来就可以了。”

阿赛闭上眼睛,就可以听到队长的心声。

“一个瞎了一只眼睛的瘸子,也想要成为治安队的成员?”

“开什么玩笑。”

阿赛有些气闷,他很讨厌别人提及他残疾的事情。

他突然心中浮现出一个念头,或许自己可以利用那特殊的能力来对付治安队长,将他从这个位置上拉下来。

就好像他脑海里曾经浮现出的那句话来,强者从不遵守规则。

但是他内心深处又觉得不应该这样。

因为他想要的并不仅仅是治安队长这个位置,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

他要堂堂正正的赢过这个队长,赢过所有人。

要告诉所有人,他阿赛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一个有能力也有底线和道德的人。

阿赛从治安所中走出,来到了街道对面的膏面店铺。

他还没有开口,就从柜台上传出了声音。

“还是要一份糖膏块!”

“是吧!”

店铺里面是一个小女孩,每一次早晨阿赛走过这里的时候都会在这里买东西。

阿赛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他将钱放在了台上,然后接过了纸包。

这个时候,来了一个人突然挡住了阿赛的去路。

对方个头挺高,但是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个年龄不大的孩子,稚气未脱。

“阿赛老师。”

“我想要跟着你学习。”

“老师?”阿赛笑了,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称呼自己。

却又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这个称呼这么耳熟。

阿赛:“你跟着我想要学什么?”

少年有些憨憨的:“我想要跟着你学当一名侦探。”

阿赛摇头:“我可不是侦探,我是治安队的成员。”

“我追求的不是钱,是维护安定和正义的事业。”

少年听完连忙说道:“我想说的就是这个。”

阿赛没有理会他,沿着大路走去。

少年快步跟在他身边,不断的说道:“阿赛老师,您就收下我吧!”

“您让我干什么都可以,我不怕吃苦的。”

阿赛依旧不理会他,但是此刻前面好像发生了什么,引起了巨大的骚乱。

伴随着尖叫声,还有不断围拢过去的人群。

“发生了什么事情?”

阿赛条件反射的就觉得肯定出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他立刻拄着手杖快速赶了过去。

他挤开人群,街道上的人也有不少认出他来了,立刻让开了一跳道路。

清晨的小巷里,躺着一具尸体。

那是一具无比骇人的尸体,胸腹被完全剖开,里面的内脏都被掏了出来。

那些脏器都被扔在了路上,上面有着啃咬的痕迹。

在场人一看到这场面,要么吓得尖叫,要么扭头作呕。

“是食人魔啊!”

“这东西怎么跑到咱们城市来了?”

“这死的人看上去还是个孩子,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

阿赛不知道食人魔是什么,他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惨烈邪恶的场面。

他忍着呕吐的感觉上前,触碰了这具尸体。

幸好。

大脑和眼睛没有被破坏,阿赛看到了死者临死前看到的场景。

可惜对方穿着深色的斗篷,将自己掩盖得严严实实。

他只听到了一句话:“新鲜的肉体,孩子的血。”

然后画面就没有了。

阿赛找到了一旁的人,问了对方。

“你刚刚说的食人魔是什么?”

对方立刻说道:“你没有听说过吗?”

“是一种专门吃人的魔怪,但是这种魔怪是普通人变的。”

“他们拥有三叶人的相貌,但是却邪恶无比,他们喜欢食人,还喜欢喝血。”

“因为神曾经对魔怪一族降下过惩罚,所有魔怪都无法存在于城镇之中,但是这种怪物却躲开了神的惩罚。”

“不过听说神的惩罚还是有作用的,他们不能够再城市里暴露身份,一旦被发现或者使用了邪恶的力量,他们就会瞬间灰飞烟灭。”

阿赛皱起了眉头,竟然和魔怪有关。

阿赛:“这样说,这种怪物平时还可以装作普通人隐藏在城市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