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维谦小心翼翼地接了过去,仔仔细细地看了又看:“还是复印几张,你再把原件儿放回悦琦包里。”

“你又看不懂,留它做什么?”

“会不会说话?这是悦琦怀着我儿子第一手证据,万一她抵赖不承认,我也好有个说法儿。”

董源觉得可笑:“还会有女人不愿意给你生孩子?”

“你看这日期都过几天了,她有和我说意思吗,我不能不谨慎。难怪这几天她一直犯困,食量也大了,我可和你说,现谁也没有悦琦重要,你加派人手,以后悦琦身边安保人员不能少于至1人,家里保姆再接两个过来,必须都是工作五年以上老人儿。”

这是要参考政要待遇吗,就差出动警力了,董源心想,莫维谦这是要疯啊。

“还有,你找找时间和悦琦沟通一下,想办法把之前夸大事实挽回来点儿,要不我怕悦琦和我动气,而且要记住往后悦琦面前只能提喜讯,不能有半点不好消息进她耳朵,我目前只想到这么多,其他随时想到随时再说。”

董源是真替这个未出世孩子感到知足,这是修了多少福才能投胎到罗悦琦肚子里,有莫维谦这么个爹呀。

“我是可以解释一下,不过悦琦又不是傻子,到时她反应过来能饶了你吗?”

“我真心悔过,诚心道歉有什么不能原谅我,我先进去,你去复印吧。”莫维谦催促着董源。

罗悦琦等莫维谦进来后,便站起身走了过去,双手环上他腰问:“怎么去了这么半天?”

莫维谦赶紧扶住罗悦琦,慢慢地带着她回到沙发那儿坐下:“我又布置了一些工作上事。”

“你再吃一颗吧。”

“这个也太甜了。”莫维谦想拒绝又不敢,只好皱眉吃了。

罗悦琦搂住莫维谦脖子去亲他:“有那么甜吗,我尝尝。”

“我姑奶奶,你安分点儿吧,这是办公室不要闹。”

罗悦琦笑道:“你这是怎么了,你以前还管是不是办公室?现倒和我正经起来,你是不愿意亲我呀,还是外面又有人了!”

“胡说,你不是身体不舒服吗,我是怕累着你。好悦琦,听话啊,一会儿饭就送来了,你先躺这儿歇会儿。”

罗悦琦哪会轻易放过莫维谦,干脆跪坐沙发上来回扭着身子耍赖:“我就是要你亲我,你不亲就是嫌弃我了,那我也识相马上就走,再不会缠着你。”

莫维谦苦不堪言,自己能不想亲她、抱她吗,只是这丫头刚怀了孩子哪能有过分举动。

“我亲,你可别乱动了。”莫维谦搂住罗悦琦不让她再闹,直接吻上了她唇。

结果吻着吻着莫维谦自己就来了感觉,于是赶紧和罗悦琦分开。

罗悦琦则是不怀好意地把手放了莫维谦两退间微微凸起上摸了两下,语气轻柔:“我帮你解开呀?”

莫维谦想死心都有了,这不是要自己命吗。

“悦琦,你还是休息一会儿吧。”

罗悦琦手上加了些力道,不依不饶:“我这么主动你还百般拒绝,莫维谦,你说你到底是不是有外心了?”

“悦琦、祖宗!你饶了我吧,真不行,我不是不愿意,我特别想,只是你都不考虑下自己身体吗?”莫维谦握住罗悦琦手不让她再动。

罗悦琦这才抽回自己手,撇了下嘴:“我自己身体自己知道,你以为我愿意搭理你呢。”

莫维谦努力平复着来势汹涌欲、望,连连做着深呼吸,总算是平静些了。

“悦琦,你就没什么事儿要和我说说吗?”

罗悦琦看也不看莫维谦,又拿过杂志翻了起来:“当然有,金涛决定接受你提议去美国治疗,他还说高子宁也要跟着一起去,我真有些想不通,高子宁怎么会愿意接受这个差事。”

“这个我以后再和你解释,除了这件事还有没其他?”莫维谦努力引导着罗悦琦展开话题。

“除了这件事,我就只担心你处境了,什么事也比不过你要紧,就是真有事儿也要等你过了难关再说,你不用想着我,只专心顾好你自己就行。”

罗悦琦一番话让莫维谦感动之于也是悔青了肠子,都怪自己过分夸大事情严重性,要不悦琦早就应该和自己说孩子事儿了。

越想越气,一股火儿就都发到了陈冬成那些人身上,要不是他们悦琦怎么会担心,这还怀着孩子呢,要是再这样忧虑下去,身体哪儿受得了!

腾地一下子站了起来,到门口让人去把冯书民找来。

冯书民很就进来了,只见莫维谦怒气冲冲站着,而坐沙发上罗悦琦却是安然自得地吃着零食、看着时尚杂志,一时间搞不明白这两人是演哪一出。

“书民,你立刻调人去彻底清查陈冬成、刘阳、栾宁、范清利和所有涉案人员房产和财产情况,家属亲戚情人也要查,将查出来结果汇总做好报告,名静市高层党政干部必须要连根儿拔起,一个都不能留!”

冯书民虽然奇怪莫维谦突然由前些天沉稳变得如此急迫,但也没多问,只是按照要求去安排人员。

“你看,只要查出他们财产存问题就再没话说了。”莫维谦又换上笑脸安抚罗悦琦。

罗悦琦放下杂志,斜眼看了过去:“这么简单就能解决?那你之前表现得那么消沉是怎么一回事儿,难不成是演戏骗我!”

作者有话要说:两章积分已经全部送出。

感谢亲们能支持光光、支持正版。

ps:祝所有减肥姑娘们都圆满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