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终(1/2)

在周世礼一路高歌猛进、于商场上大展拳脚的同时,欧韵致也开始了她大刀阔斧的改革之路。

七月中旬,华贸宣布了两则任命:任命原香港国亚银行执行总裁姚天霖为董事总经理、任命原华贸能源公司副主席利国维为副董事总经理,同时公布重大重组计划,开启了华贸帝国华丽的整合升级之路。

在这次整合中,华贸力图将集团业务重新归类,同步简化公司结构,降低经营风险。然而,重组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

原本在计划中,欧韵致打算将其母留下的东金控股公司与华贸下属能源公司合并,但计划一经公布,立即就收到了以翟九楼、翟九城兄弟为首的中小股东的反对。东金在欧峥嵘数十年的经营之下,其实相当具有潜力。但他们仍以东金估值及分红率较低为由,拒绝进行股权置换。在华贸发起的特别股东大会上,翟九楼兄弟带头投了反对票,并煽动小股东闹事,以致欧韵致的东金、华能重组计划第一次宣告失败。

翟九楼及其党羽得意至极。但令他们没想到的是,仅仅一个月后,欧韵致即宣布将东金在海外借壳上市,一夜之间,股价飙升,东金市值以日为时间单位急速飞升。

谁会与真金白银过不去呢?原本持反对意见的中小股东们捶胸顿足、后悔莫及,而翟九楼及翟九重两兄弟则更恨得牙根发痒。

正在诸人悔不当初之际,令人们更加没想到的是,欧韵致竟宣布再次召开特别股东大会,并承诺华贸能源与东金公司换股比例不变,华能的股东仍可以1:1.2的比例换购东金股份。

如此的重情信诺,且豪阔疏财,欧韵致在市场内的名誉正如同此前东金的股票一样,急速飙升,且日渐高大。

然而,翟九楼及翟九城兄弟并不甘心就此失败,关键时刻,这曾经同室操戈的两兄弟再次联起手来,共同对付他们的侄女欧韵致。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他们利用自己手上所有的渠道和力量来破坏欧韵致在市场内的名誉,以求撼动她在商场中的地位。连篇累牍的□□如无形的箭一般射向欧韵致。其中,翟九楼及翟九重两兄弟最有力的武器就是欧韵致与周世礼的关系。翟九楼兄弟及其党羽认为欧韵致同周世礼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将有损公司及股东利益,并于十一月下旬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剥夺欧韵致公司主席的身份。

一时之间,举城哗然,仿若三年前的逼宫事件在当下重演。

远在德国的翟九重见状,立即放弃休假,返回香港总部坐镇,并试图逼迫女儿与周世礼公开断绝关系。

而这个时候,明珠早已过完了她的两周岁生日。也就是说,她离开周家和她的丈夫、孩子已经快要两年了。

看起来那个团聚之日却仍然遥遥无期。

周世礼会变老,而她的女儿亦在一天一天地长大,很快的,就会长到不需要她。

她还能让他们继续等下去吗?

十二月份,周永祥生了一场病。虽并不严重,但仍把周世礼累得够呛。整日在公司及家庭之间忙碌,工余既要照顾年幼的女儿又要兼顾年迈父亲,周世礼很快就消瘦下来。而欧韵致看着这样的周世礼,内心的愧疚和煎熬之情可想而知。

其实他完全不必要再等待,而可以找个温柔贤惠的妻子替他打理家务、照看孩子、孝敬父母甚而共同驰骋商场,然而,他是如此地忠于自己的内心和他的爱情。

翟九重对她的逼迫一日胜过一日。这种逼迫不仅仅体现在言语上,更付诸于实际行动,为了彻底断绝女儿同周世礼复合的希望,翟九重又一次开始安排起女儿的婚事来。

这一晚,当欧韵致愤怒地离开相亲现场,走出维多利亚大酒店的时候,她想起前一夜灯光下周世礼那隐藏在鬓发中的若隐若现的白发,想起他那疲惫而坚毅的脸,突然间忍不住的热泪盈眶。

她在回家的路上给周世礼打电话,问他:“若我不再是华贸的集团主席,你会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同?”

周世礼道:“我只需要知道你是我的妻子,这就足够了。”

欧韵致在电话那头止不住地笑了起来。

新一年的一月一日,在华贸集团新春舞会的第二天,欧韵致突然间通过集团公关部发布了这样一则声明,郑重宣布将辞去华贸集团的主席之位。

犹如一轮冉冉升起的太阳,正是在商场之上大放光彩的时刻,她却突然间宣布退出,于人的震撼无疑是十分十分惊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