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总,别冲动,冷静冷静!”

宽阔的办公室里,寒嘉元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勉强抱住寒旭,后者仿佛一根即将爆炸的炮竹。

“放开!”寒旭几乎没了霸总范,冲着寒嘉元咆哮。寒嘉元傻了才会放,就在一分钟前,老板接了个电话,没过多久,忽然推开椅子,接着暴怒地吼了一句,然后气势汹汹地往外走,那模样给他一把刀,可以遇神杀神,遇

魔杀魔。

寒嘉元不知道是什么电话,但寒旭忽然发这么大的火,他哪能放任他这么气冲冲地走出去。

“寒总,青亚的老总一直在会议室等着见您。”寒嘉元总会有各种办法稍稍平息寒旭的怒火。

果然,寒旭冷静了些,这毕竟是在公司,还有多年合作的老伙计等着,他若这么气冲冲地出了办公室,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对青亚不满。

“行了。”寒旭道。

见他冷静下来,寒嘉元这才放开,小心翼翼地询问:“出什么事了?”

他仔细在脑海里筛选,最近应该没什么事会让寒旭生这么大的气。

寒旭在原地走了两步,紧接着咬牙切齿地说:“你去联系祁家那老头儿,我要见他。”

见祁家家主?

寒嘉元惊讶,寒旭也不瞒他,满是火药味地说:“祁正礼的混账儿子,把眠眠拐到手了。”

寒嘉元:“!!”

“拐到手”是他所想的那个意思吗?寒旭也是刚刚从秦景润那里得到消息,他的宝贝女儿居然和祁晏书在一起了,当初祁晏书信誓旦旦地向他保证,祁寒两家绝无再联姻的可能,更没有一丁点对宝贝女儿的

觊觎,结果?

越想越气,寒旭恨不得现在立刻穿越到祁晏书面前,好好教训姓祁的一顿。

寒嘉元忍不住道:“年龄不搭吧,我记得祁老爷子最小的儿子,也有三十了,比眠眠大……”

他聪明地住了口,因为老板的脸色看起来想揍人,不敢再往火上浇油。

看来拐跑小公主的就是祁家小儿子,寒嘉元脑海里快速搜索,然后浮现出一张清俊的脸。祁家的小儿子祁晏书,自从回到祁家后,做了不少大事,连老板也称赞过,说祁家现在最厉害的,便是之前一直没什么消息仿佛隐形人的年轻人,不动声色地拿下几个厉

害项目,比祁老爷子前面几个草包儿子,有手腕多了。

寒嘉元道:“要不先问问眠眠是怎么回事?”

那通电话,直觉告诉他,不是小公主打过来的。

小公主长大了,想谈恋爱正常,谈恋爱的对象是祁晏书,虽然……但是……若是眠眠不愿意,祁晏书哪里拐的成功。

再者,老板之前为了讨眠眠开心,亲自点会所的男模陪她,现在正儿八经地和正经人谈恋爱,反应未免有点太过强烈。

之前寒嘉元为波米公主相亲,奔波许久,多多少少也算半个“红娘”,他几乎是下意识对比祁晏书的条件。

除了年龄大点外,其他方面的情况,均配得上小公主,甚至说,四大家族中,现在适龄、能与小公主相配的,只有祁晏书。

不过这样的话,他自然不敢说出口,他可不想扣工资。“万一眠眠跟我说,她就要和姓祁的在一起呢。”寒旭说,这才是他没给姜眠打电话的原因,他知道宝贝女儿性子倔,万一不小心惹宝贝女儿生气,到时候激起女儿的逆反

心,做出偏激的事……

想起当初为了姓顾的割手腕一事,寒旭后怕不已。

这件事必须高度重视,宝贝女儿就算谈恋爱,也不能找姓祁的!

连锋此刻正在案发现场,一个人工湖边,这里已经被封锁起来。

今天他和原晋非一起,去另一个辖区帮忙调查一件连环杀手案,两人分头行动,走访被害者出事的地点。

查看完现场情况的连锋,站在岸边,点燃了一根烟,脑海里将探查到的线索开始串联起来,这时手机响起。

秦景润打过来的,言简意赅,直明来意。

挂断电话,连锋的眉心蹙了起来,得知女儿和祁晏书谈恋爱,他的反应不像寒旭和秦景润那么大,说来,他还很欣赏祁晏书。

但是,当初他从左星平口中得知,祁晏书是想当女儿爸爸来着,为此还找了他,只是话没出口,被他堵了回去。

现在却以男朋友的身份和女儿在一起,为的是什么?

他是真心喜欢女儿,还是别有所图,女儿又是怎么想的?

“连队。”一名警察走过来,有些紧张地说,“前面发现一些情况,是个男人的脚印,可能是凶手留下的,您过去看看吧。”

工作在身,连锋只好按下心绪,掐灭香烟,转身和警察走过去。

将鞋印看了一眼,连锋道:“不是凶手。”

周围的警察们愣了下,没想到连锋会这么快下决定,一名年轻女警忍不住问:“为什么不是?”

这起连环杀人案,他们局里推断出凶手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性,身材高大,是个暴力型犯罪者,从鞋印的尺码来看,很像凶手留下的。

“鞋印是伪装出来的。”连锋解释。

“为什么是伪装的?”女警继续代替所有同事发问。

连锋刚要回答,手机再度响起,是原晋非打过来,说他那边有了重大发现,需要他立即过去汇合。

连锋看向一片等待他解释的警察们,略有些无奈道:“你们局里负责痕迹侦察的人,是从哪里毕业的?”

众人脸色有些讪讪,连锋三言两句解释完脚印为什么是伪装的,众人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想再说什么,发现那个在局里是神的存在,已经匆匆远去。

女警满脸红晕地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道:“连神真的好帅。”

同事敲了她一记:“回神了,连队不是你能肖想的人。”

“为什么?”

“听说陈局的女儿追连队,都无功而退,你能行?”

女警不服气,她怎么就不行了。

那名同事伸出四个指头:“再说,连队今年已经四十了。”

女警瞪他:“四十怎么啦,四十正是黄金年龄,我们连神这么年轻这么帅,哪是你这种二十多岁小毛头比得上的。”

同事:“……”

工作结束后,连锋在回家途中,拿出手机,拨通了祁晏书的号码。左星平接了个单子,处理完后,雇主留他在家里过夜,左星平拒绝了,然而雇主的女儿眼泪汪汪地拉着他的手:“大师,我、我还是很害怕,我总担心那个东西还会来,你

可以留一晚再走吗?”

“你你你别拉我。”左星平只觉胳膊一阵鸡皮疙瘩,赶紧把女孩的手挥开,然后女孩哭的更急了,他只好道,“你放心,不会再出现以前的情况。”

又见她实在害怕,左星平只好答应再待一晚。

女孩破涕为笑:“大师,您饿了吧,我去给你做饭,您有什么忌口的吗?”

左星平摇头,想说不用那么麻烦,雇主又拉着他说话,言语中都是对他的感谢,不停赞叹:“大师真是年少有为,年纪轻轻修为便如此高深……”

左星平下意识摸下巴,打断他:“我不年轻了。”

雇主明显不信,眼前的大师看起来最多二十出头。

“大师不用谦虚。”他说,“不知大师觉得我女儿娇娇怎么样?”

左星平心想,你女儿怎么样跟我有什么关系,但人家给钱,嘴上回答:“你祖上有福荫,只要以后多做好事,必定福气盈身,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虽然这不是雇主想听到的答案,但这番话也让他心情舒畅,干脆换了个方式问:“不知大师有没有成家?”

他女儿在厨房忙碌,但一颗心一直注意外面,听到父亲问这句话,心提了起来,贴在门边,不放过任何声音。她醒来后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左星平,父亲说她睡了很多天,她没什么印象,只知道这段时间很累,看到左星平时,眼前一亮,仿佛有星光透了进来,冥冥之中,仿佛在哪

见过他。

“我有女儿了。”左星平严肃地说,“我已经不年轻了。”

早知道应该贴上胡子的。

哐当一声,女孩手中的锅盖落在地上,发出响亮的声音,雇主朝厨房看了一眼,不信任地问:“大师这么年轻,有孩子了?”

“我骗你做什么。”提起宝贝女儿,左星平忍不住笑弯眼睛,“我女儿可漂亮了。”

雇主:“……”

雇主脸色不太好看,刚要说话,左星平手机响了,赶紧掏出手机,发现是秦景润打过来的,有点惊讶。

及至听完秦景润在电话里说的内容后,他蹭的一下站起来:“你说什么?!”

宝贝女儿谈恋爱了,恋爱对象是了尘??

挂断电话,他朝雇主道:“我有急事,得先走了。”

然后从道袍里摸出好几张符放在茶几上:“晚上你女儿睡觉,害怕的话,就把符压在枕头下。”

“大师。”女孩赶紧小跑追出去,却发现已经没了大师的身影。

女孩捂着心,她的白月光没了。

加快速度跑出去的左星平赶紧给祁晏书打电话,他要知道是怎么回事,一大把岁数了,当师叔的人,居然拐他的女儿,要不要脸!

结果电话打过去,在通话中,等了两分钟,还是通话中,再打,继续通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