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八十九章:你高高在上的样子真的好恶心(1/2)

成千上万的魔渊之国士兵悍不畏死的冲了上来,在女魔渊骑士的率领下灵活的躲避开钻地魔虫腹下延伸出来的一条条触手,但是一个交接之间也有三四十人直接身死当场。

也就是在这一个交接之间,女魔渊骑士感觉到了钻地魔虫的力量。

她的脸色瞬间就变了,瞳孔剧烈收缩。

这不是一个身形庞大的蠢笨之物,它拥有着灵活至极的变化和力量。

“散开!”

“灵活结队,寻找破绽。”

在智慧权能的沟通下,女魔渊骑士的命令迅速传达到每一个角落,所有士兵就好像她意志的延伸。

但是这一切,在威士霍森的眼中看来都不值一提。

希因赛的历史上发生过无数次冲突和战争,但是都在一次次证明,巨怪的力量是无敌的。

他们就是生命和力量的最高顶点,它们无视一切的技巧和花里胡哨。

只要它们降临的地方,便是毁灭和天灾。

“钻地魔虫,震死他们。”威士霍森一挥手。

“呜!”钻地魔虫狰狞的口气张开,发出一声呼喊。

一圈圈看不见的声波震荡开来,从海底掀起剧烈的波纹。

“轰隆!”

仅仅一瞬间,就看见围在旁边成千上万的魔渊之民就好像被洪流卷入的树叶一样,被冲击得七零八落。

尤其是靠得最近的数百魔渊之国士兵内脏器官都被破坏,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这种力量对于巨怪和祭司来说作用不大,所以之前威士霍森和星罗女王的天空巨**战之时,根本没有作用。

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简直就是屠杀利器。

女魔渊骑士看到这一幕,眼睛一瞬间就红了。

“该死!”

“希因赛人,我一定要你付出代价。”

她脚下驾驭的奇虾都在一瞬间被震死,但是她自己却推开坐骑硬扛着音波逆势冲了上来。

她面目狰狞,浑身都在爆发着力量。

十几团黑色的骨梭在她的手中炸裂开来,化为一道道残影从各个角落旋转着朝着巨怪的头顶上攻击而去,抵达了威士霍森的面前。

猝不及防之下,她还真的威胁到了威士霍森。

“精神力!”

王子殿下真的惊到了,不是因为对方的力量有多么强大,而是魔渊之国竟然掌控了跨入高级祭司的方法。

“神术精神力盾”

一股无形的精神力场将十几团黑色骨梭弹开,也让女魔渊骑士眼中的期待瞬间化为暗淡和绝望。

威士霍森也在这一瞬间明白了什么:“太阳之杯!”

“你得到了从伟大诗人埋骨之地流出的太阳之杯,然后饮神之杯的力量得到二阶权能。”

王子殿下惊中有喜,他终于找到了神圣之舟的踪迹:“神圣之舟果然是往这个地方而来的。”

太阳之杯是各国至高无上的神物,只有王都的禁地之中才会培育这种神赐之物、太阳之花。

魔渊之民是绝对不可能拿到这种东西的。

而对方明显已经觉醒了二阶权能,将智慧化为了精神力具现化而出。

这让威士霍森立刻联想到了从伟大诗人埋骨之地的太阳之杯花丛,当时神圣之舟冲向海洋的时候,就带着少量的太阳之杯。

这个发现让威士霍森下手不再那么重,他不准备杀死这个女魔渊骑士,他要活捉对方从她口中知道太阳之杯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说不定。

他还能从女魔渊骑士的口中知道神圣之舟的位置。

魔渊之民前赴后继的悍不畏死,最后的结果是损伤惨重,但是却看不到任何赢的希望。

钻地魔虫长达百米的恐怖体型,强大的恢复能力和变形的触手和利刃一样的尖端,还有那看不见却能够轻易杀死他们的毁灭魔音,都让魔渊之民感觉到绝望。

女魔渊骑士愤恨不已,但是却没有任何办法。

面对鲁赫巨怪的无力感,再度让她回忆起了那隐藏在血脉里的恐惧。

“撤退!”

“全部撤退回深海!”

高高在上的威士霍森戏谑的看着逃窜的魔渊之民,钻地魔虫快速穿梭在大海之中追逐着女魔渊骑士的身影,将他们逼迫到了一个死角里面。

“去!”

“将那个魔渊之国的怪物领主给我抓过来。”

威士霍森下了命令,让他的属下和追随者去抓住那个女魔渊骑士。

他怕巨怪强大的力量,一个触碰间就将这些弱小的蝼蚁给碾碎了。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