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从窗户间隙间照进来的时候北山定就醒了,但看到身边之人任睡得香甜便没有动作,看着佳人熟睡的脸竟想起了往事,嘴角的幅度也越来越大。

十年间她和水佳玲走遍了大平的山山水水,也赏完了北国的风光和体验了沙漠的情怀,更体会了世间的善善恶恶,做了不少打抱不平拔刀相助之事。

自与古梅师徒别后,她和水佳玲便一路北上直达北国都城,见到了呼延赫和段敏,也见到了她们的孩子呼延洁,洁儿比世安和纯雪还小两岁,继承了呼延赫和段敏的外貌,样子十分喜人。

以至于洁儿时常缠着她和佳玲都不觉得烦,甚至很想远在京城的三个孩子,虽然挂念但却并不担忧,因为她们相信北山水盛会把两个妹妹照顾好的。

在北国都城呆了一个月后,两人便准备开始在北国游玩,看到她们两人这么潇洒的出来玩,呼延赫和段敏十分羡慕,恨不得洁儿一天就能长到十八岁,但也只是想想。

在北国这一玩就玩了一年多,北山水盛处理国事政务也越来越得心应手,十分熟练,世安、纯雪也如愿以偿的“混”进了宏文府,为什么是混?因为名字身份都是假的,自然也就是混进去了。

但耐不住人长得好看学习也好,所以人缘也好,翻年便和石玉、陈辛莲成了宏文府的四大名人,这是北山水盛没想到的,也是北山定和水佳玲很意外的。

北国赏完了也玩够了,两人也终于决定回京城,毕竟好久没见到宝宝她们了,而且有些事情还要处理,便没有再玩,直接回了京城。

人都回来了,闭关什么的自然也就结束了,回来没两天北山定又过上了上朝的日子,但也只是上朝,政务什么的还是宝宝处理,一般事情也是她决策,只有重大事情她才会出手。

这次回来的路上她就和水佳玲已经商量好了,第一是好好培养宝宝的执、政、能力,第二是陪伴和照顾世安与纯雪,第三是退位,考虑到两个小的还小,只得再等三年。

这还是北山定不停的讨价还价花了很大努力才争取来的,否则就不是三年而是五年了,一想到要在京城又呆这么长时间,北山定好难受。

第四就是非常重要了,给水盛和子晴完婚,两人已于中秋订婚,年底完婚,之所以要先弄个订婚又隔这么久,都是水盛要求的,自订婚后隔三差五除了上朝都见不到她人影。

弄得神神秘秘的,作为过来人即使水盛什么都不说,北山定都知道她要做什么,自己空有点子,却从始至终无人问津,只得就此等着看。

好在水盛也没有让她失望,一想到这么好看这么聪明的孩子是她和水佳玲生的,就各种乐,笑意更是止不住的表现在脸上,让来参加宴席的旧臣都看的十分震惊。

特别是石翊,若说石翊是跟在北山定身边时间第二长的绝对没人敢说的一,自北山定继承侯爵直至称王称帝后,凡是有外人在或者国宴早朝之类的重大场合,北山定从来都是不苟言笑不怒自威的。

自此石翊也明白了,陛下是真的要放手,让水盛来开创属于她们年轻人的时代了,水盛也是她和晓月看着长大的,人品性格都很不错,如今感情也有了结果,看来离那天已不远。

因为北山水盛对袁子晴的重视和久久准备,再加上这是大平帝国成立后的第一次国婚,所以场面空前盛大,久久传为佳话。

虽然有超过她和佳玲婚礼的规模,但北山定知道时代不同了,不能一味的要求孩子节俭,毕竟结婚是人生大事,一辈子就只有这么一次,水盛作为未来的皇帝,这个规模还是可以接受的。

所以北山定和水佳玲都很高兴,婚宴后第二天北山定便下旨全国免税一年,并赦免罪责较轻且有表现良好有悔改之意的犯人,让他们能够回家与家人团聚。

三年眨眼即过,北山定终于如愿以偿的退位当上了什么都不用做的太上皇,一年前袁子晴生了个女儿,她和佳玲都十分喜欢,可一想到自己又上升了一个辈分,她心里就各种不好了。

她得和水佳玲赶紧再出去游玩一圈,不然到时候老了走不动了,再想去看都没机会了,于是退位后没两天北山定和水佳玲就又出了京城。

虽然世安和纯雪长大了不少,但毕竟还没成年,便嘱咐水盛好好照顾她们,但也不能过分溺爱,否则也是害了她们,水盛自然一一答应下来。

一想到才一岁的孙女,白白胖胖水灵水灵的,水佳玲是很舍不得,但好在有她外婆帮着照料,想来也是没什么问题了,离开的前晚更是设了家宴。

请了石翊一家陈红一家,以及袁子晴的母亲和舅舅,知道她们这次是秘密的光明正大的出去游玩,晓月和陈红都十分羡慕,要不是孩子还太小,她们也想去了。

虽然不用再找借口出京,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还不知道结了多少仇家,所以两人是秘密出了京城,这次除了带小东子两人外,还让两个暗卫变成了明卫。

十年间除了在北国呆的一年加上京城的三年外,其余时间都用在了游山玩水,踏遍了她们打下来的整个江山,最后定居在江南的桃花源。

桃花源是北山定给取的名字,因为她和水佳玲走了这么多地方,都很中意这里,再加上这里比较隐蔽,以前根本没人居住过,又位于两州交界处。

不但有小河经过,而且还有一个盆地,十分平坦,盆地边缘除了树林就是竹林,相较于树林北山定和水佳玲更偏爱于竹林,所以在竹林边缘建了呈品字型的竹屋群,共八间。

既然决定在这里定居,北山定便在平坦的盆地开坑了四亩良田和两亩地,离房子不远,灌溉也便利,以供自给自足,好在还有侍卫和小东子他们,所以虽然费了些时间,但好歹是开坑出来了。

今年春总算把水稻种在了田里,没开坑的地方还种了不少桃树梨树等,待来年便可姹紫嫣红,光想想北山定就十分开心,虽然早就看过,但这些是自己种的,感觉不一样。

来此定居已经快一年,除了劳作便是看书,书都是从附近州县采购的,除了老书外还有不少新书,因为大平的文化空前繁荣和开放,所以不少新作如雨后春笋冒了出来。

倒是让水佳玲这个书迷看得爱不释手,让北山定十分担心她的眼睛,于是便把前世的象棋和麻将做了出来,一行六人刚好凑一桌麻将一桌象棋。

水佳玲比较喜欢象棋,但能和她旗鼓相当的只有北山定,可北山定比较喜欢麻将,但手气是不好不差,输不会太多赢也不会大赢,倒是水佳玲这个不喜欢麻将的手气好的出奇。

好在还有个手气差到十打九输的小东子垫底,北山定开心之余也替他感到悲哀,不过心里却是偷着乐的,有手气这么差的在,怎么打都不会输到哪里去的。

昨晚打完麻将北山定便睡了,水佳玲却是又看了会书才睡,所以今天北山定难得的醒了个大早,便看着水佳玲的睡脸出了神,虽然两人已经升成了爷爷奶奶辈。

但岁月并没有在水佳玲的脸上留下痕迹,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就连她自己也差不多,不知道是这里水土养人,还是古代的空气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