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一百八十八章:节日的诞生(1/2)

梦界的天空挂着太阳,它的光好像是实质的一样。

时而蜷缩在一起化为一个圆,时而光线拉长就好像长满了棱角。

看上去和真正的太阳差别很大,有的时候更像是孩子的涂鸦。

这是因为太阳本身是一件神器,而组成它光芒的是由梦境神话和凡人祈愿形成的愿之光。

神之杯上。

妖精踮起脚尖站在了杯沿之上,无穷无尽的光从下面流淌而过,带动着妖精的衣袍和金色头发舞动。

和神之杯相比,她看上去渺小无比。

妖精伸出手。

神之杯中开始翻滚,一个个大如山峰一般的法则之梦从其中飘浮了出来。

有漫天大雪,有陶偶王国。

有风神之域,也有充满了各种各样食物的天国。

巨大的彩色气泡升起飘在妖精的面前,整个视界都被各种各样的梦所充斥。

这场景。

美得让妖精失神。

但是妖精并没有忘记过来的正事,她是要同化这些法则之梦的。

她选择了其中一个法则之梦,费尽全部力气才将自己的力量和烙印浸染了这个法则之梦的十几分之一。

“还是太慢了。”

“这么多的法则之梦,什么时候才能够彻底同化啊!”

妖精双手捧着下巴,显得有些苦恼。

她看着面前飘着的密密麻麻法则之梦,不知道从何处下手。

最初神之杯只有因赛神的梦,而如今随着一代代祭司前赴后继创造出各种各样的仪式,神之杯之中被各种各样的法则之梦所充满,而愿之光则是以这些法则为根基延伸出来的触角。

她感觉到神之杯在抗拒自己,因为神之杯上有着梦境之主波罗的印记。

哪怕妖精波罗已经逝去了,跟随着星之女王消逝于海边花海的那场梦幻之雨。

他依旧还是这件神器的主人,所有妖精的始祖和血脉源头。

而正当妖精苦恼的时候。

神之杯中那些因为万物生灵制造出的物品模型,因为祈愿和梦而形成的愿之光突然出现了变化,

“咦?”

梦幻星海之中一个个梦境突然亮起,其中投影出了妖精的影子,好像还能够隐隐听到呼喊她名字的声音。

而神之杯中的法则之梦,那些环绕在神器之上的愿之光突然间开始朝着妖精靠拢。

上面属于妖精的气息和力量,无形之间浓厚了几分。

“它们。”

“在亲近我?”

梦妖希拉看了看自己的手,有些迷茫的用食指揉了揉太阳穴,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

“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没干什么啊?”

妖精终于发现了,一切的变化是从梦幻星海中延伸而来的。

她飘上了梦幻星海,从一个个凡人之梦中查看着情况。

她透过梦的壁垒看向了凡人的世界,终于发现了到底是为什么。

“祈愿节?”

塞勒城。

海风呼呼的刮,天也渐渐转凉。

大清早一大群孩子奔跑在街道上,孩子们打打闹闹的互相推耸,闹成一团。

终于有一个孩子开口说起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你们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其他孩子纷纷摇头,那孩子却说道。

“今天是妖精给小孩子们送礼物,实现愿望的日子。”

其他小孩有的也听过关于妖精实现孩子愿望的故事,立刻说道:“我也听我妈妈说起过,说妖精会给最听话的孩子送礼物。”

有年龄稍大一点的小孩立刻鄙夷的说道:“那都是大人们都是骗人的,妖精只是神殿里的一个神像,根本不会动。”

最开始说妖精故事的男孩不愿意了,立刻认真的说道:“是真的!”

年龄大一些的孩子说道:“你见过啊!”

男孩有些底气不足:“我爷爷告诉我的。”

年龄大一些的孩子立刻说道:“你说得这么肯定,那妖精肯定会送给你礼物咯?”

“那你明天拿给我看看。”

男孩立刻嘟囔着说道:“妖精只给最听话最善良的小孩子送礼物,又不是每个都送。”

孩子们吵吵闹闹,有的根本不信,有的还说知道谁谁谁拿到了妖精的礼物。

不过不论是嘴里说着相信,还是不相信的。

内心都涌出了渴望。

还有小小的期待。

期待着今天能够遇到一个能够实现他们愿望的美丽妖精,送给他们期盼的新衣裳、糖果、食物、和玩具。

当初。

梦妖希拉为了突破四阶权能而走向人间,她收集孩子们的愿望凝聚愿之光。

其中第一站便是塞勒城。

因此,这里关于妖精会实现孩子们愿望的传说也最为浓厚。

城内城外,不少人都说得言之凿凿,流传下来的各种各样的故事都有。

有人说那妖精像个金色的花朵,有人说妖精长得像太阳,不过大人们更多是用这个故事还哄孩子们听话,只要听话的孩子便能够获得妖精的礼物实现愿望。

自这个传说传开来以后,偶尔总有孩子收到礼物的传言。

但是谁也不知道那送礼物的,到底真的是妖精,还是孩子的父母。

油之神殿。

曾几何时赛勒城这里是旧贵族势力的大本营,几大祭司家族在这盘踞数百年,树大根深连希因赛之王都对这里没有太好的办法。

但是赫尼尔王朝第二代王逝去之时,赛勒城和油之神殿主祭司掀起叛乱后被镇压。

登上了王位的赫尼尔王朝的第三代国王,便不断的对赛勒城的几大祭司家族进行打压。

如今的主祭司换成了一个由真理圣殿出身的主祭司,理由是监察镇压叛乱势力,但是实际上镇压的便是油之神殿的几大祭司家族。

新王上位了这么久了,这些家族依旧不老实。

油之神殿主祭司站在神殿之前,看着远处的灯塔和大海。

“天冷了啊!”

“最近人也变安静了许多。”

就是不知道这人指的是城市里的人,还是那些祭司家族们。

一旁跟随着的普通祭司便是赛勒城人,看着天气转冷便联想到了什么。

“到了这个日子啊!”

祭司感叹的发出了一声叹息,然后露出了怀念的表情。

“小时候。”

“每年的这一天我的父亲都会给我讲起妖精送礼物的故事,让我努力学习神术知识和仪式术阵。”

“只要我认真听话,每年在这个日子便会有我喜欢的东西处在我的房间。”

“我还以为真的是妖精给我送来了礼物呢?”

“那个时候。”

“我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天选之子,世界上最幸运的人,学习神术就是为了改变这个世界。”

祭司回过头,看向了神殿内的因赛神像。

“甚至!”

“我还想过我是被因赛神选中的人,妖精是替神来给我送礼物的。”

每个小孩子,都想过或者期盼过自己是与众不同的人。

这个世界上。

唯一的那一个人。

油之神殿主祭司来自于曾经的王都,少年时候都是在迷雾之岛长大,因此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故事:“还有这种事?妖精给孩子送礼物?”

祭司说了一遍当地的传说,然后大笑道:“结果长大了才知道,那礼物是我的父亲和母亲买给我的。”

主祭司说道:“你有一个好父亲啊!”

“正是他的引导下,成就了今日的你。”

说完,主祭司一同看向了神殿内的高大神像。

视线落在了因赛神像右侧,那神之使者希拉的塑像上。

“妖精!”

“可真是一种美丽的存在,只存在于神之国度的高贵生灵,穿梭于梦境的神之使者。”

“就不知道是妖精之国的哪一位大人当初降临在了塞勒城,留下了这般美好的故事和传说。”

普通祭司笑道:“总不可能是神座之右的使者吧!”

在他看来,高高在上的神使希拉哪怕就算离开神之国度,也一定带着神的使命和意志。

怎么可能会做这么幼稚的事情,和一群小孩子玩耍。

应该是哪个小妖精从神之国度溜了出来,来到人间的时候和孩子们嬉闹,从而留下了这般充满了天真和童趣的传说。

主祭司却突然联想到了什么:“这么说来,赛勒城中出现过神迹啊!”

主祭司立刻感了兴趣,做好了或许还能够成为他的功绩。

“既然是神迹,自然需要铭记。”

“那干脆就定下来,成为我们赛勒城纪念神之使者的一个节日。”

“宣扬因赛的信仰,是我们这些信徒时时刻刻都应该做的事情,这才是我们的职责。”

“而不是整天为了一己私欲,尽做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说完发出了一声冷哼:“也让那些人知道,神还在俯视着这个世界呢!”

于是当天。

随着油之神殿主祭司的一声令下,整个城市上下都开始为节日的欢庆而准备。

在这赛勒城,油之神殿主祭司的意志和命令可以说比赛勒城的城主还要有效。

“主祭司大人降下口谕,今天被神殿定为祈愿节。”

“这一天将用来纪念神之使者,感怀伟大的因赛神赐予我们的一切。”

“曾经,神之国度的使者在这一天降临”

各个工坊,从中午开始放假休息。

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关于祈愿节节日的议论声,这下哪怕不知道这个故事的也对其了解得清清楚楚了。

人们放假了,街道上的人多了。

于是,街道两侧做各种生意的小贩也变多了。

十字正街的那些商铺也急急忙忙开始装饰,甚至开始推出吸引小孩子的活动。

上午城市里还是普普通通,等到了下午。

街道上便是张灯结彩,整个城市充满了浓郁的节日气息。

油之神殿的祭司开始在城内给孩子们派发礼物,神殿阶梯下围满了孩子,拥挤城一团。

“知道为什么给大家发礼物吗?”

孩子们早就知道了消息,一个个高呼着。

“祈愿节。”

“我们要过祈愿节。”

神殿祭司点头:“这是来自于神的恩赐,是神之使者希拉赠送给你们的礼物。”

“你们要感谢神,感谢神灵的使者为你们带来的节日。”

孩子们拿到了礼物,爆发出一轮又一轮的高呼。

于是就这般。

祈愿节就在塞勒城中这么定了下来,成为了固定的正式节日。

它从一个普通的民间故事和传说,作为一个正式的节日开始在希因赛开始传承。

最开始只是赛勒城和沿海地带,然后一点点传入内陆。

也因为这个节日。

人们将祈愿、梦想、奇迹之力和妖精联系在了一起,那祈愿的力量通过梦幻星海,散发到了神之杯上。

通过祈愿形成的愿之光以及奇迹之力的源头法则之梦,同时受到了影响。

神之国度。

妖精透过梦幻星海看向人间,这才明白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原来是这样!”

“一个节日,一个属于我和妖精们的节日。”

妖精也没有想到。

她当初种下的种子,会在这个时候开花。

---------------

大妖精躺在神赐之地的太阳花海晒太阳,她手里握着一个精致漂亮的陶偶。

她就是当年桑德安拿走陶偶制作成咒印陶偶的那个小妖精。

这么多年过去了,小妖精也一点点成为了大妖精了。

但是对于妖精自己来说。

好像,并没有太大变化?

当初桑德安拿走了她的陶偶,她可是哭鼻子闹了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