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一百九十一章:三巨头(1/2)

王宫大殿之中。

关于今天加冕仪式上发生的妖精祝福之事,真理贤者蓝恩和费雯都闭口不谈,但是很明显蓝恩有些关注起了那个被妖精祝福的小王子。

他还亲自来到王子的面前,和小王子说了几句话。

这也让国王陛下和一些大臣,关注到了这个孩子。

夜晚的王宫依旧是一片欢闹,大臣贵族们在金黄色的灯光下推杯换盏,长廊和角落里都是权贵们攀谈私议的身影。

突然间。

内侍大臣离开国王的身边,来到了费雯面前凑到耳边说了一句什么。

“什么?出现在哪里?”

“这么强大的力量爆发,怎么我没有感觉到任何动静?”

内侍大臣回答:“对方用场域封锁了当地,我们也是刚刚才知道的,地点就在晚安旅馆那边。”

“根据我们推测,极有可能是幽魂教团的那群疯子。”

“三个咒印之灵的力量,分别是璃之咒灵、盐之咒灵、石之咒灵,刚好符合幽魂教团的三位大主祭。”

三个邪教教团的咒印祭司突然出现在了王都之中,可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而且一直负责安全事务的费雯一听到晚安旅馆的名字,就联想起了什么。

那里是用来安置前来参加加冕仪式典礼的表演团团队居住的地方,为什么三个强大无比的邪教教团大主祭会选择袭击这个地方?

费雯的脸色立刻变了。

“不好。”

“是妖精表演团?”

费雯顿时感觉浑身一阵冰凉,除了妖精之外她想不到其他原因。

内侍大臣听到费雯提起妖精表演团也是一惊:“费雯大人。”

“您怎么知道妖精表演团的团长被来人给带走了?”

费雯得到了确认,脸色却丝毫没有好转。

“被人带走了?”

“不行”

费雯刚想要去找自己的老师真理贤者蓝恩,身后已经传来了蓝恩的声音。

“找!”

“哪怕将神降之城翻个底朝天,也一定要找到幽魂教团的人。”

整个神降之城在深夜里被混乱惊动。

成群结队的士兵身影穿梭在街道,影子轮转拉长在小巷之中。

他们在街道之上搜索着一切可疑目标,他们抓捕了一个又一个可能和幽魂教团有关的人。

“杀!”

“抓住它。”

士兵们砸开了一扇又一扇门,费雯带着祭司团的成员拿着一份名单,闯入这些可能和幽魂有团有关的地方抓捕幽魂教团的成员。

一开门,就看到对方拼命抵抗并且想要翻墙逃跑。

但是很快就被士兵打翻在地,一些掌握了神术的幽魂教徒也在祭司团的力量下束手就擒。

阴暗隐蔽的密室里,找到了邪恶恐怖的献祭祭坛。

越来越多的幽魂教团的外围成员被逼迫了出来,费雯通过读心术甚至还得知了一些他们之前准备的骇人计划。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可以隐隐猜到和新国王有关。

他们甚至还从一个知识之神信徒的口中,得知了他们进行采购意识投影祭坛材料的事情。

“意识投影祭坛?”

“他想要干什么?”

“想要以神话姿态,降临在神降之城?”

上一个让他以神话姿态降临的城市,叫做十字城。

这让费雯更加焦急,也更加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到幽魂教团核心人物的踪迹,找到他们藏匿的据点。

费雯转过身来:“马上将名单上的人全部抓起来,现在就要从他们的口中审问出幽魂教团三大主祭的隐匿地点。”

祭司团分成一个又一个小队,奔向各方。

“不是我!”

“不是我。”

大范围抓捕的过程中,一些隐藏在阴暗角落里的家伙也与此同时被捞了出来,不少通缉犯和邪法师被逮捕投入大牢。

“嘀嘀!”

士兵们吹响的骨哨声如此刺耳,让城中的家家户户都有些惊慌,关紧了门窗。

费雯身形如同一团丝织一般飘上了一座高塔,站在塔顶俯瞰着整个城市。

她在用神术观察着整个神降之城的动静,同时向所有小队发号施令。

同时。

她目光扫过一条条街道,寻找思索着所有幽魂教团可能隐藏的地方。

王宫里,原本的宴会暂时终结。

真理贤者蓝恩坐在新国王的身边,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

和知识之神扯上关系的阴谋,哪怕是真理圣殿的贤者大人也不敢有丝毫放松和懈怠。

新国王也有些惊慌:“知识之神可能已经出现在了城内?”

新国王这下真可谓是惊弓之鸟,他才刚刚登上王位就碰上这样恐怖的事情。

一个邪恶强大到凡人根本无法抵抗的存在,盯上了刚刚登上王位的他和神降之城。

一瞬间。

他想到了圣山、神仆之城和自己的祖父,又想到了十字城的灾难。

新国王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但是声音明显充斥着无与伦比的恐惧。

“这个邪魔他想要干什么?”

“他准备在我这里重复神仆之城和十字城的惨剧?在我的王都?”

蓝恩对着新国王行了一礼:“国王陛下!”

“三大幽魂教团主祭同时出现,还准备了降临祭坛。”

“除了这家伙想要意识降临,没有任何理由。”

“不过陛下您也不必担心,十字城和神仆之城的事情很难再重复,这个妄称神灵的邪魔应该还没有找到基石,他无法完全释放出他的力量。”

这么多年了,真理圣殿和九大神殿也算是和知识之神打过了不少次交道。

对于这个被邪法师安霍福斯制造出来的神话生命,也算是有了不少的了解。

“他出现在神降之城应该只是针对陛下,但是我现在还在这里,他不会得逞的。”

“还有”

蓝恩后半句话没有说出来,相比于针对国王,他更担心另一个存在。

他更怕那个疯子抓住了从神之国度离开的妖精,做出什么更疯狂的举措。

到时候。

引发的场面可能比任何灾难更加可怕。

蓝恩远远的眺望着王宫之外,眼中充满了担忧。

神降之城非常大,一眼根本望不到尽头。

他希望费雯尽快找出幽魂教团的据点,还有妖精的踪迹。

“别闹出什么可怕的乱子来啊!”

神降之城陷入一片紧张气氛之中的时候,一片血影遮盖住了天空。

“咦?”

“今天的月亮怎么是红色的?”

一个士兵抬起头看着天空,有些惊奇的说道。

血色的光投射在地面,街道之上的血雾开始凝结。

砖缝里咕噜噜的涌起了血泉,然后顺着勾缝流淌汇聚在了一起,最后合成一个披着红色斗篷的高大人影。

一个明显不是三叶人的恐怖存在,出现在了神降之城的街道上。

他有着黑色的头发和墨绿色的瞳孔,那张脸和传说之中的神族之貌一模一样。

月下,他咧开嘴大笑。

“邪魔!”

“我找了你好久啊,你终于终于出来了啊!”

他的眼睛在黑暗的街道里散发出光芒。

里面有着仇恨,甚至还有这一缕缕期待。

“你和我。”

“终于要在圣山之外再次见面了,我可是期待了好久啊。”

血之瘟疫斯图恩也循着幽魂教团的的踪迹来到了这一带,追到了神降之城。

在瓶中小人气息出现在神降之城的那一刻,他更是嗅到了那对方身上浓烈的邪恶气息。

那是一种刻在他骨子里,让他隐隐作呕的味道。

----------------

古堡之中。

瓶中小人和妖精茜米拉的谈话依旧在继续。

在不发疯的时候,瓶中小人和小孩子没有什么两样,只有它没有什么正义和邪恶的界限,很多时候他的邪恶只源自于两个字。

好玩。

但是越是它这样的,反而让人感觉它就是超越于邪恶之上的邪恶。

这种喜怒无常的邪魔,没有任何规矩可寻的存在,所能带来的灾难和死亡才是完全不可控制的。

“为什么?”

“为什么因赛神不出现呢?”

瓶中的小人张开双臂,它用自己的心思去揣测因赛神。

“祂是这么的强大,一切都是祂创造的,我们的力量都源自于祂。”

“这个世界就是他的游乐场,他可以为所欲为。”

“祂甚至连神明都可以创造。”

“祂是超越于神明之上的神明,但是为什么他对一切不管不顾呢?”

“连看都不看我们一眼呢?”

妖精抓了抓头:“嗯嗯”

“嗯”

妖精想了半天,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突然间,她眼前一亮。

她想到了神之使者希拉的语录,那本希拉大人吹嘘成著作却没什么妖精看的大部头。

她立刻抬头挺胸,认真的说道。

“因为没有意义吧!”

瓶中的小人不太明白:“没有意义?”

妖精茜米拉点了点头:“的确没有意义啊!”

“因为因赛神给你们再多,祂赠与得再多,你们也留不住的!”

“智慧之王莱德利基曾经说过,神赐予下的一切,终究会回到他的手中。”

“祂给予你们的辉煌终将逝去,祂给予你们的力量最后还是返回造物神座。”

“除了因赛神之外,谁又能够真正永恒?”

“谁又能一直握住力量和荣耀不放呢?”

“你们除了真正的神话,又有谁能够在因赛神的眼前留下那一缕小小的影子呢?”

瓶中小人失神了:“所以只有真正的神,只有真正的神话才能成为进入因赛神的眼睛吗?”

妖精这个时候,说出了一个只存在于神之国度的隐秘。

将面前的瓶中小人给冲击傻了的秘密。

妖精摇头晃脑的说道:“用不了多久。”

“因赛神将会跨越时光,顺着时间长河而下前往下一个时代。”

“祂将带着生命之母莎莉和希拉大人前往千万年后甚至亿年后的时代。”

“除了祂们。”

“这世上的一切,有什么能够经受千万年和亿年的岁月呢?”

妖精看着瓶中的小人:“你所谓的永生,能够承受得住千万年或者上亿年的冲击吗?”

“或者?”

“那千万年后的你,还是你吗?”

“甚至”

妖精的眼神甚至带上了一丝丝怜悯,那是神之使者希拉偶尔在妖精面前展露出的担忧:“没有神明的你们,还能在这个世界存在下去吗?”

瓶中的小人饱受冲击,它的眼中甚至露出了一丝恐惧。

它看着天空,好像看到这个世界化为一个巨大的瓶子。

而一个伟岸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存在,正在从瓶子之外看向这个世界。

只要对方闭上眼睛的一瞬间,瓶子里的他们就跨越了千年万年,然后全部消逝化为尘埃。

除了神话,任何一切连在他眼前留下一缕泡影的资格都没有。

“原来。”

“在因赛神的意识里,时间只是可以任由摆弄的玩具吗?”

“真正的神明,眼里的时光是用亿年、千万年为单位的吗?”

瓶中小人伸出手,朝着外面触摸。

它的声音不再是和妖精茜米拉的对话,而是喃喃自语。

“没错没错!”

“这就是造物之主。”

“什么三叶人、什么魔渊之国、什么世界,都不重要。”

“时间才是最强大的力量,超越于时间之上的才是永恒。”

“不能够超越时间的存在,根本都没有意义。”

“我们只是掠过他眼前的幻影,转瞬即逝。”

“就好像海边的沙堡,浪过即散。”

它触碰到意识投影祭坛的边缘,就好像碰到了束缚它的瓶子壁垒,

但是它不管不顾,还想要朝着外面触摸去。

摸到那瓶子外面的天空。

它那光尘组成的身体一点点崩散,又重新回到它的体内。

瓶中小人眼中露出了无比的渴望,就好像见到了这个世界真正的真理。

只有这个时候。

他的身影好像和那个安霍福斯,重新重叠在了一起。

最终,他停了下来。

发出一声叹息。

“啊!”

“外面的世界真好啊!”

就是不知道它说的这个外面,是瓶子的外面,还是因赛神所在的地方。

妖精茜米拉看着有些疯疯癫癫的小人光影,不明白她到底在发什么疯。

“喂!瓶中的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