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一百九十三章:妖精的珍宝(1/2)

结束了在王都的表演,妖精表演团要离开神降之城了。

表演团的众多成员聚集在旅馆前,一边收拾着东西装上拖车,一边兴奋的谈论着之前表演时候的盛状。

妖精表演团的副团长瘦高佬询问妖精:“团长大人,我们下一步去哪里啊!”

妖精茜米拉举着手:“当然是去更多的城市,更多更多。”

“我们要走遍希因赛的每一座城市,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

妖精的话,让旅馆的人纷纷鼓掌。

巨人手高高举起拍掌:“好!”

小机灵抓着车篷一只手放在嘴边大吼:“妖精表演团万岁。”

瘦高佬也大笑着说:“团长大人,那我们一起走遍希因赛的每一个角落。”

有着一个有些孩子气的团长大人,也让整个表演团的人变的朝气蓬勃。

“好!”

“说好了走遍每一个城市了哦,谁也不能够缺席。”

茜米拉双手叉腰,对着所有人认真的说道。

瘦高佬刚好站在团长大人的面前,面对茜米拉认真的眼睛,也认真地点了点头。

“当然。”

“说好了。”

“我们要一起走遍每一个城市,在每一座城市都进行一次表演。”

一整列印着妖精表演团名字的拖车车队行驶过街道,非常引人注目。

路上甚至还有孩子追逐着妖精表演团的车队,高声呼喊着。

“妖精表演团,快看是妖精表演团。”

“他们这是要离开了吗?”

“你们还会回来吗?”

妖精打开车厢窗口探头朝着外面看去,带着面具的妖精立刻引起一阵欢呼。

孩子们指着她大喊:“是妖精姐姐。”

妖精也朝着他们挥手:“有机会一定会回来的,大家们长大以后,也可以去其他城市看我们的表演啊!”

城门口。

真理贤者蓝恩站在门洞前,等候着妖精的车队。

看着一路经过热闹非凡的妖精表演团,让真理贤者蓝恩也不经感叹妖精的受欢迎程度。

真理贤者蓝恩走到妖精茜米拉所在的车向前,小声的说道。

“尊敬的神之使者,可以下来见一见吗?”

“我是真理圣殿的蓝恩。”

妖精茜米拉打开了门,从上面走了下来。

她走入门洞之中打量着蓝恩,认出来了这个就是之前和瓶中小人、血之瘟疫战斗的那个三叶人。

她连连摆着手:“我可不是神之使者,也不是希拉大人。”

“我是茜米拉。”

在三叶人的眼中妖精就是神之使者,是神的代言人。

但是对于大多数妖精来说不一样的,它们只是栖息在神之国度无忧无虑的生灵,神也从来无需它们传达什么意志。

蓝恩点了点头:“来自于神之国度的茜米拉大人,您怎么会来到凡人的世界和神降之城呢?”

妖精茜米拉防备的看着蓝恩:“我可不能告诉你。”

她这样一说,就更加暴露了她来到凡人的世界是有使命的。

但是蓝恩大概也猜到了。

妖精茜米拉来到凡人的世界,应该不是因赛神的旨意。

那么便只能是那位神座之右的使者、神之国度的守护者希拉的意志。

蓝恩的老师便是桑德安,第一个进入过妖精之国的凡人。

他大概知道一些妖精的性格,这就是一群天真的孩子。

哪怕。

这是一个拥有者强大力量的大妖精,他们的年龄甚至能够追溯到史诗时代。

“茜米拉大人!”

“我并没有打探您肩负的伟大使命的意思,只是想要问您另外几个问题,希望您能够给予我指引和解惑。”

蓝恩的声音非常诚恳:“这几个问题,或许关系到整个希因赛的存在和未来。”

妖精嘟囔着:“你们这些人,怎么都这么喜欢问问题。”

蓝恩笑了:“当然,问题也不是白问的。”

“我知道茜米拉大人的表演团一直都在各个城市巡游,四处推广祈愿节这个节日。”

“我不论有没有得到答案,都会帮助您颁布法令将这个节日推广到各地。”

妖精激动得差点跳了起来,脚底下微微一蹦身体前倾:“真的吗?”

蓝恩嘴角微微扬起,天真的妖精从一开始就被看得透透的。

蓝恩笑道:“当然是真的,茜米拉大人。”

“我已经向国王陛下申请了,国王陛下也同意了。”

“用不了多久,将祈愿节定为法定节日的命令便会颁布到各个城市。”

“祈愿节是个好节日,属于孩子也同样属于父母的节日。”

“它应该一直流传下去。”

妖精开心极了,对着蓝恩说道。

“好吧!”

“你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我,茜米拉大人一定能够给予你指引的。”

他原本想要问很多关于神之国度的事情,但是最后张口想了半天,放弃了这些打算。

“茜米拉大人!”

“瓶中的小人到底是什么?他为什么能够成就神话?”

妖精其实也并不知道多少,她所能知道的都是从神之杯上能够看到的。

“他是序列号2的神术道具,名字叫做瓶中的小人安霍福斯。”

蓝恩立刻注意到了关键:“序列号2?”

蓝恩拥有奇迹道具驭风之翼,上面的序列号一直都在变动,此刻他突然明白了原因。

原来变动不仅仅是因为多出了其他奇迹道具,而是其他道具的诞生也会算入其中。

不过他更联想到,瓶中小人竟然是列入神术道具之中的。

这是因为它不是自然的生命,是认为制造出来的?

还是其他原因?

蓝恩叹息一声:“它竟然是序列号2的存在,怪不得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妖精点了点头:“它拥有四种特殊的力量。”

妖精昂着小脑袋,皱眉苦想。

“第一种应该是是拥有智慧权能衍生出来的不稳定的神话形态和不完全的永生。”

“第二种是原罪之光,它可以把人转化成幽魂状态,掠夺它们身上的智慧权能血脉。”

“第三种是真理之门,它可以将知识当做一种力量储存起来。”

“第四种是等价交换,它可以通过灵界的力量和所有凡人缔结契约。”

妖精说到这里就断了:“我记得的,也就这么多了。”

蓝恩鞠躬道:“已经很多了,茜米拉大人。”

蓝恩虽然没有直接得到瓶中小人为什么能够掠夺其他生命的神话之血而不受反噬的关键原因,但是得到已知的这么多信息,已经非常不错了。

再结合他们之前收集到的各种资料,瓶中小人的所有力量画图一下子就展露在了眼前。

尤其是那第一句。

瓶中小人不稳定的神话形态和不完全的永生这句话,就非常有意思了。

让人浮想联翩。

真理贤者蓝恩暗想:“原来瓶中小人的神话形态是有问题的吗?所以这才是它不能也不敢离开圣山的原因?”

“它有弱点?”

但是怎么去发现这个弱点更深的秘密,又怎么去针对这个弱点,他还没有想好。

蓝恩接着问起了第二个问题:“那么血之瘟疫斯图恩又是什么?”

“他为什么能够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和近乎不死的形态?”

蓝恩对于四阶往上的力量探索并不顺利,虽然对于完美的神话形态他早就有着论证。

但是能够像瓶中小人那样肆意夺取神话之血的,只有它一个。

除此之外哪怕权能恩赐这样的上古神术,大多数人人也只能够接受一次赠予。

哪怕历史传闻之中最多的也只听闻过有人接受过三次,而且副作用很大。

瓶中小人的诞生和带来的灾难,一直都给希因赛所有人和他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既然暂时没有办法去获得能够匹敌和杀死瓶中小人的力量,那么是不是可以借助其他的力量来对付和打击瓶中的小人。

不用多想。

血之瘟疫斯图恩的名字,就立刻出现在了真理贤者蓝恩的脑海之中。

一个和瓶中小人有着死仇,而且对凡人并没有太大恶意的存在。

尤其是之前斯图恩还替蓝恩挡住了瓶中小人的致命一击,让蓝恩对他的感官非常不错。

他认为。

或许可以和血之瘟疫斯图恩达成某种结盟,共同对付瓶中小人安霍福斯。

血之瘟疫斯图恩的名字很早之前蓝恩就曾经听说过,但是他之前也并没有太过在意,认为顶多不过是个怪异一些的三阶咒印祭司。

毕竟之前血之瘟疫斯图恩一直都是在追杀“知识之神”的信徒,所杀的人大多数都是一二阶,甚至只不过是个刚刚被邪恶混乱意志侵蚀的普通人。

但是他上一次见到血之瘟疫之后,就完全不一样了。

他就发现对方使用的根本就不是智慧权能,而且竟然能够和瓶中小人打个不分上下,这让真理圣殿和贤者蓝恩对于血之瘟疫的评价拔高到了一个高到不可思议的程度。

妖精对于神之杯上排列靠前的几个还是记得很清楚的:“他是序列号1的生命道具,拥有的是巨怪和生命的权能。”

“但是我看到他信息的时候,它的形态还没有彻底进化完全,所以力量上很多地方都是模糊的。”

妖精手蹭了蹭后脑勺,一副迷迷糊糊的模样。

真理贤者看到她这幅样子,也有些着急。

生怕她漏掉了什么关键信息。

“他拥有血能转化的力量,可以将其他生物的生命力转化成自己的生命力,生命力耗尽之前便是不死状态。”

“他还可以用血转换血徒并控制他们,但是这种力量我记得是有弊端的。”

“对了。”

“他还可以变成其他生命体,这种能力叫做生命模板?”

断断续续的,妖精总算是说完了。

蓝恩点头:“果然是生命之母、巨怪之王莎莉的力量。”

蓝恩之前一直都有猜测,这个时候彻底证实了。

蓝恩自言自语:“而且它还是序列号1的存在?岂不是说它比瓶中小人还要强大?”

妖精茜米拉摇了摇头:“序列可不是这么算的,铭刻在神之杯上的道具排列顺序,是按照神血的多寡排列的。”

“神血的多寡,并不完全代表强弱的划分。”

蓝恩激动不已,好像看到了对付瓶中小人的曙光。

“但是这起码证明了,血之瘟疫安霍福斯有超越于瓶中小人之上的潜力。”

“是吗?”

妖精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蓝恩,分明在告诉他。

“我只是个妖精,不要问我这么复杂的问题。”

这个时候,妖精茜米拉突然想起了什么。

她突然一副恍然大悟的的表情,指着蓝恩说道。

“蓝恩?”

“哦!”

“我想起来了,你就是桑德安经常提起的那个学生?”

蓝恩:“嗯?”

一番牛头不对马嘴的混乱攀谈之后,蓝恩这才知道自己的老师桑德安逝去之后成为了妖精大图书馆的管理员。

蓝恩有些唏嘘:“看来老师还算是有个不错的结局。”

妖精昂首挺胸:“算起来,那我可是你的长辈。”

蓝恩看着这个孩子气的妖精,感觉有些好笑:“茜米拉大人当然是我的长辈,如果大人下次有空的话,可以来迷雾之岛上来看看。”

“哪里也是个非常美丽漂亮的地方,也有着许多非常有趣的东西。”

妖精看到蓝恩问完了问题,便转身离去回到了拖车上。

车队再次开动,穿过了门洞朝着城外而去。

妖精站在打开的车厢门上,对着蓝恩挥手。

“再见了!”

“蓝恩。”

蓝恩向她鞠了一躬:“再见了,茜米拉大人。”

等到车队出了门洞远去的时候,冒冒失失的妖精又想起了什么,回过头来对着蓝恩大喊:“对了!祈愿节!”

蓝恩当然知道妖精说的是什么意思,远远的向妖精做了个没问题的手势。

----------------------

王国政令的颁布,只是让祈愿节的名字出现在了各个城市平民百姓的眼前。

希因赛王国的许多城市依旧对于这个陌生的节日和名字一脸茫然,因为他们此前从来没有过这个节日的风俗。

“祈愿节?”有人看着告示不明所以。

“从来没有听说过啊!”其他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莫名其妙。”工坊主听到这一天必须要放假,更是觉得不满。

而妖精表演团的旅行。

依旧在继续。

是他们让祈愿节的风俗和实现愿望的妖精故事,真正的深入到每一座城市的人心之中。

她将祈愿节和妖精们的祝福传递给了每一座城市,传给了一个又一个的孩子。

斯坦城:“我们是妖精表演团,是希因赛第一的表演团。”

安霍城:“我是实现愿望的妖精,虽然今天不是祈愿节,但是我还是可以实现你们的一个愿望。”

塞勒城:“听说这里是祈愿节诞生的地方,所以我们妖精表演团今天来到了这里。”

在旅途和冒险之中,妖精开始忘却了时间。

茜米拉完全沉浸在和伙伴的快乐日子里。

她甚至不再是只为了完成希拉大人的任务,而是只是为了和伙伴们一起旅行。

她。

想要将这段旅行一直进行下去。

让这段快乐的时光无限的延长,让它永不完结。

只是妖精茜米拉没有发现,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依旧没有任何变化,但是身边的人开始一点点从青年步入中年。

而中年人,一点点开始衰老。

她不厌其烦的穿过一个又一个城市,妖精表演团的人却在漫长而没有止境的旅途之中渐渐心神疲惫。

十几年的岁月和时光,对于茜米拉来说就好像一次短暂的外出嬉游,一次躺在太阳花海的酣畅睡眠。

但是对于三叶人来说却完全不是这样的。

这一天。

他们走到曾经准备展开盛大表演的但是却因为王庭的一纸诏令而离开的城市——太阳城,也是南方除了火山城之外第二大的城市。

在这里。

整个妖精表演团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欢迎,还没有进入城中城外就有人前来迎接他们。

他们再度献上了一次精彩至极的表演,甚至周围不少城市的人都特意跑到这里来,专门只为看妖精表演团的表演。

万人空巷,无数人欢呼。

表演结束后,在后台妖精依旧和往常一样充满了精神。

她欢笑着手舞足蹈,和自己的同伴们分享自己的快乐。

“我们的新剧目大受欢迎下次”

妖精茜米拉说起自己剧目,说起孩子们就变得神采奕奕。

她好像从来不知道忧愁,更不知道什么是疲倦。

而后台里,坐在箱子和凳子上的妖精表演团成员们,一个个微笑着看着妖精茜米拉。

他们的团长就是这样,为孩子们带来快乐,也为他们带来幸福。

但是。

再快乐幸福的旅途,也总有结束和分别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