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沛清,你出的丑还不够吗!”

身后传来的声音吓了罗悦琦一跳,她立即转过身,却看到莫维谦站在那儿,再往后面看了看,这才明白他显然是从书房的小休息室里出来的。

“你怎么会在这里?”罗悦琦问莫维谦。

莫维谦走到罗悦琦身边搂着她的肩膀,对着脸色苍白的吴沛清挑眉冷笑:“这就要问问吴副司长的千金了,她可是算计好才约你到书房来的,本意应该是诱导你按照她的思路说些事事而非的话,只是没想到你才是个倔脾气的人,无论什么场合也不肯妥协低头,结果目的没达到,反而暴露出自己的丑态。吴沛清,我看在你是我父母请来作客的分上,才几次容忍你的痴心妄想,没想到你却一次又一次的给悦琦设圈套,你是个什么东西就敢说悦琦的是非,今天我明确地告诉你,你就算脱光了站在我面前,我都懒得看你一眼,这话你总能听懂吧!我顾及我父母面子暂时不赶你出去,但你最好牢牢记住一件事,悦琦是我莫维谦的妻子、是我孩子的母亲、更是莫家未来的女主人,今后你给我放尊重些,离悦琦远远儿的,别教坏了她!”

莫维谦说完就扶着罗悦琦离开了书房,吴沛清哪曾让人如此羞辱过,更何况还当着罗悦琦的面儿,顿时恨得咬牙切齿,她不会咽下这口气的,哪怕用尽一切办法她都要让罗悦琦不好过,更要将莫维谦夺回来!

回到罗悦琦的房间,莫维谦开始数落罗悦琦:“你能不能有点心眼儿,怎么就那么愿意和吴沛清那个女人说话!万一她要想害你怎么办?”

“去书房有没什么,再说我也想万一能劝好她呢,这样大家不都省事了?况且我也带着防身的东西哪,这个铜树你没看见吗?”罗悦琦觉得自己没错。

“主要是没人觉得费事,等婚礼一结束她就得滚蛋,你以后就不要再配合她了,不许再单独和她在一起,韩江和王鹏一会儿就过来,二十四小时保护你,你这丫头太不让人放心了,还鼓动那女人和我表白,有你这样儿当媳妇儿的吗?”

罗悦琦倒没反对,她也想以防万一,于是点了点头笑道:“我那是权宜之计,好让自己脱身,我傻呀让别的女人跟你告白。”

两人说笑间,罗悦琦然后又想起一件事来:“刚才听你的语气,好像是知道了吴沛清的安排似的,那你怎么不早出来?”

莫维谦搂着罗悦琦坐在小沙发上轻笑:“我在书房的时候她就找机会进去了,百般诉说这段时间她受了多少委屈,我不爱听就说累了直接进休息室锁上了门,接着没多长时间你就和她一起进来了,我只听几句就知道她打得是什么主意,亏你还老实地让人欺负,你说你那点儿能耐是不是都用在我身上了?”

罗悦琦学者莫维谦平时的样子,伸手在他脸上捏了一把才笑着说:“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吴沛清手里还拿着录音笔呢,我自然要配合些,只是没想到她居然使的是连环计,看来应该是早有预谋的,这女人诡计还真多!”

“你这丫头原来也是耍着人玩儿,我说呢怎么一反常态地罗嗦,你可真行!”莫维谦照着罗悦琦的脸蛋儿也咬了一口。”

罗悦琦嘻嘻一笑,缩了缩脖子:“我虽然是逗着她玩儿,可我没撒谎啊,她真是那么说我的,我只是反击罢了。”

莫维谦嘴一贴上罗悦琦就离不开了,扳过她的脸一刻不停地亲吻着,含糊不清地说道:“我知道,她就是什么也没说,只要你看着她不顺眼尽管教训,我给你做主。乖乖的别动,你老公都要憋出病来了,我妈像防贼似的看着我,今天可算是找着了机会。来,让老公摸摸,看你想没想我。”

罗悦琦本来也是想的,但毕竟有着女性的矜持,有又考虑到孩子,再加上事儿多也就过去了,只是现在被莫维谦这样一挑拨也就有些控制不住。

“还有孩子呢,不行!”罗悦琦虽然动情,但可没忘了这件大事,于是按着莫维谦探向自己双、腿、间的手不让他动。

莫维谦已经是迫不及待地用另一只手隔着毛衣覆在了罗悦琦的胸、前略微用力地揉、搓乐几下,呼吸也很急促:“我有分寸,今天不上真枪实弹,宝贝儿,手拿开!”

罗悦琦这才放心,慢慢松开了按着莫维谦的手。

作者有话要说:

光光明天考试,六点就要起来,这章可是手机码出来滴,好累……

PS:又要说卡到**处了吗,确实是的,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