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风的手还没来得及抬起,系统熟悉的电子提示音仿佛把他的灵魂都抽走了,实际上也是如此,他愣愣的看着自己半透明的灵魂嗖的一下从身体里飞出去。他懵了!

“哈哈哈,没想到,没想到……”他惊讶的大笑,没想到机关算尽,最后一个人竟然是这个老人。

远在坟场和两个固执的老鬼固执的争论的任溶溶突然脑子一晕,再醒来,面前的场景让她仿佛再次穿越了一样的惊奇。

任溶溶发现自己身处一个熟悉的房间,说它熟悉并不是因为她是她老家的卧室,也不是这个卧室的装修摆设还是她装修之前的样子,而是因为她发现自己竟然在打那个叫做《仙道》的游戏,她身上穿着的是自己那身乱糟糟的小兔子睡衣,电脑屏幕停留在她刚刚升到100级,日常任务得到一兜子贿赂NPC的珍珠的游戏画面。————她又回到了重生穿越到盗墓笔记世界之前打游戏的那刻。

也或许那根本只是大梦一场吧,她自嘲的笑了笑那个世界只是她经过的一场梦罢了,因为她想起来自己的祖母早在高二那年就离开人世,就像她在梦里遇到的老鬼告诉她的那样。不过是她在梦里的自欺欺人!

“叮,试炼任务‘平行世界的梦境穿越’已完成,现在宿主可以自由使用游戏功能。”

任溶溶刚刚感叹自己竟然打着游戏就睡着了,还做了那么荒谬可笑的一场大梦,没想到下一刻自己的脑子里竟然又想起了梦里那个熟悉的系统电子声。

靠!难道还没醒!自己真是穿越小说看多了,梦醒了还幻听!

任溶溶关上《仙道》的游戏,看了看电脑右下角的时间,下午5点钟,自己好像也没睡多久的样子吧。而且她醒来那个一分钟没有动作就会自动黑屏的电脑屏幕也没有黑,真是奇怪,难道短短的一分钟还能做这么长的一个梦不成?

“叮,宿主接到日常任务,打扫房间,任务奖励:经验值1000,坚固耐久的拖把、扫帚工具一套。”

还来!

任溶溶气愤的敲了敲自己的耳朵狐疑的跑到洗手间照了照大镜子,“呼!我就说是幻听,这明明是我自己的样子,要是真的有系统,那也应该是游戏角色里的绝色佳人的样子才对。”

“叮,宿主可在本体与系统身体之间自由转换,本体数据由系统扫描记录,根据宿主身体素质随时变动,同时也可以使用系统所有技能。但由于武力使用造成本体受伤,系统不予负责。”

任溶溶听着自己脑子里阴魂不散的电子音,总算是僵硬的学着自己梦里那样内视了一番自己体内,没想到还真的见到了那个熟悉的系统面板。

“Oh,dygaga!”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任溶溶抚了抚自己的额头,她简直要疯了!难道这是梦中梦吗?

在梦中梦过了一个月之后,任溶溶再一次的研究过了自己现在这个梦里的世界,这是很有可能是现实,因为这里没有瓶邪,没有早应去世的祖母,这里的时间完全和她自己原来世界接轨。这里的亲戚就原来一模一样,小侄子没有提早出生,表姐没有在市区买房,大伯父没有撞车,这里简直就是真实的世界。除了多了一个她体内的系统,一切都真实又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