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两百零四章:会不会有人活到下一个时代?(1/2)

圣山脚下的城市中。

可以看到有人从城市的这头一直跪拜到城市的那一头,从早晨到黄昏,刚好抵达圣山的脚下结束。

他们以这种方式向知识之神献上自己的信仰,证明自己的虔诚。

这些信徒每日里除了从圣湖之中打鱼,大多时候都在做这种事情。

祭拜神明便是他们的生活,知识之神便是他们的一切。

幽魂教团出现了这么多年,如今它不仅仅有着自己信徒、教义、经典,也开始拥有了自己的信仰之地和基本盘。

神契主祭司肖的仪式工坊是一座塔,肖平时就喜欢从塔的最高处朝着下面看。

这让他感觉这个世界就好像一个舞台,所有人都在忙忙碌碌的扮演着自己的角色。

而他自己。

无疑是其中最独特的一个,他认为悠久的历史和岁月之中,他也定然是能够留下璀璨痕迹的那一个。

肖从窗户前收回目光,他的背后墙壁上雕刻着一副神秘的图画。

也即是他所开创的智慧权能神话道路。

他称之为智慧之路。

每一个踏上这条路的转生者必须都是四阶,这也是这条道路的最低门槛。

因为只有这样的灵性才足够凝聚出这幅智慧之路的图形,然后进行转生。

而安霍福斯刚好符合这个需求。

肖敲打着桌子,念出了这个仿佛带有魔力的名字。

“安霍福斯。”

肖看向了一个装在瓶子里面的幽魂,这是“知识之神”给予他的,而且告诉他里面的幽魂便是赫赫有名的邪法师安霍福斯。

这个名字至今在希因赛还是无数人的噩梦,以及故事里最恐怖邪恶的角色。

肖知道他。

甚至还隐隐记得小时候可能在迷雾之岛碰到过对方,只是记忆有些模糊了。

他只能依稀记得,那是一个个让人感觉有些阴郁充满着旧贵族气质的少年。

知识之神为了实验的成功,也为了自己能够早一天走出烧瓶,将昔日安霍福斯的神话之血和力量都还给了他。

花了大半个月时间。

他将安霍福斯的神恩力量分割成了四个部分,灵性、智慧、欲望、知识,按照他的图纸进行排列,组合成了一个稳定的结构。

他终于将这缕幽魂改造成了智慧之路的图形。

“成功了。”

“这世界上的第一个转生者,第一个踏上正确神话之路的人。”

肖迷醉的看着瓶子里面,一个散发着银色光彩的球体。

这是转生的种子,也是一个神恩祭司所拥有的力量的一切。

这个种子像是一个大脑,但是大脑之中那勾缝和纹路又像是一棵树或者一朵花。

当它种下的时候,便立刻开始生根发芽。

按照次序。

将一个人的灵性、智慧、欲望、知识进行回归,最后让一个转生者彻彻底底的在新的躯体上冲上。

而能够让它生根发芽的土壤,是一个刚开始孕育的新生命。

肖不敢将它从这个瓶子里放出来,这个形态一旦脱离了这个瓶子和载体,会立刻烟消云散。

踏上智慧之路的转生者,在这个时候是最脆弱的。

其实最好的情况是一转化就直接进入另一具身体,但是此刻肖是在进行实验,所以考虑的东西要多许多,要记录和观察每一个实验的步骤,当然无法这样匆匆进行。

更重要的是。

他还需要时时刻刻向知识之神汇报,对方对于肖可并不是那么信任。

肖拿着这个瓶子来到了圣山之上觐见知识之神,向对方传递着喜讯。

“伟大的知识之神,一切就准备就绪了。”

瓶中小人的声音从山顶传下:“关于他的一生,你是怎么安排的?”

瓶中小人的声音放肆、狂野,让人感觉到邪恶。

“我要他的一生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我要时时刻刻看到他的存在,我要他永远是一个关在瓶子里的试验品。”

肖捧着瓶子跪下,虽然他的内心并没有多少敬畏之心。

但是目前知识之神掌控了他的一切,他是一个聪明人,一个识时务者。

他知道什么时候该妥协,什么时候应该表现出顺从的态度。

他更知道瓶中小人想要什么,同时也知道如何从瓶中小人想要的东西里获取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神!”

“我已经为安霍福斯安排好了属于他的人生,这是一场为神您一个人上演的表演。”

“一个丑角。”

“一个永远在追求着梦,但是所求却永远是南辕北辙的愚人。”

瓶中小人念叨着肖这句话,它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评价安霍福斯。

“一个永远追求着梦但是却始终南辕北辙的愚人?”

然后。

它爆发出了大笑,笑得不可遏制。

“没错,这就是他。”

“这就是安霍福斯。”

“永远追求着永恒,但是却最终只能得到一个错误答案的愚人。”

“他以为自己是高高在上的,他是与众不同的,其实他和那些愚人没有什么两样。”

瓶中小人对于安霍福斯的情感是复杂的,它痛恨这个制造出自己然后将它关在瓶子里面的疯子,它迫不及待的想要让这个家伙尝尝自己的绝望和孤独。

“要修改他曾经的记忆,不能够让他获得力量。”

“我的仆人。”

“你要让他永远只是一个试验品,而不能让他逃脱出我囚禁他的瓶子。”

肖点头:“我在他觉醒权能的时候设置下了陷阱,不会让他拥有曾经的力量,但是又同样可以试验出权能回归的数据。”

“我会让他曾经的记忆和人格偶尔浮现,但是都会以片段式的回归。”

“这样我们可以得到我们想要的答案,又同样可以让他永远记不起来自己是谁。”

“他永远不会逃脱出您的手掌心。”

“伟大的知识之神。”

瓶中小人非常满意:“好好好!”

“既然这样,那就马上开始吧!”

瓶中小人非常期待。

这是它被困在瓶子里面以来这么长时间里,感觉到最有趣的剧目了。

比莱斯特,比蓝恩之死。

更加让它觉得迫不及待。

被死死困在瓶子里面的它,能让它感觉到活着的也只有这么一点乐趣了。

肖露出了平和的微笑:“一切都是为了神。”

瓶中的小人看着肖:“你做成了这样事情后,我会允许你成为我的从神。”

肖恭敬的向山顶上行礼,然后捧着转生者之瓶走下了圣山。

暗河地区。

幽魂教团神契主祭司带着几名幽魂教团的教徒来到了这里,昔日这里是萨莫王国,但是如今已经没有几个人还记得萨莫家族的名字了。

也没有几个人知道,安霍福斯真正的名字是。

安霍福斯萨莫。

那是传承自初王莱德利基子嗣的姓氏,可以追溯到三叶人还居住在神赐乐园的时代。

这里就是安霍福斯的故乡,或者说他们家族的领地和王国。

肖走过了一个又一个村庄和镇子,最后选择了其中一个偏僻但是算不上破败穷困的小镇。

在镇子里,肖见到了一个女人。

女人刚刚从食膏工坊之中走出,在门口和人拿当日结算的工钱。

看上去结算的工钱少了,她唯唯诺诺的讨要了几句,被对方以恐吓就不敢再多说话了。

她在路口碰上了个乞丐,对方一站起来她就吓得尖叫逃跑了。

逃到了无人的小巷子里面,她又变了一副模样。

不断的碎碎叨叨自言自语的怒骂着那工坊里的人,还有刚刚吓了她一跳的乞丐。

这是一个任劳任怨的在工坊中工作,但是又有些神经质的内向女性三叶人,生活有些艰苦。

她家里有着一个被保护得严严实实的水箱,里面是她的宝宝。

一个还没有出生的三叶人的卵。

但是看上去她并没有家庭和丈夫,不知道孩子是从哪里来的。

肖看了一眼就说道:“就是她了!”

幽魂教团的教徒不太能理解,开口问其了肖。

“神契大人,为什么会选择她?”

“这地方也太艰苦了,并不是一个适合养大和带孩子的对象。”

肖开口说道:“不是正是因为贫困和艰苦,所以才会生出强烈的渴望吗?”

“才会去舍命的追求,自己想要的一切。”

“不正因为自己幼年的时候得不到想要的一切,长大以后才会拼劲一切力气去弥补自己小时候得不到却想要的东西吗?”

教徒明显也是出自于底层,他说出了自己看到的不一样的情况。

“神契大人,更多的可能是会被穷苦彻底压断了脊梁。”

肖笑道:“你放心,他绝对不会成为那样的人。”

“我也不允许他成为这样的人。”

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微动。

仿佛另有深意。

教徒不敢问他是谁,那是他还没有资格知道的秘密。

女性三叶人被引开,肖走入了这个家庭。

房间里有些乱,但是水箱那边却打理得干干净净。

肖拿出了转生者之瓶,抬起放在了水箱上面。

转生者在肖的神术力量和颂咒下融入了三叶人卵之中,这个卵立刻爆发出了强烈的银光,但是光芒缓缓平息,渐渐显得和普通的卵没有太大区别了。

肖仔细的观测着这一幕,记录下自己的想要的数据。

“智慧之路第一步。”

“成功。”

“转生者灵性完美融合,神话之血开始增长。”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他轻松了吐了一口气。

然后。

肖轻轻的贴近这枚卵说道,目光透过卵壳看向了里面那个渐渐诞生的意识。

“安霍福斯。”

“这一切的痛苦和折磨,都是伟大的知识之神安排给你的。”

“你是逆来顺受,还是会改变这一切呢?”

“让我看看,你是不是和传闻之中的那样厉害吧!”

卵并没有任何动静,但是肖的眼神里却有着期待的光泽。

只是那份期待,和知识之神邪恶趣味的期待不太一样。

肖从这个破败了家走出,然后对着几名教徒说道。

“你们以后就驻扎在这个镇子,有任何意外必须马上向我汇报。”

“你们必须保障这里的安全,但是没有我的命令不能够做出任何其他动作,明白了吗?”

教徒们哪敢违抗肖的命令,纷纷说道。

“是!”

“神契大人。”

同时,肖将一个珠子安置在了这座小镇的一座建筑的顶部。

就好像一个监察这整个小镇的眼睛。

这样。

这里的影像就能够时时刻刻传回到圣山,也传回到“知识之神”的眼睛里面。

让神看到他想要看到的画面。

和之前说的一样,知识之神并不信任肖。

它监察着这一切,可不仅仅是为了看一场大戏,也是为了亲眼观测到转生者和智慧之路的实验数据。

同时。

它也在观测者肖,这个野心勃勃的仆人。

---------------

深海魔渊之上。

一个带着黄金面具的神恩祭司站立于魔渊的最上方,这条巨大的海底裂沟别说横向看不到边际,一眼也难以看到对面。

至于这座海沟的底部,更是从来没有人抵达过。

爱莲娜抵达海沟之上的时候,听到了一种声音。

“咚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