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番外:四战一行(下)(1/2)

番外:四战一行(下)

几年前的旧事涌上心头,大筒木舍人冷笑着看向他。

不需要波风水门求助,他直接使用转生眼,辅助宇智波带土的精神,以此对抗黑绝的意识。宇智波带土一看有人帮他,艰难的把已经快结好的印停下来。

一旦施展轮回天生之术,他就要用自己一命偿一命,帮斑复活了。

好狠的宇智波斑!

黑绝一阵捉急,不能停啊,秽土转生状态的宇智波斑实力还没到全盛期,这种状态怎么可能扛得住几个火影不要脸的联手围殴!何况宇智波带土如今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不让他来复活宇智波斑,黑绝已经找不到第二个人能帮忙施展轮回天生之术了。

黑绝阴沉地说道:“带土,你欠斑一条命。”

休怪他不留情了。

覆盖在表面的“黑色皮肤”增长,覆盖住宇智波带土的整个身体!

宇智波带土的双手手指不受控制地握紧。

“巳。”

在场的忍者都认出了这个印。

除了来自木叶村的忍者脸色变了,其他村子里的忍者都不明白单纯结这个印有什么意义。众所周知忍术的印很复杂,越厉害就印越多,他们心底不认为这一个印的忍术能有多厉害。

印持续数秒,宇智波带土僵硬地说道:“轮回天生之术。”

一阵亮光拔地而起!

困在明神门里被迫听柱间唠叨的宇智波斑,心底一松,暗道带土还有点用嘛。

大筒木舍人见自己控制失败,恼火地盯着黑绝,“你休想逃!”

黑绝发悚。

罪魁祸首是斑啊,他是无辜的!

已经二十多岁的大筒木舍人,完全不是少年时期能够比拟的。他硬生生把黑绝从宇智波带土的身上扯了下来,揉成了一个黑色的圆球,五指指尖冒出查克拉,将封印术烙印到黑球上。

黑绝惨叫道:“斑,救命啊!”

远方,宇智波斑已破开明神门,身体完全复活,正在活动筋骨。

他当作没听见黑绝的声音,双眼只看着作为自己一生死敌的千手柱间。

很快,他的双眼掉落碎片,淡紫色的轮回眼消失。

变成了两个窟窿的眼眶。

黑绝内心日了狗。

失去双目的宇智波斑终于记起自己活着的时候送出了眼睛,一旦解除秽土转生的状态,复活的身体就会自动少了眼睛。这个状态不行,他理所当然地伸出手,“把眼睛给我。”

黑绝:“……”

大筒木舍人朝宇智波斑的方向微笑,恶意满满,“他在我手中。”

宇智波斑没有双眼,神色冷漠。

可是他照样气势强大,如孤狼一般无所畏惧,悍然至极。这是曾经的大筒木舍人缺失的特质,正所谓百炼成钢,指的就是这个状态下的宇智波斑。

“我不知你是谁,但你阻止不了我……”

千手柱间打断了他的话,大声说道:“斑,不要再错下去了!”

宇智波斑懒得理会对方。

之前无视自己,非要和十尾打,现在专门缠着他,真当他有那么多时间叙旧吗?

他解决掉黑绝困境的方法很简单,因为黑绝是他的意识体化身,他只需要把黑绝收回体内就可以了。至于会不会抹杀掉黑绝本身的神智,这点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他需要黑绝,毕竟黑绝知道他另一只轮回眼的下落。

只有双眼俱在,他才有把握对抗那个不知底细的大筒木羽村。

意念一动。

黑绝化作水一样从舍人掌心中融化。

日向花水戳了戳他,“好像冰淇淋融化了一样呢。”

黑绝愤怒地瞪着这个二哥。

花水对他露出意味深长的神色,任由黑绝脱离封印术,回到了宇智波斑的身上。宇智波斑随意地使用了一个木遁,就把黑绝藏在地底的一个盒子抓了出来。

盒子里放着的赫然是一只轮回眼。

宇智波斑拿起眼睛装入眼眶,随后恢复了大部分的战斗力,

千手柱间心情复杂,很想静一静。

为什么斑使用木遁的熟练度这么高,难道他以前就这么喜欢自己的木遁?

事实的真相已经无从追究,之后宇智波斑就开始大杀四方,连千手柱间都抵挡不了。宇智波斑的目标明确,突破了千手柱间的围追堵截后,他就踹飞了旗木卡卡西和波风水门,来到了宇智波带土身边。提起这个男人的脖子,他毫不犹豫地挖下了对方左眼中的轮回眼。

这是他的东西。

宇智波带土咬牙切齿地说道:“斑!”

宇智波斑手指一松,把带土丢回了地上,如同看待一件垃圾。

双眼契合着原主人,威力比之半吊子的带土大了不知道多少倍。如果说宇智波带土收集九尾是历经了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达成了目标,那么放在宇智波斑手上,九大尾兽就像是夹着尾巴的家兽一样,逃都来不及,哪里敢和他争斗。

九喇嘛哀嚎道:“羽村!”

它快要被宇智波斑释放出来的锁链拖回去了。

日向花水摇着扇子,忧愁地说道:“小九,活了这么久,你怎么这么废?”作为哥哥的跟宠之一,这种实力程度有些堪忧啊。

九喇嘛气得肺都要炸了,自己能和大筒木兄弟比妖孽的程度吗!

大筒木舍人犹豫地问道:“花水,要救吗?”

日向花水瞅着九尾赤红的瞳孔,用蝙蝠扇遮住半张脸,小声地说道:“哥哥,你再不出来,你的小狐狸就没了,九尾可不在我的保护范围内。”在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的身上,他早就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六道仙人的气息。

这点骗不了他。

大筒木舍人的眼中闪过讶然,六道仙人来了?

漩涡鸣人身上的查克拉飘出一缕,宇智波佐助身上的查克拉也沸腾起来。

两种截然不同的查克拉一融合……

六道老头就出来了。

日向花水淡淡地评价道:“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们生了你。”

大筒木羽衣:“……”

许久未见,弟弟怎么一开场就是毒舌。

心酸的大筒木羽衣摸着山羊胡子,这个时候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的注意力都不在日向花水这边,而其他人也看不到大筒木羽衣的查克拉化身。

“这位是你的后裔吗?”大筒木羽衣把目光放在舍人身上,很是和蔼。这是他见过的第三个有转生眼的人,本能的有些亲切,毕竟前两者不是他母亲就是他弟弟。

日向花水平静地说道:“他是我的伴侣。”

大筒木羽衣噎住。

大筒木舍人含蓄地握紧花水的手,心中雀跃,像这种老头怎么可能当得了他的情敌。

这个世界的六道仙人步上另一个世界自己的后尘,受到暴击后,他眼巴巴地看了看弟弟,又看了看弟弟的……伴侣,得出一个结论:弟弟转世后不黏哥哥了。

大筒木羽衣心底流泪,面上高深莫测,“弟弟,十尾被放出来了。”

日向花水纳闷道:“这不是明摆的事情吗?”

大筒木羽衣慈祥和蔼地劝道:“我在黄泉里很难出来,羽村帮我把十尾再封印一次吧。”

“那边——”

花水淡定地指向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是你这一世儿子的查克拉转世。”然后他又一指复活的宇智波斑和秽土转生的千手柱间,“这是你儿子上一世的查克拉转世,我只是因陀罗和阿修罗的叔叔,而你是他们的父亲,我认为你该承担起这个责任。”

大筒木羽衣哀怨脸。

如果他管得了,也就不会这么愁了!

大筒木舍人眨了眨眼,好像你们都遗忘了一件事情。

九喇嘛仰头发出咆哮:“六道老头,大筒木羽村,你们两个见死不救的混蛋啊!”

九喇嘛隐约感觉到了羽村在和谁说话。

大筒木两兄弟对话的声音一停,回头看向九尾,又撇过头。

【小九嗓门太大了。】

【一点都不乖,求救都不懂得摆一下低姿态。】

如果九尾知道他们的心声,必然吐血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