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一百七十五章:永生形态和人造人(二合一)(1/2)

希因赛的国都神仆之城。

雕刻着花纹的城墙门洞中,厚重的大铁门缓缓打开。

安霍福斯穿过持剑守卫的中央登上阶梯,在一名侍从的引导下来到了花园外面。

花园完全是由玻璃搭建而成的,高四米多,呈现鸟笼形。

漂亮华丽,且可以称得上是无比奢靡。

阳光的直射会让太阳之杯的生长速度变慢,变得萎靡不振甚至枯萎,但是这种玻璃却可以解决这种状况,王室花园是率先使用这种方式培育太阳之杯的。

不过天空神殿那边,依旧保持着延用了数个时代的花苑。

安霍福斯走到了玻璃前,在带着王冠的身影面后说道。

“陛下!”

国王看了过来,仔细打量了安霍福斯一番:“你来了,我的侍神祭司。”

国王向前走了两步,拍了拍安霍福斯的肩膀,显得亲切和熟络。

“听说你准备踏出那一步了?”

安霍福斯问道:“不知道陛下所说的那一步是指?”

国王直接点明:“我还是知道一些事情的,你从真理圣殿得到了神恩术,那么你肯定是准备突破四阶,成为神恩祭司了。”

安霍福斯也没有遮遮掩掩:“还需要一些准备。”

国王大笑:“看来我们马上就要多出一位强大的四阶权能者了。”

目前。

不论是希因赛的文明还是魔渊之国的文明,只有两个四阶神恩祭司。

分别是真理贤者蓝恩,深渊骑士爱莲娜,但是真理贤者蓝恩虽然是三叶人,但是明显是独立于希因赛之外的一股力量。

堂堂希因赛,竟然没有属于自己的神恩祭司。

谈论完了这个话题,国王立刻说起了另外一件事情。

“我记得侍神祭司到现在还是一个人,嗯这样吧!”

“我可以把我的女儿耶雅嫁给你,这样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不知道你的想法是什么样的?”

希因赛之王有数十个儿女,安霍福斯只认得其中几个。

“耶雅殿下?”

“我从未见过这位公主殿下。”

国王拍了拍手,玻璃花园里面的身影走了出来。

安霍福斯扭头看去,原来国王的女儿就是那个天空神殿中的负责每日唱誓约赞歌的女祭司长,这群女祭司每日都在天空神殿的大殿里,在安霍福斯看来就好像一群傀儡一样。

也正是那个庸庸碌碌,连你觉得神是在看着我们吗?

都不敢回答的平凡女祭司。

他之前以为国王只是派她来监视自己的,没想到竟然还有着另外一重意思。

他只是瞥了一眼那位公主殿下,便断然拒绝。

“陛下。”

“我不需要。”

公主殿下看着安霍福斯的回答直接愣住了,然后一甩一副转身直接小跑着离去。

可以看得出非常伤心,也非常气愤。

只是安霍福斯不太在乎。

国王陛下也没想到安霍福斯会拒绝。

在他看来这简直是一件绝对没有人会抗拒,合则两利的事情。

安霍福斯将成为王族的一部分,希因赛也将得到一个强大的四阶权能者。

同时,这也是王族给予安霍福斯的荣耀。

他感觉有些难堪,而且愤怒。

“安霍福斯!”

“你是在拒绝王室一族吗?还是说在侮辱我的女儿?”

两人互相对视,这一次国王非常强硬,可以看得出不容拒绝。

最后安霍福斯思索再三,沉默了半天之后答应了下来,他目前还需要国王的力量和帮助,他不能和国王反目。

他从王宫之中走出,回到天空神殿的路上袖子里面发生了震荡。

他拿出了哈鲁魔瓶放在了阶梯的扶手上,瓶中的小骨人看着安霍福斯。

“你变了许多。”

安霍福斯:“哪里变了?”

小骨人:“你以前是个躲藏在城堡里的邪法师,你无视世界上所谓的权利和威势。”

“你可从来不会妥协,而现在的你不像以前了。”

安霍福斯:“现在?”

小骨人点头:“你像个贵族了。”

安霍福斯并不认可:“我没有变,但是有的时候需要妥协。”

“这妥协不是屈从于权威,而是为了更好的开展我们的计划。”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小骨人的话让他感觉到了紧迫。

他的确感觉到了自己被同化,他关于永生秘密的探索最近一直都在止步不前,他拥有了天空神殿的侍神祭司的神恩和庞大助力之后,却也被拉入了权利争斗的漩涡之中。

他欣喜自己掌控着庞大的资源,但是也厌恶着这些人之间的勾心斗角。

在他看来,这些人就好像一群被豢养在罐子里的虫子,互相之间为了争夺那一小点空间而厮杀不断,根本就不知道去看一眼罐子外面的世界。

曾几何时,他是以高高在上且鄙夷的视角看着他们的。

而现在,自己也被这些虫子们拉着落入了罐子当中。

他必须加快自己的计划,他是一个追求永生秘密的高贵之人,而不是一个平庸的芸芸众生。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必须去一个地方。

安霍福斯带着人离开了圣山,前往了暗河地区。

按照惯例,天空神殿的侍神祭司是不能够离开神殿的。

但是这条惯例明显对于安霍福斯没有任何作用。

“轱辘轱辘轱辘”

小石魔下半身滚动的声音有些大,带着一节车厢奔跑在大路之上。

荒野里的一些强盗看见了这节镂空镶着金边,还有玻璃装饰的华丽车厢却远远逃开了。

因为他们知道能够用魔怪拉车的存在,一定是他们惹不起的。

再往前出了希因赛王国的边境,就没有路了。

小石魔一路狂奔,直到面前出现了一条深不见底的大裂谷才停了下来。

“骨之仪式制造的吊桥。”

“这么长的一座,看起来真的是非常厉害。”

安霍福斯推开车厢门,从上面走了下来,看了看骨桥便踏了上去。

“呼呼。”

狂风呼啸吹动吊桥,让它摇摆得就好像一个秋千一样,走在上面实在是足够动人心魄。

但是安霍福斯走得很稳当,慢慢的就走到了另一头。

吊桥的另一头出现了迷雾,安霍福斯并不陌生,在真理圣殿的外围也有这种东西。

虽然二者的迷雾有着区别,作用和布置方法都不尽相同,但是本质上是一样的东西。

“席仑家族的幻术结界,没想到竟然在这里也看到了。”

这种作用于低阶祭司和普通人的幻术,对于安霍福斯当然没有作用,他直接便走了进去。

但是当他看到巨大的城墙,还有城门上的那个头颅的时候就完全不一样了。

那骨头颅看到安霍福斯的时候有些害怕,眼神竟然表达出了畏惧的神情,好像真的拥有智慧一样。

“这是什么?”

他眼神露出了感兴趣和期待的神色:“巫医之屋果然有些东西,或许他们真的有关于生命和永生的秘密。”

安霍福斯正式确定了,自己这一趟不会白来。

有时候传言还是有一些靠谱的东西的。

门自动打开,将安霍福斯迎了进去。

迷雾散去。

巫医之屋前站着七个身影,其中一个明显是个普通人,另外六个应该便是传说之中的巫医了。

“强大的三叶人祭司,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因为你也没有什么想要和我们求助的。”

安霍福斯看着那些巫医,这些巫医给予他的感觉有些奇怪,但是他也没有看出这些巫医不是三叶人。

毕竟。

若是骨魔这么容易被人看出身份,他们又如何能够隐藏在城市之中呢?

而且骨魔丝毫没有遮掩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力量,那明显是四阶的力量,带着一股精神力蜕变后的神恩场域。

这种感觉,他在真理贤者蓝恩的身上看到过。

安霍福斯脸色瞬间变了,甚至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

一个四阶神恩祭司就足够让人吓得屁滚尿流了,更何况足足六个四阶权能者站在自己的面前。

“四阶?”

“怎么可能,哪里来的这么多的四阶权能者?”

这让安霍福斯不由得猜测起来了这些巫医们的来历,他们突然的出现,没有任何征兆。

强大的力量,追求生命的终极奥义。

这一切看上去都如此的不寻常。

“是谁制造了你们?”

他抬头死死的盯着这些巫医,好像看到了什么凡人世界绝对不应该存在的东西。

“是神吗?还是神的使者?”

“你们从哪里来的?是从神灵的国度吗?”

安霍福斯不相信这是自然的造物,他更愿意相信这些巫医是从神之国度逃出来的存在。

也只有这种说法,才能证明为什么他们能够凭空出现。

目光寻索。

他突然在迷雾的深处,海边的悬崖上看到了一座巨大生命之母莎莉神像。

神像在迷雾之中朦朦胧胧,但是那如同号角一般的万物母螺却显眼至极。

她是这群巫医们信仰的存在。

一瞬间,安霍福斯觉得自己找到了答案。

安霍福斯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和巫医们说道。

“追求生命的奥义,救死扶伤的力量。”

“是生命之母、万物母螺的掌控者、至高无上的巨怪之王,制造出了你们?”

在寻常人看来,因赛神是至高无上的造物之主。

那么能够创造一切生命,能够永恒存在的生命之母莎莉何尝不是另一尊神明。

甚至在如今的三叶人看来,初王莱德利基同样也是一尊古神,只是因为他将智慧的血脉分给了所有三叶人,才最终腐朽死去。

有了这种猜测,安霍福斯看着这些巫医的眼神都完全不一样了。

变得狂热。

带着一种追求真理和秘密的渴望。

他没有去过神之国度,更没有见过生命之母莎莉。

但是这六个巫医一定和神之国度,和生命之母莎莉有关系。

他们的身上一定有着秘密,一个天大的秘密,属于神之国度的秘密。

巫医们对视过后,摇了摇头:“我们并不知道。”

安霍福斯不理解:“不知道?”

巫医看着安霍福斯:“神灵之所以被称之为神灵,便是因为神不可被直视。”

“凡人连记住祂模样的资格都没有,哪怕曾经见过神,过后你也会将一切忘却。”

“除非。”

“神不想让你忘记他的存在,或者说你强大到能够承受住这段记忆,例如神之使者和生命之母。”

安霍福斯突然想起了自己第一次来到王都时候发生过的事情,他好像在生湖边见到过谁,好像还说了什么。

但是只是看了一眼过后,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记得自己见过谁,不记得自己说过什么。

但是那种深入内心的彻寒,那种记忆自动消失的空白,却深刻至极。

“那是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