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离爱无忧患,何处有怖畏(1/2)

骆闻溪是被说话的声音吵醒的。

眼珠转动,瞥见门边站了好几个人。

其中一个人眼尖的发现她醒了,阻止了身边的人说话。

“骆小姐?你觉得怎么样?”

骆闻溪认得他,是关遇手下的一个人。

她动了动,右耳便有钻心的疼传来,连带着她终于感觉到是哪里不太对劲。

听他说话的声音似乎很小。

一种不好的猜测油然而生。

“你们在说什么?”

“不好意思吵到你了,刚刚说话没有注意。”

他往前走了几步,“祁小姐刚离开,我们过来看看您。”

骆闻溪皱着眉,对听见的音量感到不满。

以为是还没有恢复,她也就没有提,只说,“关遇呢?”

这似乎才说到点子上,那人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他身后的人上前一步说:“老大还没有醒,医生说他的问题比较严重,需要再观察。”

骆闻溪回想到当时的情况,“这样啊。”

“骆小姐,今天距离出事已经一周了,老大昏迷不醒我们有很多事都不好决定,不管怎么说你和老大的关系最好,有的事我们想拜托你替我们做决定。”

已经过去一周了吗?

骆闻溪看向窗外,觉得头疼,“我现在身体也不怎么好,况且我也对你们的事情不熟,就算了吧。”

“可是……”

“你们不会到了离开关遇一段时间就撑不下的地步吧?”骆闻溪没有犹豫,“既然医生都说他需要观察,也就是说早晚都有醒过来的可能,你们安分的做好该做的事情不就行了吗?”

她把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就是摆明了不愿意。

这几个男人也不好再劝她什么,毕竟她和关遇的事情他们也都多多少少知道一点。

原本就不是什么很亲密的关系,她最后还肯救关遇一次已经没话可说了。

“打扰了,您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们。”

“嗯。”

人一走,骆闻溪就从床上坐起来。

除了右耳的疼,其他也没什么大问题。

骆闻溪找到自己的手机,打算给祁汝愿打电话。

只是她一直听着动静,手机里却没有什么声音发出,她正要挂断的时候病房门被人推开。

祁汝愿拿着手机进来,骆闻溪看见她的嘴一张一合,在说什么。

后背突然间就被惊出一身冷汗。

她拿开手机,看着上面显示的正在通话中。

祁汝愿刚刚没听见她的声音,问道:“怎么不说话?”

“你刚刚,在电话里和我说话了吗?”

“对啊,我在跟你说我已经过来了。”

骆闻溪闭上眼睛,艰难的吐出几个字,“我的右耳好像听不见声音。”

一个小时后,骆闻溪和祁汝愿回到病房,脸色都很凝重。

骆闻溪在床边坐下,“我就说怎么感觉不对。”

“已经这样了你别太难过,还有解决办法。”

“不了,就这样吧。”

骆闻溪说完深吸一口气,“我能不能最后再麻烦你一件事?”

“你说。”

“我几次试图离开京州都被关遇拦下来,现在他自身难保,现在不走以后说不定就没什么机会了。”

祁汝愿在一边看着她寡淡的脸,沉吟片刻便答应了。

两天后祁汝愿亲自送骆闻溪坐上飞机,回来时关遇的手下找到她。

“祁小姐,你怎么能把骆小姐送走?”

祁汝愿缓缓望他一眼,“一个人的去留什么时候能被别人左右了?”

手下自知自己做的不对,但还是说:“您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现在老大是这样的情况,我们也不得不多做打算。”

“你们有这个想法没错,只是你觉得留下闻溪就能解决问题了吗?她不是已经明确的拒绝了你们?”

“是这样,可医生说老大很难再醒过来,我们也……”

祁汝愿打断他的话,“行了,你们的担心我理解。日后有什么事来找我。”

……

……

祁汝愿揽下关遇手下所有的事,时间一久,便有流言流语说关遇出了事所以才把所有事情都交给祁汝愿。

每当这些话多出来时,就会有人看见关遇的身影出现,流言不攻自破。

殊不知,他们看见的关遇,只是祁汝愿找的一个替身。

倒也这么瞒过了两年多。

祁汝愿结婚的前一周,深夜从剧组回到家,她抽了个空给骆闻溪打电话。

“收到请帖了吗?我特意提前给你寄过去的。”

“嗯,我在收拾东西准备回京州。”

祁汝愿站在落地窗前,玻璃上倒映出她身后有个男人进来。

她侧身看了眼,接着说:“婚礼没有请多余的人,你放心好了。”

骆闻溪的声音很轻,“好。”

“那等你回来的时候我去接你,就这样,不打扰你休息了。”

她刚放下手机,身后的男人抱住她,在她耳边低声问着,“又在给骆闻溪打电话?”

祁汝愿反手抓住男人的耳朵,“松开我,我还没洗澡。”

“嗯,不嫌弃。”

他反而抱得更紧。

“江为止,”祁汝愿手上用了力气,“我再说一遍。”

“好好好。”

江为止放开手,揉着耳朵,“你要带她去看关遇吗?”

祁汝愿理理衣服,“我为什么要带她去看关遇?关遇躺那不是好好的吗?有什么可看的。”

“这也太冷漠了吧,”江为止半开玩笑的说,“你不想,不代表别人不愿意。”

祁汝愿冷哼一声,“看了又怎么样,他关遇还真能邪门的感知到人醒过来吗?”

江为止还要说点什么,祁汝愿推开他,“我要去洗澡了,你去看看欢欢。”

一天后祁汝愿在机场接到骆闻溪,回程时祁汝愿接了个电话,车子调头。

“临时有点事,等下再送你去休息可以吗?”

骆闻溪看着外面,没什么意见。

到了地方,骆闻溪本想在车里等着,余光却看见一个男人走过来。

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自己看见了关遇。

因为很像,身形,还有脸。

但不用她仔细看就发现并不是。

祁汝愿在车外和这男人说了一会儿话,男人往她的方向看了一眼。

祁汝愿回来时骆闻溪说,“我想去看看关遇。”

“好奇刚刚那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