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没拒绝,认为这是他们行贿一个有力证据,没想到这也是范清利他们一贯伎俩,将过程录了下来,有可能还断章取义地对影像做了手脚,现影像资料陈冬成手里。而且上面对我半年调研测评也要开始了,现名静市这边事儿估计会对参与测评人产生负面影响。”

罗悦琦心高高地悬了起来,这帮小人居然这样陷害莫维谦:“那你有没有应对办法啊,要是真被他们得逞了,你岂不是要去坐牢!”

“你担心我?”莫维谦笑问。

“你还笑得出来!我当然担心,你一定有办法是吧?”罗悦琦都急死了。

“走一步看一步吧,只要你能时刻都想着我,我就知足了。”

这都什么时候了,这人还有心情调笑!

莫维谦看着罗悦琦为自己又急又气样子,心里顿时高兴不少:“知道你心里有我,我哪能出事呢,不想这些烦心事了,咱们吃饭去。”

坐饭店里,罗悦琦再次觉得自己心理暗示过于强烈了,虽然有那么多让人担心事悬而未决,可自己食量却是不减反增地吃了许多,这也不能刚一知道自己怀孕就变化这么大呀。

“你这是多长时间没好好儿吃饭,怎么就饿成这样儿了?”莫维谦看着又端起另一碗饭罗悦琦心疼得够呛。

罗悦琦也不想自己这可吃法儿啊,可她就是饿能怎么办!

好容易罗悦琦终于肯放下筷子了,临走时又要了两个菜打包,这顿饭才算结束。

回到家罗悦琦疲倦地打着哈欠。

“还没睡好?你以后不许再去医院熬着了,小心累出病来。”莫维谦觉得自己面对陈冬成时都没这么费心,于是给罗悦琦铺好床,扶着她躺下又盖上薄毯,自己才去书房处理工作。

第二天罗悦琦醒时候已经11点了,莫维谦早上班去了,拿过手机看了看有几条未接电话还有未读信息,都是金涛号码发过来,说是让自己去医院一趟。

怕金涛有意外状况,罗悦琦赶紧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和韩江他们一起去了医院。

“金涛,我来了,出什么事了?”罗悦琦进病房就迫不及待地问金涛。

金涛说:“打你手机也不接,我只能让人帮我发信息了。找你是想告诉你,我已经做好决定了,我接受莫维谦帮助打算去美国治疗。”

罗悦琦一时反应不过来,愣愣地看着金涛。

“高子宁和我一起去。”金涛还有大意外给罗悦琦。

“所以,高子宁确实是莫维谦用手段安排到你身边,对吗?他就是做这个打算,找个人替我照顾你,好让我能顺理成章地脱身!”

“悦琦,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样,高子宁是接受了莫维谦提出条件,但也只限于是照顾我,至于会不会有其他发展,那要看情况了,我现连自理都做不到说什么都是空谈。莫维谦是同时帮助了我和高子宁,我需要人照顾,这不单指是生活上,是指精神上,高子宁是作为我朋友和我一起去,他父亲也可以同样去美国接受治疗,那里环境也有助于他病情。莫维谦并没有勉强高子宁,一切都是她自愿,高子宁也和我谈过了,她也确实需要这个改善目前生活机会,即便她不同意,莫维谦也还是会另外请人照顾我,找她无非也是一举数得。”

罗悦琦还是想不通,表情也是气鼓鼓。

金涛也不理她,只是继续说:“你也不用心怀愧疚,我有很大希望能站起来,莫维谦意思也很明确,他就是想让你能从心里上得到真正解脱。悦琦,莫维谦为了你真付出不少,他就是再有钱也要舍得为你花不是?人家钱也不是白来,他还要按正常价格三倍给我商业街饭店补偿款,而这些钱都不会算我医药费里,我所有医疗费用他都会承担下来,高子宁也是,面对这些条件我没第二种选择。所以,悦琦,不是你辜负了我,是我为了得到好生活和医疗条件,为了自己身体能复原而舍弃了你,我选择莫维谦给我提供资助,这些是你给不了我,我必须为自己考虑,现你明白了吗?”

罗悦琦眼泪唰一下就掉了下来:“金涛,你不用这样贬低自己,你是为了保护我才受伤,你怎么对我都不过分,我说过只要是对你有利选择,我永远都会支持。我这辈子幸运就是遇到了你和莫维谦,你们都对我很好,都是一心为我好,只是我无法做到两者兼顾,总要伤害一个人,也许连我自己后都不知道会如何。”

金涛也红着眼睛:“你别担心我,我这样儿也算是没有后顾之忧了,等将来能站起来时候,一定会回来看你,我爸妈暂时不会过去,你帮我多照应些。”

罗悦琦连连点头:“我一定常去看他们,你放心吧。”

金涛不想再这样继续伤感,于是又问莫维谦情况,还有案子进展。

罗悦琦愁眉不展地把近发生事情讲了一遍。

金涛转了转眼珠儿,半天忽然说道:“悦琦,莫维谦是真心为你,可我觉着你也是当局者迷,莫维谦被人陷害这件事上,你是不是被他给蒙了啊?”

“这件事他怎么可能会欺骗我?都是真!”罗悦琦不认可金涛说话。

金涛笑了笑:“你看我以前确实是少根筋,但这么长时间躺床上心反而静下来了,想事情也仔细了。我觉得他们要整治莫维谦肯定是真,但莫维谦决不可能被这些小人治住就是了,我看原因说不定还是你身上,你想高子宁出现时间和他遇到困难时间正好对上了,他一方面让高子宁代替你,一方面利用自己困境博取同情留你身边,这才是他真正目吧。”

罗悦琦听得入神:“你继续往下说。”

“我只能说莫维谦,对你是真上了心,能用手段都用上了。我这样说也不是想让你们发生矛盾,一是为了能让你理解他心意,另一个也是不想咱们总是被莫维谦牵着鼻子走,你也应该长点心眼儿,别总傻乎乎。”

“那你怎么能确定莫维谦真会没事呢?”

金涛有些得意:“我听广播呀,我还能看看手机上面闻和视频,我心里一直有事可就是想不起来,今天你这一说我才反应过来,如果真要像你说得那么严重,那为什么除了名静市当地媒体之外,其他任何地方或者是大闻媒体都没有报导过莫维谦事呢,而且这两天我看名静市媒体也不报了,这分明就是名静市自己折腾嘛。”

对呀,金涛这么一说罗悦琦也觉察出事情蹊跷了,再加上自己父母事儿,基本就都对得上了,莫维谦那副忧郁样子根本就是自己面前装出来!

“你也不用生气,莫维谦无非就是想引起你关心,这就和小孩子似,只想让你将注意力放到他自己身上,可见他对你是动了真心,不然以他条件真犯不上管我这档子闲事。悦琦,你再努力一次,现可是真没了阻碍,你一定要再争取一次,我是真希望有人能真心疼你、对你好!”

罗悦琦眼泪又流了下来,使劲儿点了点头:“好,我会,一定努力!”

然后又像是想到什么似突然就笑了:“莫维谦这样和我耍花招儿,我也要考验考验他!”

金涛急了:“悦琦,这可不能随便开玩笑啊,你别弄出个什么第三者来做实验,要不得!”

罗悦琦抿嘴儿一笑:“确实还真是有个‘第三者’,不过不是你想那样,你走之前争取让你看上一出好戏,咱们也不能总是被人摆布,是不是?”

从医院出来,罗悦琦去莫维谦办公室路上,想着好找时间再和高子宁见一上面,这样自己才能放心些。

到了办公楼前,罗悦琦和保镖一起进了电梯,出来时候正看见董源,于是走过去打招呼时候故意装作没拿住手里包,结果没拉上拉链包掉地上东西就全撒了出来。

董源和韩江他们赶紧帮着把东西往包里收,罗悦琦趁他们不注意,等东西都拣得差不多时候,又将化验单特意推到了董源跟前儿,然后拿着包就往前走。

“悦琦,还有这个呢。”董源捡起那张纸,怕是重要东西,冲着罗悦琦背影喊。

罗悦琦只当没听见,转身拐进了走廊另一侧。

董源拿着单子看了半天,也没看懂,只知道是医院开出来东西。

“阳性是什么意思啊,不会是什么传染病吧?”董源立即警醒起来,拿着单子就去找随他们一起来医生,事关莫维谦身体健康,可大意不得啊。

罗悦琦转角处偷偷探了下头,看见董源急急忙忙地进了电梯,暗笑不已:莫维谦,这回也让你尝尝被人设计滋味儿!

自己偷笑了一会儿,又整理了下情绪才走进莫维谦办公室,仍是一副无精打采、忧愁不已表情,也不打扰莫维谦,坐沙发上等着董源把好消息带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光光忍着不吃零食哪,一定要忍住……