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身子在秦安的照护下日益恢复起来了,他还是老样子,闷|骚至极,平常我做复建运动的时候,他就在旁边闷不做声地看书、看文件、看电脑……如果不是他个头太大太不容易被忽略的话……我想我可能会以为他不在,然后默默地打开电脑看点基情的片子。

麦兜现在的身体状况也很好,长得白白胖胖的。

只是我常常还会做一些噩梦,噩梦里有原来的那些人,有叶岚,有路逸之,有唐宋,有马国宏……狰狞的梦境里,我仿佛又回到了过去,只有在睁开眼,明确地看到我身边睡着的人的时候,我才敢相信,噩梦,真的已经过去了吧。

我一直都是这么以为的,直到我们家里来了两个人之后,我才知道我还是把一切都想象得太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

“安安哥哥,要吃糖糖!”

“安安哥哥,要抱抱!”

“安安哥哥,要亲亲!”

是的,没有错!这个我以为我一辈子都不会再遇到的小肉娃沈元媛,来了我们家里!不过这次她是以秦安外甥女的身份来的。再怎么说,她的父亲沈清宇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我尽量很友善地去对待她,嗯……很友善。

“圆圆啊,秦安是你小舅舅,要叫舅舅,不能叫哥哥,知道吗?”我挤出一个微笑,第一百零八遍地把她的称呼纠正了过来。

沈元媛蔫蔫地趴在桌子上,用肥嘟嘟的小指头指了指秦安,“可是安安哥哥都不介意,清欢阿姨,你也不要介意嘛!”

我:“……”

我使劲地呼出了几口长气,然后告诉自己,一定要友善!

秦安此时终于看不下去了,走过来捏了捏的我的鼻子,道:“你去照护麦兜吧,我来陪她。”

就是你陪才会出事!你陪的后果说不定就是很多年之后,报纸头版头条上写着“外甥女爱上了舅舅,是天性使然,还是真爱无敌!”

我喝了一大口水,道:“不然还是叫沈琳来陪他们出去玩吧,你工作也很忙的。”

自从马国宏去世了之后,秦安就是马氏的唯一继承人,他前段时间刚刚把马氏手下很多染黑的生意洗白,事业刚刚走上正轨。他虽然不说,但是他前几次陪我做复建的时候,都是很辛苦的样子,我也舍不得他吃苦。

小肉娃不甘寂寞地迈着小短腿走了过来,然后自己爬上板凳,将脸凑到了秦安的手的面前,“安安哥哥,你也可以捏我的鼻子的,一定比清欢阿姨的好捏!”

我:“……”要忍不住了!

秦安不好拒绝,轻轻地捏了捏她的脸,道:“你舅妈说得对,元媛,你要喊我舅舅的。”

小肉娃立即不开心地低下头,“可是你前几天还说不要紧的呢。”

秦安道:“前几天是你的适应期,现在适应期过了,元媛乖,不然出去别人会说你没有礼貌的。”秦安不知道从哪儿变出了一个棒棒糖给她,边说边诱哄着。

小肉娃的眼睛都直了,一手接过棒棒糖,一边重重地点头,“嗯嗯,舅舅!元媛要吃!”

秦安二话不说地给了她,小肉娃拿到了棒棒糖,就找个角落吃独食去了。

我膜拜地看着秦安,果然治傲娇还得用面瘫啊!

秦安转身看着我,黑色的瞳孔里有一个小小的我。

我百感交集,上前几步去抱住他,“真怕你再消失,你不会被小肉球拐走吧。”

秦安轻笑,只是那笑容里也有几分苦尽甘来的酸涩,他回抱住我,“瞎想什么,我有自己的老婆有自己的儿子,有必要去拐带别人家的女儿吗?”

听到他的前半句后,我满足地在他怀里蹭了蹭,只是后半句却又不禁让我失落了起来,我闷闷地道:“秦安,我们再生一个女儿,好不好?”

秦安将我从怀里带出来,语气里的霸道毋容置疑,“你身体刚好,不能再生了。”

我道:“可是你不是很喜欢女孩的吗。”看他对小肉球无原则的宠爱,就知道了。我相信,要是我们的女儿,他一定很更加疼爱。

秦安黑着脸看我,“麦兜我也很喜欢,只要是我们的孩子,我都喜欢。我不会因为想要一个女儿而赔上她妈妈的性命。”

他的话其实还是很让人感动的,但或许怀孕傻三年是真的,我总觉得他的话语反而让我内疚更重。我们一路风风雨雨地走过来,我多么想给他凑成一个“好”字啊。

他似乎生怕我再多想,急忙拉着我去看了还在摇篮里睡觉的麦兜。麦兜身上穿着一件淡蓝的婴儿装,四肢大大地摊开,张在床上,短粗短粗的手指还含在嘴里,也许是因为热,整个脸蛋都红扑扑的,我看到他的时候,不禁心都化了。

秦安也怕吵醒他,低声在我耳边道:“我们的孩子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孩子,这句话还是你说的。现在我再还给你,无论男女,我有一个麦兜就很满足了。”

我看着他,踌躇了一会儿,又守着还在睡梦中的麦兜很久,才放慢脚步,去隔壁的房间找了正在玩电脑的小面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