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强的少年!”座上的贵族纷纷感叹,这段时间,他们几乎是看着墨尼亚一点一点成长的。惊叹的同时,他们更加期盼着墨尼亚最后的盛宴,那场血性的盛宴,是那些贵族们最喜欢的表演,无论之前的战斗有多么精彩,他们都只期待那最后一下,血肉横飞,生命终结的时刻。

“杀了他”

实力再强又怎么样,也只不过是眼中的一个戏子,驱使墨尼亚执行自己的命令,这样的快感越发强烈。

“杀了他!小子”有人呼喊到,金币不断地从观众席上投下,墨尼亚沐浴在金色的“雨滴”中。

“给你一万金币,快点动手。”

“老子叫你动手,你他妈的愣在那里干什么,不过是一条狗,你还真的以为你是谁。”

一个奴隶竟然可以走的如此顺利,贵族们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在他们的眼里,像墨尼亚这样的下贱胚子只应该像野兽一样去战斗,去取悦主子们,可是现在,墨尼亚身上的光环却在昭示所有人:我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

这是贵族们所不能见到的。

墨尼亚没有去捡那些金币,也没有在意任何人的话,他用影子遮住了卡米迪克倒在地面上的身躯。

“神会保佑你的。”每一次结束他人生命的时候,墨尼亚都会这样说。

然而这次他没有残忍的杀掉卡米迪克,他转身离开,朝竞技场出口处的甬道走去,风从甬道中吹来,拂动墨尼亚夸张的头发,墨尼亚不会再回到泊尔宣竞技场了,黑铁战士有选择去留的权力。

“混蛋,那家伙在干什么。”

“老子花了两百个金币,他却跑了。”

“滚回来,杀了他,要不然老子弄死你。”

咒骂声连成一片,这些贵族将心中的愤怒发泄出来,可是没有一个人敢跳下台去阻止墨尼亚。

墨尼亚走到竞技场的出口处提着那把钢剑,他回过头去,蓝色的眼睛眯成细长一条,头发黏在他的前额,他嘴角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面对那几千双诧异的眼睛。

“你们等着,我会成为你们记忆中不可磨灭的记忆。”没有人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墨尼亚扬起手,用剑指着所有看着他的贵族们,狠狠地将手中的钢剑抛出,粗糙的钢剑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落在地上,碎成几段,这样的剑配不上他。

就让往事就此终结,那个孱弱的少年也不复存在!

墨尼亚没有回头,他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去,他知道这条路没有回头的可能性,四年前的那个晚上,阿爸和阿妈的在他面前一点一点死掉,小胡子冰冷的尸体依旧躺在繁华的街角,他身上无数的疤痕时时刻刻提醒着他,向前,直到你站在这虚伪世界的顶峰,揭露一切。

“孩子,如果你可以幸存下来,记住我的话,走出这个村子,成为一个勇敢的人,你要好好生存下去,做一个强者。”阿妈的话还回荡在耳边,墨尼亚对着脚下黑暗的路苦涩地笑道:“我不是要去做一个适应这个世界法则之下的强者,我要成为一个强者去改变这个世界。”

夜,泊尔宣的夜,绚烂的灯火布满了这座城市。

墨尼亚站教堂的钟楼上,飘散的目光将一切收纳,他换下了竞技场的长袍,穿上一件合身的法师袍,过长的头发也修掉了,仿佛是除尽掉了身上所有的污垢,他白皙的脸庞迎着咸湿的海风,金色的头发肆意地舞动。

他脸上挂着少年邪气的笑容,蓝色的眼中却尽是冰冷,两道淡淡的眉毛横着,眉心深深地蹙在一起。

黑夜的泊尔宣,这座海港之城,是否会记得曾今有那样一个少年,纤绳勒进他瘦弱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