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狐狸精与书生(1/2)

与男人扯上关系,无论他是不是认真的,凌绝都不允许。

郑珰本来只是因为八卦好奇才问出了这个问题,万万没想到凌爸爸会回他一个惊雷般的答案,他当时太过惊愕,甚至都忘了反应。

凌绝只是说凌涯与一个男人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却没有指名道姓说这个男人是谁,其实这个时候郑珰只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或者做出一些惊疑不定的表情,凌绝都不会那么肯定是他。

可是偏偏郑珰说,“我们是认真在一起的。”可能是因为凌爸爸给郑珰留下的感觉太好,郑珰居然就这么直接承认了。

看着他固执干净的眼神,凌绝在心底叹了口气,有些可惜,“你们都是男人。”

“你这是性别歧视,难道女狐狸精就行吗!”郑珰愤愤不平道。

女狐狸精?凌绝为他的用词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不错,只要是女人,他想要多少都可以。男人,”郑珰眼底燃起期待的火苗,凌绝却狠狠打破了他的希望,“不可能。”

“你怎么能这样!”郑珰气的语无伦次,这种性别歧视真是糟糕透了,明明不是正确的,但是凌爸爸这么理直气壮的态度他又毫无办法。

他开始掰着手指头罗列自己的优点,“你看啊,那些女狐狸你怎么知道她们安不安全呢,要是她们趁机吸取凌涯的精气怎么办?不止凌涯,甚至连伯父你都可能有危险!”

“但是我不一样,我的修炼方式跟她们不同,绝对不可能做出对凌涯不利的事情!而且,”郑珰抿着嘴巴有些小害羞,“凌涯修炼的话,我还能帮他双修呢。”

狐狸精、精气、修炼,就算凌绝再马虎也发觉了其中的不对劲,他眯了眯眼睛,他和郑珰口中的狐狸精,似乎并不一样啊......

龙阳之好向来被视为污秽,因此道士所说的“不干净”凌绝没有多想,但是现在。

凌绝一把抓住还在冥思苦想的郑珰,在郑珰反应不及时反身将其抵到背后的墙壁上,右手扣住他的喉咙。

凌家藏书多如繁星,其中也有关于灵兽的一些记载,因此凌绝虽惊讶,却不是难以置信。

郑珰误解了他的意思,他却没点明,而是压低身体,锐利的眼神直视郑珰的眼睛,“我又如何知道你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郑珰被凌爸爸突然的动作弄的踉跄几步,差点反射性的一爪子挥出去了,他不断暗示自己不到最后不能冲动。抓住自己喉咙的手显然没有出全力,郑珰觉得自己还有机会。

于是他说,“用了不正当的方式修炼的精怪其实或多或少都能在表面上看出来,有些吸食人血的身上就会有洗不干净的血腥味。”

“嗯。”凌绝不甚在意的应了声,手底下的脖子那么细,只要他一用力,一切麻烦都会解决。他眸色渐深,“狐狸精呢。”

“额,原形会有很重的狐骚味。当然人形也有,只不过没有原形明显,用些熏香就可以掩盖过去。”

因为逼问的关系,两人的距离很近,几乎额头贴着额头那种。郑珰身上的味道自然传到了凌绝鼻子里,一种很奇特的味道。

如果郑珰这时候看看意识海里的小地图的话,就会发现,上面代表凌爸爸的那个点,正在黄色与红色之间闪烁不定,最终渐渐稳定在红色上。

凌绝在犹豫,但是很快就会有结果。

这时候,“这样不明显,不信的话我变回原形你闻。”反正都已经承认自己是狐狸精了,郑珰干脆破罐子破摔。

一对毛茸茸的白色耳朵从头上冒了出来,凌绝喉咙一紧,好似被掐住了喉咙的人是自己一样,“等等。”

于是郑珰听话的停住,他也不用纠结到底是先藏起来脱衣服还是先变身了,现在只有两只耳朵变了出来。

那两只耳朵就在眼皮底下一抖一抖的,凌绝深吸口气,放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然后又松开,如此反复。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凌绝心下已经有了决定。

夜渐深,逐渐连一点光亮都看不见了。凌涯洗完澡,下来时只看见坐在桌边百无聊赖的敲打着空碗的解信,于是问,“他们人呢?”

解信改用筷子支着下巴,“不知道。”猛地一吸鼻子,解信眼睛亮了,吃的!他顺着香味传来的方向左闻右问,很快便将视线定格在老板娘身上。

或者说她手上托着的菜盘。

老板娘将碗碟捡放到桌上,状似不经意的说了一句,“我刚刚好像看见有人往后门去了。”

凌涯笑着对她拱了拱手,“多谢。”

老板娘抚了抚自己的鬓角,妖娆一笑,总算有点好戏看,她怎么会错过。

后门是关上的,在推开门之前凌涯还不免担心两人相处的怎么样,父亲会不会为难当当。但推开门后,门外的场景却让他惊讶了。

郑珰竟然和父亲相谈甚欢?

那只疑似有二哈血统的土狗仍然绕在郑珰脚边,郑珰正兴致勃勃的与凌爸爸说着古往今来的各种修炼方式,从妖修到人修,说到兴起时还用手比划着,突然看见凌涯从屋里出来,下意识的冲过去将人给抱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