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一百七十四章:翼魔和失窃的神恩术(二合一)(2/2)

还没等蓝恩表达意见,学生立刻向他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老师,我看了您制造飞行道具之后便有了这个想法。”

“如果用这种方法制造出一种可以飞行的魔怪,成为骑乘和运输的工具。”

“这样的话,以后我们来往于大海和陆地之间就更加方便了。”

蓝恩表情有些不好,他一直都不太喜欢魔怪这种存在。

“您想过风险没有?”

学生立刻回答:“但是我们并不是第一次制造和培育魔怪了,这种风险是可以控制的。”

“我们能够通过灵界契约和石魔共处,我们提供石魔生存环境,石魔给我们提供力量,这不是一种很好的模式么?”

“老师!”

“这对于三叶人和我们来说,是一次巨大的进步啊!”

“我们可以彻底的征服蓝天,飞行道具是一种道具,可以飞行的魔怪同样也可以成为我们的工具。”

学生看向了一旁的飞行道具:“您的这种飞行道具虽然好,但是奇迹道具只有一个,普通使用的话实用性并没有那么大。”

“您也知道,所以我看到这些日子您都在一直想着如何进行改进。”

“但是如果通过它的原理,制造出可以飞行的魔怪,然后大量对它进行培育。”

“以后我们三叶人就可以拥有真正的飞行工具了。”

说到这里,学生围了打动蓝恩还提起了另外一个显著的例子。

“桑德安大人留下的石魔,如今却成为了重要的运输力量,见证了贤者之名。”

“为什么新出现的魔怪就不行呢?”

蓝恩虽然不再像以前那样,对于魔怪的出现抱有极大的敌意和畏惧,但是依旧对于魔怪一族保持有警惕。

他并没有立刻答应自己的学生,只是说道:“我还要再考虑考虑。”

学生很了解自己的老师,他知道蓝恩其实已经有些动摇了曾经的想法。

蓝恩对于魔怪的偏见和畏惧,更多的是来自于自己的老师桑德安的死和火魔哈鲁。

学生鞠躬过后,自己退了出去。

但是他的那副卷轴却留下了。

仪式工坊里,所有人望着蓝恩。

“贤者大人。”

“还要接着继续下去吗?”

蓝恩这些日子一直都在探索着所谓的飞行道具改良计划,确实没有什么进展,他也准备休息一下了。

“今天结束了,大家回去休息吧!”

仪式工坊里帮忙的雇工和其他祭司对着蓝恩行礼过后,便散去回家了。

蓝恩一个人留在工坊,通过窗户看着外面。

一艘新的大船穿过迷雾抵达码头,几只小石魔拉着拥有着三节的拖车车厢快速奔跑在平整的道路上,将船上运下的物资送到一个个仪式工坊之中。

“是啊!”

“魔怪已经不再像以前一样,它已经成为了一种可控而低风险的力量。”

犹豫再三,但是最后还是决定尝试一下。

第二天他就喊来了自己的学生,将自己的“飞行道具改良计划”,变更成为了“飞行魔怪的培育制造”。

飞行力量的实用道路,也正式踏上了正轨。

蓝恩问自己的学生:“你有想好用什么神术烙印为核心,来制造这个魔怪呢?”

“这种力量,又如何和飞行搭配上?”

例如石魔,便是以陶之神术烙印为核心制造出的魔怪,火魔是火素神术烙印的结晶。

神术烙印化为的咒印之灵,才是最关键的。

学生早就已经想好了:“想要飞行,魔怪的身体一定要足够轻盈。”

“我准备使用骨之仪式来建造这种生命的躯体,但是它的神话血脉使用空之神术烙印化成的咒印之灵。”

“这样的话,轻盈的身体加上空之烙印的力量推动,足以让它翱翔蓝天。”

蓝恩点了点头:“老师留下的咒印陶偶还有几个,剥除其中的陶之神术烙印换成空之烙印便可以了。”

“不过这东西也不多了,我们也要省着点用。”

新的计划一启动,整个真理圣殿都为之运转。

蓝恩的几个学生,还有圣殿之中最为精英的三阶咒印祭司也都被聚集了过来,加入了制造飞行魔怪的实验当中。

制造魔怪并不难,难的是如何合理的设计它的形态,这种形态和力量结合在一起,能够让它能够轻松的飞行。

其中一名导师也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和意见:“还有繁衍。”

“石魔和火魔是通过成熟后分裂来繁衍的,因为它们并没有固定的形态。”

“但是我们这次定下了飞行魔怪的外形和生命形态是固定的,也应该注意它的繁衍方式。”

“这样的话,我们才能够在后续熟练成功的培育出其他的飞行魔怪。”

商讨过后,便开始制造费新魔怪的躯壳。

这一次并没有出现什么大失败。

因为更多的只是前期准备,后期的制造魔怪的方式早已经成熟。

但是通过仪式制造的各种飞行魔怪身躯,却在仪式工坊里堆积如山,看上去就好像一座尸山。

只是没有最后的步骤,它还算不得一个生命。

最后足足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才终于定下了飞行魔怪的身体。

仪式工坊中。

一切准备就绪。

这是一个巨大的怪物,它的躯干看上去像是一只布满了漂亮花纹的透明肉虫,外面覆盖着一层镂空的骨甲。

它的体内,好像涌动着某种神秘的气体。

那气体还散发出神秘的光。

一双可以折叠起来的翅膀,展开来就化为化为飞翔蓝天的巨翼。

如果用人类的角度看去,它就像是一个长着怪异白骨翅膀的发光蛇。

地上画着密密麻麻的纹路,外圈还有着仪式阵纹,蓝恩站在最前面,周围十几名三阶咒印祭司围成一圈。

今天便是正式制造魔怪的时候了。

蓝恩他们要将这具躯壳化为生灵,制造成一种新的魔怪。

第一个飞翔在天空之中的种族。

即将诞生。

学生问真理贤者蓝恩:“那么这种飞行魔怪叫什么呢?”

蓝恩早就有了想法:“既然奇迹道具将这种飞行的方式叫做翼,那就称之为翼魔吧!”

一名四阶神恩祭司加上十几名咒印祭司,一同释放出了自己最强大的力量。

狂烈的精神力风暴涌动,天空之中的云层都被影响开始旋转。

仪式之光涌动,从工坊的各个缝隙奔向外面。

而工坊内部,化为一片炽白。

不知道过了多久,光芒之中爆发出一声刺耳的嘶鸣。

“嘶!”

嘶鸣声中。

远处几个建筑上的玻璃汽灯直接爆裂开来,地面上的石子都开始微微发颤。

“呼呼!”

翅膀震动的声音,整个迷雾之岛都可以听见。

伴随着振翅之音,外面的人便看到一个恐怖的怪物之影从仪式工坊上方冲出,盘旋在天空之上。

巨大的阴影投影在大地之上,给三叶人带来了强烈的威慑感,一些低阶的祭司看到那恐怖魔怪之影心中也不由自主的生出了恐惧。

真正的翼魔出现了。

真理圣殿的贤者蓝恩和十几位导师,此刻全部都站在了翼魔的身上。

翼魔足足三十多米长的翅膀彻底展开,骨翼上有着一个个孔,飞起的时候可以喷射出气体。

当奔向高处的时候,翼魔就可以喷射出气体,驾驭气流。

其他的时候,便是御风滑翔。

在整个真理圣殿的人震惊和不可思议的目光下,翼魔展翅远去。

开始了它的第一次飞翔。

蓝恩和圣殿的导师们驾驭着它飞向远方,同时也在验证着这个新生魔怪的力量。

此时此刻。

距离迷雾之岛不远处,一艘停靠在萨拉领地上大半个月的的船上。

这是一艘货船,停靠在萨拉领地的卸货岛屿港口上已经很久了。

理由是王都的买家还没有到来,所以一直盘桓在港口上。

船舱内,一名祭司跪在地上。

而他的手中捧着哈鲁魔瓶,魔瓶内囚禁着一个小骨人。

只是相比于被关在瓶子里面的小骨人,外面的这个才更像是奴仆。

小骨人突然睁开了眼睛,他感受到了迷雾之岛上的动静,也看着蓝恩和导师们驾驭着骨魔离开。

“真理贤者和十几位导师一起离开了迷雾之岛,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捧着哈鲁魔瓶的祭司立刻拔出了烧瓶上的塞子,恭敬的说道。

“大人。”

“请!”

魔瓶被打开,一阵粉尘形成的烟雾朝着远处奔去。

那烟雾无视迷雾之岛的迷雾,绕开了灯塔的监察。

它好像对这里熟悉至极。

其直奔城堡的后方,趁着迷雾之岛最空虚的时候,闯入了一座隐蔽在山体之内的宫殿大门前。

一个三叶人模样的骨魔站在了大门前,身体内散发出奇异的波动。

大门两侧的石头雕像同时看向了骨魔,扫视了它片刻之后问道。

“密咒。”

骨魔念出了密咒,石像立刻打开了宫殿的大门。

门一开,骨魔便直奔深处。

而驾驭着骨魔冲入蓝天,循着白云不断远去的蓝恩突然感觉到了什么。

他立刻回头看向了迷雾之岛,脸色大变。

“不好,有人侵入了真理圣殿。”

这个真理圣殿,就是仓储所有核心神术和知识的那个圣殿。

翼魔立刻掉头,朝着迷雾之岛飞回去。

只是还没有回到迷雾之岛,就看到一个人影从迷雾之中冲出,向着远方逃去。

蓝恩怎么可能让他逃走:“给我站住。”

高近百米的恐怖神恩傀儡出现在了海面之上,巨手伸出朝着那骨魔抓去。

只是还没有等碰到骨魔,便传来了一声轰响。

“砰!”

那看起来和三叶人一模一样的存在,在海面上自爆了。

如此刚烈,反倒是让蓝恩和其他导师愣住了。

蓝恩感受到了力量的不同,这人不像是三叶人。

“不对。”

“他不是三叶人。”

“这是一个魔怪,一个骨之神术烙印的魔怪。”

翼魔盘旋在天空,蓝恩和十几个导师却落在了海面。

蓝恩脸色有些难看:“这人对于真理圣殿非常了解,他连进入圣殿的密语之咒都知道。”

“这个密语是当初老师桑德安设立下的,只有我和哈鲁知道,怎么会还有其他人知道?”

说起哈鲁,蓝恩立刻想起了另外一个人物。

“哈鲁的那个学生?”

“安霍福斯?”

“他进入真理圣殿干什么,他想要寻找什么东西?”

蓝恩立刻带着人回到迷雾之岛,他却没有先进入圣殿之中,而是直奔城堡的最高层。

在封印的格子里面,他看到了神术道具的制造这本书。

“没有被动过。”

然后,蓝恩才进入圣殿之中。

他终于确定了对方的目的:“他在找神恩术。”

蓝恩脸色反而没有那么难看了,在他看来这个哈鲁的学生是想要寻找突破四阶的方法,他并没有敝帚自珍的意思,毕竟他之前都将神恩术给了魔渊之国的深渊骑士爱莲娜。

希因赛之王询问他四阶神恩祭司力量的时候,他甚至直接邀请希因赛之王前来真理圣殿学习。

他并不害怕神恩术外传,他只是害怕力量的失控。

蓝恩回过头,对着自己的几个学生说道。

“得找一找。”

“哈鲁的那个学生,安霍福斯现在到底在哪里,究竟在做些什么?”

学生立刻回答:“邪法师安霍福斯?”

“他之前在希因赛东部地区一直都声名赫赫,闹出的动静不小。”

“不过最近这个邪法师安霍福斯确实没有什么消息,好像他彻底消失了一样,我立刻让人去查。”

另一边,随着进入真理圣殿的窃贼自爆。

魔渊之国萨拉领进行贸易的船只上,刚刚那个自爆死去的骨魔又重新化为了一个小骨魔出现在了烧瓶之内。

“成功了吗?”那捧着哈鲁魔瓶的祭司激动的问道。

“成功了,回去吧!”小骨魔命令道。

----------------

天空神殿。

安霍福斯穿着侍神祭司长袍站在因赛神像下,他久久矗立的看着神像。

良久后,他问身后的祭司。

“你说,每个人站在神像下的时候都在想些什么?”

祭司毕恭毕敬的回答:“站在这神圣之地,我想每个人的内心应该只有虔诚。”

“还有信仰!”

安霍福斯嘴巴微微张开,看着神像的眼睛显得有些呆滞。

“不是!”

“我觉得大多数人都在想”

安霍福斯张开手,高高举起。

“神啊,您也在看着我们吗?”

安霍福斯又接着问道:“你觉得神在看着我们吗?”

祭司想了半天,并没有答案。

安霍福斯却说起了那句曾经神对第二代智慧之王耶赛尔所说的话,那句只在王权血裔之间口口相传的话,不像让其他三叶人知道的禁语。

“信仰神,是你们的事情。”

“与神无关。”

安霍福斯发出一声轻笑,像是在嘲弄自己,亦或者嘲弄所有三叶人。

“所以。”

“那我们到底在向谁祈祷呢?”

安霍福斯看着神像的眼神越来越灼热,就好像看着一个真正伟大的偶像和崇拜至极的存在。

“不过正因为如此。”

“祂才是真正的神,祂制造我们不是因为需要我们,而只是因为。”

“祂可以做到,便就这样做了。”

“这样的神,这样超越一切之上的力量,那隐藏在背后的秘密。”

“才是我们渴望和追求的。”

这个时候,一个人从侧廊走出,对着着安霍福斯的耳畔说了句什么。

安霍福斯立刻离开了神殿,来到了一旁紧闭的房间内。

祭司捧着哈鲁魔瓶跪在地上,瓶中的小骨人对着安霍福斯说道。

“安霍福斯!”

“神恩术我已经替你拿回来了。”

安霍福斯点了点头:“那便可以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