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第六十七章:神赐之地和答案(1/2)

两道身影游过大海,穿过深海魔渊这片所有三叶人闻之色变的诅咒之地。

连魔渊之民都不愿意靠近这里,害怕再度被神放逐到那永恒的黑暗之域。

往下可以看到一条深不见底的海沟直通海底的最深处,黑暗的世界好像一张吞噬一切的大嘴,从上方经过的感觉就如同从世上最恐怖的怪物齿唇之间逃离。

蒂托浮出水面,依靠着神之杯的力量观测着周围。

眼睛看不到,那通往神赐之地的光却依旧在指引着他方向。

“在那边。”

“得往那边走。”

石盔老人从后面追了上来,比起之前的速度慢了很多,显得有些慢吞吞的。

蒂托甚至听到了他不规律的喘息声,一听就让人感觉到虚弱无比。

诗人觉得不对劲:“你受伤了。”

石盔老人胸口的甲壳上出现了一道道碎裂,的确受了些伤,只是从外表看不出来严不严重。

老人自身倒是不太在意:“年纪大了,不比曾经了。”

“哪怕是碰撞几下,也有些承受不起了,这具身体已经脆弱得和沙石一样了。”

魔渊之民的甲壳会随着年纪变大而渐渐变得脆弱,和三叶人刚好相反。

三叶人的骨甲年龄越大反而越坚硬,渐渐的如同石头一般。

蒂托关心的问道:“严重吗?”

他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如此关心一个魔渊之民的安危,甚至和一个魔渊之国的王者成为朋友。

石盔老人停下来喘息了几口气:“不太严重,先赶路吧。”

再度潜入水中,穿过蔚蓝的大海和魔渊。

几天后。

两个人循着神之杯的指引一路前行,这片茫茫大海之中再也看不到任何标志物。

没有岛屿,没有希因赛的镇落,更没有遗迹。

他们不知道自己究竟在何处,离开深海魔渊究竟有多远了。

他们只能确定自己的方向没有错,但是神赐之地究竟在哪里,还有多久才能抵达,或者说能不能抵达。

两个人都是一无所知。

石盔老人已经虚弱得无法前行了,他身上的伤势比他说的要严重得多。

他游着游着,开始朝着海底之下沉去。

蒂托突然拉住了石盔老人,将他托起架在了身上。

“我背着你。”

石盔老人沉默了一会,说出了两个字。

“谢谢。”

两个人相互扶持着继续前行,蒂托是石盔老人的手杖,而石盔老人是蒂托的眼睛。

黄昏降临,两个人缓慢的潜行在金色的大海之中。

太阳的余晖透过海面,映入海水之中,也同样给两个人带来温暖和希望。

金灿灿的海平线之上,突然出现了一道影子。

刚开始两个人还没有注意到,随着他们越来越靠近,那个影子也在不断的放大。

石盔老人终于看清楚了那是什么。

是一座岛。

石盔老人按住了蒂托,瞳孔一瞬间放大。

那是什么样的一座岛啊,在太阳的沐浴下折射出璀璨的光辉。

远远看去,就好像是纯金色的。

神圣、圣洁。

还带有金子一般的永恒。

“出现了?”

“真的出现了!”

蒂托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他立刻反应了过来发生了什么。

“真的?真的吗?”

“就在前面吗?”

诗人说话的声音都带着颤音。

他从天空神殿出发,一路而来不知道走了多远,遇到了多少困难,这是终于要抵达终点了吗?

石盔老人比诗人更加激动,他望着那座岛屿,不断的说着话。

“神赐之地,真的有神赐之地。”

“原来神!”

“真的存在!”

两个人加快速度,朝着神赐之地而去。

海水越来越浅,两个人一点点从海水里走出,踏上了了神的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