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的细节我已经简单地和你父母说过了,你们家这边什么都不用准备,只等日期定下之后,提前通知亲友就可以了。我还能亏待我岳父岳母吗,早就让人陪着他们去巴厘岛玩了,然后东南亚再玩儿一圈儿,回来的时候婚礼也就准备得差不多了。”

什么,爸妈都出国玩去了!难怪这么长时间也不给自己打手机,这个莫维谦还真是能折腾。

“那你和我说说婚礼你想怎么办,我心里也好有个数儿。”

莫维谦赶紧说道:“婚礼的规模大致已经定下来了,不对外公开,只邀请亲朋好友出席,你现在不方便出国,所以只能在本市办了。”

罗悦琦听到这儿松了口气,还好不是那种大型铺张的婚礼,自己还能自如些。

“我和家里人商量过了,婚礼原则是低调、庄严还有就是要奢华一点。其实奢华我觉得没必要,但是我妈非要坚持,她一辈子都生活在珠宝堆里,婚礼绝不可能太小家子气。”

罗悦琦在听到奢华两个字的时候差点被口水呛到,真不敢想象能让莫维谦家用上奢华这两个字的场面是什么样子。

“悦琦,以后不要轻易说分开好吗,我们能走到今天不容易,我不愿意听你这么说。”莫维谦见罗悦琦不说话,便将自己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罗悦琦回过神儿,翻身搂着莫维谦的脖子柔声说:“我知道我也有不对的地方,我脾气不好,你明明对我已经好得不能再好了,我还不知道珍惜跟你使性子,说些不讲道理的话,你不要怪我。我也是因为吴沛清的事心里难受,她那么优秀长得又好,办事能力又强,我在她面前都抬不起头来,在你妈面前也总出错儿,还笨手笨脚的惹了事儿,所以刚才也是借题发挥,我知道自己错了,我一定改。”

莫维谦就见不得罗悦琦自我检讨,立即心疼起来:“我的宝贝儿,你可别受这个委屈,你理她做什么,我妈不过是抹不开面子赶她走,本以为她自己能识相,结果也是个不开眼的。她再好也不及你一根儿手指头,只会使些小手段,我们看得都很清楚,只这一点她根本就上不了台面,我莫维谦的媳妇儿不需要学那些不入流的东西,以后离她远点儿,别让她带坏了你。再说我的为人你还不了解,我不过来是因为我妈她看得紧,她就怕我把你给吃了,我这还是趁她不注意溜进来的,你也不给点甜头儿。”

罗悦琦笑了:“那你说你爱不爱我?”

“当然爱,这都说多少遍了你还问。”

“我喜欢听,让你多说几次不行啊?”罗悦琦噘着嘴摇晃着莫维谦。

“我不叫你祖宗都不行了,你这身子现在能这样乱动吗,你好好儿呆着我就说,说几遍都没问题。”

罗悦琦马上安分下来,捧着莫维谦的脸直勾勾地看着:“我不动了,你说吧。”

莫维谦心跳又有点儿失序,清了清嗓子才低声说:“我爱你。”

罗悦琦微愣了一下,随后又心情大好地用力亲了莫维谦一口:“你说一次,我就亲你一次。”

“那行啊,这买卖不亏,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莫维谦一口气说了十来个才停下来。

罗悦琦笑眯了眼,莫维谦同样也笑眯了眼,两人顿时搂到一处黏黏腻腻地亲吻起来,不过在忘我投入之前,罗悦琦抬起一只放在莫维谦背上的手,朝门口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吴沛清愤恨地甩头转身,她是听说莫维谦回来了,想要找个机会和他解释那天的事,经过罗悦琦的房间时见门没关好就下意识地往里看了一眼,只一眼她才明白原来莫维谦并不是像自己平时看到的那样冷漠,她一直认为面带微笑的莫维谦虽然有礼但也给人一种距离感,并不容易亲近。

只是今天她才知道莫维谦并不只是口头上维护罗悦琦,私下里竟也是这样的柔情蜜意、温存体贴,她忘不了刚才那一声声出自莫维谦口中深情的“我爱你”这三个字,她很确定自己喜欢上了这个能为女人撑起一切的男人,她很确认自己已经爱上了这个莫测的男人!

想到这儿又恨恨地想到刚才罗悦琦明明已经发现了自己,居然还故意当着自己的面儿表现出和莫维谦格外亲热,这种女人还有什么羞耻心可言,如何能配得上高贵的莫维谦!

回到自己的房间,吴沛清根本静不下心来,满脑子都是莫维谦这几次在自己面前表现出的对罗悦琦深情维护的样子,她想要这种爱,这种能让女人不枉此生的爱。

正痛苦纠结的时候有人在外面敲门,吴沛清迅速整理好情绪说了声:“进来。”

当看到进来的人后,立即又变了脸色:“你来做什么?”

罗悦琦关好门,笑着说:“我来看看情敌惨败的模样,不行吗?”

作者有话要说:好多亲要吃排骨,光光为能提供菜谱而感到荣幸……

今天就写这么多啦,明天要早起,大家也好好休息!

为什么凌晨1-3点还有亲在发评论,是没睡还是醒得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